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寻结果

以下是含有战略的搜寻结果,共01

  • 奥巴马任期末行云流水 进取战略壮大亲美阵营

    来源:凤凰大参考 \n \n导语: \n \n再有几月,奥巴马即将告别美国总统之位。剩下的这段时间,他显然不想得过且过。 \n \n9月7日,《华盛顿邮报》称,依据奥巴马此次访华结果可以得出结论,不要指望双边关系近期会有什么改善。老挝、南海、TPP,萨德,奥巴马可以高调发挥的,还有不少。正如有学者两个月前的预言,中美关系在杭州G20峰会后,不容乐观。 \n \n收缩与进取并重的战略,在任期行将结束的时刻,愈发行云流水。美日韩在亚洲抱紧,古巴、越南化敌为友,如果再加一个老挝,亲美阵营的扩大,恐怕将是奥巴马留给总统记录最具光芒的一页,而这恐怕将令美国受益无穷。 \n \n \n欲让老挝“跟我们一起” \n \n \n9月5日,在杭州的记者会上,第一个提问记者向奥巴马抛出问题:“明天(9月6日至9日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在老挝举行)你第一次会见菲律宾的杜特尔特总统,他为了打击毒品,上任两个月内就导致了2400人死亡。他今天用很有趣的语言警告你(美联社报道,杜特尔特警告奥巴马别提这茬,否则“狗娘养的我将臭骂你一顿”)。路透社的这个问题本该令人尴尬,然而奥巴马回应的风度却是极佳的,为此他赢得了网友“奥巴马还是有些水平”的评价。 \n \n奥巴马的确有更需在意的事情,因为第二天,他就要把重心转到中国的友好国家、今年的东盟轮值主席国老挝。对于这一点,美国主流媒体显然比路透社更为敏锐。 \n \n《华盛顿邮报》得到了第二个提问机会,“你即将访问老挝,你能给他们带去什么“礼物”?你要求的回报是什么?”奥巴马的回答让外界看到了他继美越关系得到突破性提升后,新的抱负。他首先强调“象征性来讲,更重要的是,我是第一位访问老挝的美国总统。当你想到美国和老挝的历史,我们可以联想到我们和越南的关系如何演化。我最近也访问了越南。” \n \n奥巴马表示 ,最初的考虑是,因为美老要建立互信,可以在战争遗留问题上做很多工作。在老挝,这牵扯到如何处理未爆炸的炸弹,这个问题仍然对他们大量农村地区造成威胁。因为老挝相对来说还是贫穷的发展中国家,他们缺乏资源来独立清理这些炸弹。美国应该帮忙。美方希望接下来几天能提供一些具体的协助,来确保那些在田野上奔跑的无辜孩子、在田里劳作的农民、想创立小企业的创业者——他们不会遇到可能发生爆炸的危险。 \n \n奥巴马接着道:同样,对那些在战争中丧失的生命,我们也有责任。与越南一样,我们希望找到更多关于失踪士兵和战俘的信息,这些信息能给受伤的家庭带来抚慰。这既符合我们的传统,也能为两国关系进入下一阶段提供互信。所以我想我们之间的对话会从这些事情开始,但远不止这些。譬如说我们有一个项目,帮助湄公流域的所有国家,得到发展的同时能保护环境。这几年,我们也通过东盟做了不少这方面的工作。建立民间联系,在历史上也一直很重要。 \n \n“所以我想我们会有广泛的议题。如果你回想我对胡志明市的访问,当我的车在那些街道上穿行,你会看到人们的善意如泉涌出。我们也将在老挝做类似的事情。但我想这次我们可以更快些,比我们过去10年、15年取得的进展更多些,因为我们有经验了。而且我想老挝很希望跟我们一起,我们也很希望跟他们一起。” \n \n \n收缩同时 进取战略在东亚突飞猛进 \n \n可以预言,数年后人们将意识到,在外交与安全政策领域,奥巴马的总统遗产将十分显着。 \n \n执政八年内,结束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争,以及击毙本·拉登。二任以来,奥巴马拒绝动用地面部队解决叙利亚危机和应对“伊斯兰国”的恐怖威胁,遭到美国国内保守派的猛烈抨击,认为其做法有损美国的霸权地位。然而,这恰恰显示出奥巴马本人对“9·11”事件后,美国的战略失误有着深刻的认知。他认为,在其相对实力下降的背景下,美国应当更加灵巧地运用自身实力,而非盲目地四面出击。在当前则表现为,从战略扩张向战略收缩的转变,这就是奥巴马2014年在西点军校讲话中提出的“不做蠢事”战略。 \n \n在几个月前的那次国情咨文演讲中,奥巴马再次为自己拒绝派遣地面部队出兵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的表现作出辩解。奥巴马说,“伊斯兰国”虽然发动恐怖袭击,但是没有从根本上危及美国的存在。他说:“我们也不能接管和重建每个陷入危机的国家。那不是领导力,那样只会将我们拖入泥潭,白白浪费美国人民的热血和财富,最终削弱我们自己。