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來你想成為怎麼樣的人?醫生、總統、科學家、工程師、律師或是老師?應該選擇什麼科系就讀?如何著手多元與跨域學習?怎麼樣才能進可攻退可守?未來十年什麼產業可以期待?人生的一堆問號,在香港城市大學郭位校長的眼裡,所謂的做學問與成功,其實沒有你想的那麼複雜,他引用達文西的名言:「簡單其實是複雜的極致表現」,任何事其實都可以透過有條理的思考簡單化。

郭位是外省庶民第二代,在公教人員家庭中長大,父母任其自由發展並未給予任何束縛,大學就讀清華大學核子工程,畢業後赴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取得博士學位。長期在美國工作任教,因此做研究的態度深受美國教育的影響。對於人生是否跨域?認為並非只有一個答案,只要適合自己興趣與發展即可,但若要跨域應回歸到學問的基礎與根本教育,例如對於學工科的人來說物理、數學這二門學問就特別重要,基礎打好了,一切都有可能。郭位是台灣中研院、美國、中國、俄羅斯工程院院士。這位享譽國際的核能可靠度、工程、教育專家,私下更是一位簡單生活的實踐者。然而要把簡單的事情變複雜很容易,要深度理解並把複雜的事情變簡單卻一點都不簡單。

一直致力高教的教、研、管理工作40多年的郭校長,成功如他,想當然耳應該日理萬機的電話不斷,但他卻是從2008年接任香港城大校長之後才開始使用手機,在美國工作、任教期間,他的生活單純到根本沒有手機。

對於現在終日手機不離手的我們,或許會覺得不可思議,但也正因此,他才可以將絕對的專心用於專業的研究與教學,專心在他想專心的事務上,把自己的強項做到極致,就能把一切複雜的事物四兩撥千斤的化為簡單。對於愈改愈複雜的台灣高教及台灣大學裡的一般通識課,他認為通識及人文素養的養成時間應提早,基礎的通識愈早開始養成愈好,到大學才開始太晚了。

台灣在2008年之前,香港並未有任何一所大學向台灣學生招生。香港城大是第一所對台灣招生的港校,有關於這個決策,郭位幽默的說:香港城大的改變,很多想法是從會議中提問開始。因為自己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覺得台灣留學生的能力,在美國各大學中的評價普遍不錯,想要成為世界一流大學的香港城大,應該積極延攬本質好的優秀學生。因此,上任後的某天在會議中隨口一問,詢問香港城大的同事是否有招收台灣學生?經他這一提問,才開啟2009年香港城大對台灣的招生計劃,也才有之後各港校跟進陸續開始主動招收台生。

此外,香港城大於2014年開辦的動物醫學院,與美國康乃爾大學合作。這個原始想法也是由郭位在會議上提問開始。動物醫學院籌備及申請過程長達十年,總算在2017年正式開辦香港首個六年制獸醫學學士課程,一開辦即大受歡迎,被取錄的都是香港同學中成績最優秀。辦學與人生皆一樣,只要方向對了,距離永遠都不會是問題。

近年來香港城市大學的世界排名穩健飛昇,2019全球QS大學排名第55名,到2021年則躍居第48名。能有這樣的成績,跟郭位校長做學問的研究方法帶入高教的管理與經營有關,他說,專業大學要出類拔萃一定要回歸到學術的本質,而他的責任就是要為香港城大的學生從世界各地找到最好的老師,創造最好的、無國界的學習環境,方能培育出「即學即用的」優秀的學生。

據筆者觀察,私下的郭位校長,文質彬彬又幽默,一點也不像學工程的宅男,他說自

己除了工程也喜歡運動、化學及歷史。提醒年輕人,考試只是千百種檢驗能力方法中的一種,檢核方法並非適用於每一個人。因此會讀書並不一定等於未來經營企業會成功,書不必讀多,但要讀通,找到自己的優點更重要。他更透露經營香港城大成為世界名校的法寶,便是著手將系名標準化,為系名歸真與正名。

近年很多台港的大學將科系的名稱改得很花俏,但真的有助於學生?香港城大則反璞歸真的改回到最初,例如以前將物理系改名為物理材料系,現在則將它又改回物理系,正名後的科系其所修習的學問與專業並不是十幾年前的老古董,仍然與時俱進符合世界潮流,但是卻可以提醒學生重視研究的基礎與本質。

郭校長與台灣同學茶聚,了解他們的學習和生活情況。(圖/郭位提供)
郭校長與台灣同學茶聚,了解他們的學習和生活情況。(圖/郭位提供)

自己是個超級斜槓又是人生勝利組的郭位,詢問他能否預估未來十年社會上那些產業發展值得期待?答案出乎預料之外的竟是「無法預知」,因為世界變動太快,但可以建議的是「只要把基礎學科學好,任何領域都有機會銜接,因為道理都相通」。

至於擁有什麼特質的學生適合進入香港城大就讀?答案是好奇心,對這個華人世界裡能跟世界一爭高下的大學充滿好奇心。你若不想改變人生,就等著被它改變,當一個人知道自己想要甚麼的時候,整個世界將為之讓路,當下與其對未來一味追求新奇不如用心把基礎研究學好,把複雜變簡單;堅持的人生就是贏家的人生。

#香港城大 #直攻名校 #郭位 #斜槓 #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