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議員潘懷宗貪汙案開庭,辯護人抨擊起訴檢察官沒有遵守承諾建請法院給予緩刑。(李文正台北傳真)

台北市議員潘懷宗遭控利用辦公室主任陳玉臺詐領助理補助費333萬餘元,士林地院3日上午9點半開庭審理,潘、陳均認罪,辯護人請求法院考量潘「取之於公、用之於公」,並已經繳回犯罪所得,給予緩刑、自新機會。

起訴指出,潘、陳在2010年至2021年,聘雇陳玉臺擔任辨公室主任,找來4名親戚,以及陳經營鐘錶店的員工,請領「公費助理補助費」,每月最高可請領24萬,陳卻代為保管存摺,補助費一進帳戶,即提領出現金,用於支付紅白帖,買禮物送給里長,且人頭助理均未到服務處上班,潘辯稱是「選民服務」。

潘懷宗認罪,辯護人魏憶龍則稱,他與潘是議會前後任同事,同樣是軍公教子弟,因錢不夠用,才會將補助費用於選民服務,他「感同身受」,請法官斟酌不法所得用於公務並未己用,像前議員秦儷舫,也深刻反省自己思慮不詳,法院給予緩刑機會,兩人情況雷同,請法官考量類似標準給予緩刑。

辯護人李永然則稱,與潘懷宗交往30年,他現因罹患癌症,正在接受治療,仍秉持學者精神關懷社會,現已認罪並深切悔悟,請法官考量情輕法重,給予緩刑機會,讓他可以繼續回饋社會。

但蒞庭檢察官,指稱辯護人在起訴後,也就是去年5月25日、7月7日以及8月4日,辯護人魏、李以及徐履冰所遞交的刑事辯護狀,內容提及構成要件有誤、容有商榷餘地、並無為己之私利,不算是貪瀆等語,白紙黑字顯示潘懷宗偵查、審判說法不一,屬於翻異前供,不適用於自白減刑。

辯護人徐履冰更指,起訴檢察官偵查中說,若潘懷宗自白認罪,會建請法院給予緩刑,但起訴書中卻未遵守承諾,辯護人對潘懷宗所犯的事實並不爭執,只是針對法律上評價,本於辯護工作替被告說話,如果這樣都不可以,檢察官未免太過於霸道、蠻橫,那需要辯護人做什麼,若因此遷怒被告,他願意撤回所有辯護狀。檢、辯唇槍舌戰,法官諭知候核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