这是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给我们的教训——我们早该铭记在心。” \n \n奥巴马还有另一类更值得骄傲的外交遗产,就是化敌为友,让亲美阵营牢固并扩大。 \n \n这一类包括与古巴实现关系正常化,以及完成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加德国(P5+1)与伊朗之间的核协议。美古关系缓和与复交,堪比上世纪70年代的中美关系融冰与建交。同时,美国与委内瑞拉关系的缓和,以及玻利维亚展现与美复交的意愿等,凸显拉丁美洲“后院”整体反美情绪的消退。这无疑将促使美国重拾领导世界的“雄心”、加大对以往忽视的美拉关系的投入,拉美地区左右翼阵营分明的态势或将减弱,区域一体化也可能加速。 \n \n此外,更值得关注的就是越南。自从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一直期望将其战略重点转向亚太区域,但一直未能如愿。奥巴马政府上台以后,这种战略意愿表现得更为迫切。经过长久的运作,就在今年内,奥巴马前后迎来重要战果。2016年5月,美国与越南关系的剧烈升温备受瞩目。虽然美国与那么多国家都发生过战争,但似乎还未曾见过,美国总统所到之处万人空巷、公开演讲更是多次被掌声打断的场景,而且这样的场景发生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n \n奥巴马在越南演讲时称,“我们已将美越关系建立在更加牢固的基础上”,反映了美国对越关系的胸有成竹。最近两年,美国对越关系的运作看似悄无声息,却已经完成了从战略框架、战略利益到战略互信的三个逾越。 \n \n对奥巴马来说,锦上添花的是,继越南成功后,由于美国反导系统萨德进驻韩国,美日韩同盟几乎在同一时间得到质的提升。在美国看来,亚太区域不仅关系美国经济的未来,也是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最大威胁的地区。美国的焦虑在对亚太外交政策上,表现为全力构建针对中国的盟友网络。在强化美日同盟、加速为日本松绑、实现美日韩同盟“三边化”的同时,美国加大接触越南、印度等非传统盟友的力度。对越南,通过对越军售、吸引越南加入TPP等手段提升美越关系,拉拢越南进入亲美国家阵营。对印度,则通过战略对话、首脑互访等手段,使其成为美国在亚洲制衡中国的主要力量。 \n \n由于民主党自身的阻挠以及2016年美国进入大选年,国会在年内将很难通过TPP。但是,协议本身已经为地区国际贸易确立较高的标准。 \n \n“我要为TPP奔走呼号” \n \n \n如何把新笼络进亲美圈的国家凝结至在一起,既心甘情愿,又形成新的助力?奥巴马早有设计:TPP。 \n \n在杭州的记者会上,《洛杉矶时报》继续提问:谢谢总统先生,关于TPP,你如何说服这些亚洲国家?因为他们在国内还要说服自己的国民,也许他们根本就不想说服呢。TPP连在美国的前途也并不是一帆风顺。这会儿国会正是“跛脚鸭”时期(指国会新旧交接时对议题爱理不理的时期)?奥巴马说道:“我没必要向亚洲领导人刻意推销,因为他们认为这对他们自己的国家有好处。你看TPP的框架,它就是要为我们开放以前关闭的新市场。” \n \n奥巴马认为,老挝看到越南、中国等其他国家所取得的巨大经济进步,也会很有兴趣寻找能融入全球经济的办法,“帮助他们发展,我想我们会成为有用的伙伴。” \n \n奥巴马认为,但很多国家可以受惠于TPP。因为这个贸易协议是一种刺激,鼓励这些国家开始结构性改革——他们也知道长期来说,这些改革将给他们的经济注入活力。比如日本的安倍首相,“是的,他不得不做些艰难的决定,开放以前关闭的市场;但他也要处理几十年来日本经济停滞不前的问题。他对日本人民说的是,如果我们想打破停滞,那我们得改变我们做生意的方式,这样我们也能在世界舞台上变得更有竞争力”。越南也是如此。他们正在严肃讨论,这对越南来说,政治上是相当困难的。但另一方面,他们意识到如果他们想在全球市场价值链上往上走,他们就得开始遵循一些基本准则。“好消息是,越南已经准备那么做了。我告诉他们的是:美国从来没有很顺畅、毫无争议地通过贸易协定,但最后这些协定都通过了”。 \n \n“我的目的就是要通过这个协定,因为这对美国有好处。目前我还没听到任何有根据的说法——无论左派还是右派——说我们不想要一个提高劳工标准、提高环境标准、保护知识产权、打破贸易壁垒、降低关税的贸易框架。”奥巴马似乎信心十足:所以我要为之奔走呼号。在这里,我不必大力游说,因为这里大多数人都明白它的好处。而在美国,等选举季结束之后,我们会讲清楚这些问题。 \n

回到页首发表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