邱鋒澤因「凹嗚狼人殺」人氣爆表,2020年主持、活動大豐收,他不忘從新加坡來台打拚的初衷,日前推出第4張專輯《Eclipse日環食》,原訂月底舉辦的個人演唱會則因疫情延至4月舉行。原本以為忙完可回家陪爸媽過年,不料日前變種病毒襲台、指揮中心宣布「鎖國」,讓他返鄉計劃喊卡,「爸媽覺得我待在這裡或許比較好,台灣挺安全的。」

 邱鋒澤21歲就立志要走音樂路,父母親在新加坡經營白咖啡事業,他卻從未想過繼承家業,他的父母觀念相當開明,「他們很早就發現我對歌唱的熱愛,從來沒有提過音樂之外的建議,一直支持我的夢想。」他也說明爸媽都是股東,現已退休。

 邱鋒澤當完兵後開始上網找工作,他在酒吧駐唱英文歌曲,一次幾千塊台幣,最辛苦的是剛開始「沒什麼人,只有家人朋友來玩」,即使有客人也「沒有人在聽,大家都在談話中」,讓他難掩失落。他激勵自己「專注在歌聲中,我錄下自己整場表演回去聽,主要在求自我進步。」他也去唱民歌餐廳、當婚禮歌手,當作打基礎、累積經驗。

 他於2014年來台發展時就抱著長期奮戰的決心,回憶剛來台的心情,他直言,剛來的時候不習慣,特別想家,經常打電話問候爸媽,大多報喜不報憂,會示愛嗎?「不太會,大多討論工作或聊生活瑣事,像是媽媽會叮嚀我走路要看車、不要熬夜」。他日前和旗下新人采子爆出緋聞,談戀愛會告訴爸媽?他說「比較少」,爸媽是否會催婚?「從來沒有這個壓力,他們都覺得順著我意吧!」

 五年前他跟朋友成立「原音兄弟」,投資超過500萬元,去年最大收穫是兩場巡演成功,也力捧新人采子、裝潢辦公室,「有沒有打平要再算一下」,當老闆的好處是讓他看透徹理想跟夢想的差距,「我內心藝術掛一點,很想投多一點,但也會刪掉做取捨」,經常在資源分配時內心交戰。問他對員工兇嗎?是什麼樣的老闆,他笑說「不凶吧!就公事公辦,跟他們溝通」,而他生氣時的發洩方式是「跟朋友聊天,微微的抱怨」。

 談到新年願望,邱鋒澤說:「去年一直強調今年希望踏上小巨蛋,現在希望五堅情同時踏上,演唱會規格越做越大,我也希望個人可以上北流或小巨蛋。」他也盼沒有疫情之後能帶家人出國旅行,他分享和家人最難忘的過年經驗是去北海道滑雪,「第一次碰到雪,我狂摔,和弟弟推來推去、丟雪球,很夢幻、就像電影情節看到的一樣,也拍很多照片當作紀念。」因此希望沒有疫情之後能再帶媽媽去日本,重溫北海道之旅。

邱鋒澤堅持作音樂的初衷,日前發行新專輯《Eclipse日環食》。(吳松翰攝)

邱鋒澤日前發行新專輯《Eclipse日環食》,即將於四月舉辦個人演唱會。(吳松翰攝)

邱鋒澤自新加坡來台發展多年,新年願望是站上台北小巨蛋開唱。(吳松翰攝)

邱鋒澤今年過年將留在台灣持續創作寫歌。(吳松翰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