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寻结果

以下是含有表嫂的搜寻结果,共08

  • 人夫讚表嫂胸前伟大 奔摩铁嘿咻惊嘆:好会摇

    人夫讚表嫂胸前伟大 奔摩铁嘿咻惊嘆:好会摇

    一名已婚男子过年期间,带小孩与老婆回花莲娘家拜年,结果男子与老婆表嫂对上眼,趁凌晨相约到附近摩铁嘿咻,结果两人激战完出摩铁,被骑机车的妻子拦下,想不到外遇对想竟是自己的表嫂,让妻子相当心碎,决定向两人提告求偿。 \n去年1月27日,已婚男阿品(化名),与妻子回花莲老家过年,隔天表嫂透过LINE传送多张裸露照片给阿品,30日凌晨约2点30分,便与表嫂相约到摩铁嘿咻,妻子认为阿品的行为,除了让她感受到亲人背叛,婚姻也出现裂痕,至今仍需看身心科,因此向两人求偿精神抚慰金100万。 \n针对指控阿品辩驳,与妻子早就已经分居,当初是为了挽回婚姻,才会到花莲找妻子,由于妻子不让自己住娘家,那几天都睡车上,30日当天才会接受表嫂好意,两人到摩铁洗漱,根本没有发生性关系。表嫂则说他们夫妻俩原本就闹离婚,至于悔过书是长辈叫她写的,另外还指控去年4月16日,看精神科时曾巧遇阿品妻子,被对方辱骂殴打。 \n花莲地院勘验阿品与表嫂对话,其中像是「晚点再让你舒服」、「等等弄到你不要不要,怕你软脚怎么开车」、「久没做会很敏感噢!不可以嫌噢!妳是胸太伟大了,没力气,妳摇,妳应该很会摇」、「床上只有激情性爱」,加上手机里有表嫂裸上身、露出生殖器、以及口交影片。 \n除了咸湿对话,妻子抓包的当下,阿品行车纪录器录下,偷吃的两人被拦车后,惊慌失措的说出「啊,死(台语)」、「完蛋了」、「挫屎了」,因此法官不採信阿品与表嫂说词,判两人应连带赔偿妻子30万,可上诉。 \n

  • 两岸一家人》三段刻骨铭心的大陆探亲之旅(三)

    两岸一家人》三段刻骨铭心的大陆探亲之旅(三)

    2009年,我思念已逝母亲的心情也越来越浓,有了想代往生的母亲前往南京探望亲人的念头。但由于搬家的关系,几乎快把家里整个翻过来了,就是找不到当初记载着南京亲戚联络方式的那张纸条,以及南京大表哥家俱店的名片。 \n没了南京亲戚的联络方式,又想去南京要如何连繫上他们呢?于是心里想着:这次到南京用三天的时间找亲戚,如果真没找到,就改到上海玩几天再回台湾。带着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情独自出发。 \n \n●顺着记忆找到亲人 \n这次去南京住的酒店是在夫子庙附近的「状元楼酒店」,之前听母亲说过,台湾许多大人物来南京都住过这间酒店,所以透过台湾的订房网先订了三晚住宿。 \n这次是搭华航直飞南京的班机,到了南京机场,下机后很简单的就找到巴士站,一路坐到中华门下车,再拖着行李搭地铁到三山街口下,再搭计程车到酒店。 \n办好住房手续,放下行李就立即动身往2004年住过的「秦淮人家宾馆」方向走去,因为我对南京的记忆几乎都是从那里开始。再顺着夫子庙开始走,我边走边跟放在外套胸口口袋里,由台湾带去的母亲照片说:「老妈!你要让我找到喔,不然可能我三天后就去上海了,以后也就不会再来南京了。」 \n心理一直这样默念着,我顺着以前的记忆走着,看到一间家俱店,跟我以前的印象有点不像,我在店外玻璃窗往里看,看到一位不是那么确定,但又有点眼熟的妇人坐在柜台里,我鼓起勇气推开玻璃门走进去,与妇人互望了三秒钟左右,我叫了一声「大表嫂!」妇人愣了一下,接着也喊出我的小名「小强,你怎么来了?」这时确定是大表嫂了,我立即从胸口拿出母亲的照片给大表嫂看,也跟大表嫂说:「我是代替妈妈来看你们的。」此时,我与大表嫂立即拥抱在一起好久,两人泪水像是水龙头一样止不住的夺眶而出,眼泪模糊了双眼。 \n在经过我这次的寻亲说明后,大表嫂平静下来便马上打电话通知大表哥过来,而我就顺利的展开第三次的南京探亲之旅了。 \n当天晚上大表哥正好要跟即将结婚的儿子亲家吃饭,也顺道把我叫去吃饭,据我观察大表哥的亲家算是南京市稍有声望的人士,而大表哥在南京开家俱店,算是个不错的生意人,所以这门婚事也是门当户对吧,吃完饭表哥就带我去他儿子的新房看看,结束了第一天的旅程。 \n在南京的第二天,大表哥应我的要求让我自己逛一天,其余的时间由他安排,而南京市的气温冷的吓人(4度),我一直窝在被窝快中午才出门去逛,第一站就是到曾在1994年跟妈妈一起去过的「瞻园」。 \n瞻园是典型的江南古典园林设计,始建于明朝初年,也是乾隆下江南时曾驻跸的园邸,距今已有六百多年歷史。我很幸运的在这里找到了当年跟母亲合照的地方,旁边是古老的紫藤树,我站在老紫藤树旁许久,想到以前跟母亲一同逛瞻园的情景,最后还是忍不住激动的流下泪来,就因为在这多年前与母亲合照的地方,让我感触良多,有种不虚此行,更有圆梦般的感受。 \n \n▲南京市又变漂亮了 \n逛完了瞻园继续走在南京市区,发现南京市又变漂亮了。记得昨天从机场出来后,沿路不再灰尘漫天飞舞,道路也相当平整,尤其进入市区后,看到的是许多现代化的大型商场和建筑物,已少了许多砖瓦平房,短短几年不见,南京市除了有维护古老建筑的用心外,更添上了现代化年轻的样貌。 \n在市区逛也让我闹了个笑话,就是看到路边有卖水饺的店家,进去坐下后就跟老板点了10个水饺,后来老板过来说:「14个好不好。」我当时愣了一下,没考虑的就说好,正还在纳闷为什么要我点14个水饺,难道10个不行吗?结果看到墙上的招牌写着「7个1.5元、14个3元」,难怪老板要我点14个水饺。 \n由于南京当天下雨,在外面逛了一天,从台湾穿去的鞋子、袜子都湿了,就搭计程车到新街口去逛,想买双鞋子,没想到南京的进口品牌运动鞋都比台湾贵,一双大约都要近千元人民币,后来花了三百多元人民币买了双中国当地的品牌鞋子。南京市的百货公司,每个门市面积都是相当大,也相当漂亮,内部装潢与商品的陈列也都不错,而且南京百货卖场内有许多的国际品牌是台湾都还没进的,这点又让我对南京的飞快进步刮目相看。 \n在南京的十天里,天气每天都是阴冷的,大约都是二至六度之间,对于生长在台北的我,真的是低估了南京的「乾冷」,路上发现南京人都不怕冷,尤其是学生们,虽然他们脸上两颊都冻得红通通,但看到他们有的只穿件T恤和薄外套就上学去了,完全不怕冷的感觉,这又是我们两岸对于温度的体感有很大的不同,所以我在学校门口拍了一些学生上学的照片做纪念。 \n \n▲天天在外吃馆子 \n由于中国经济飞快的进步,人民生活水平也提升不少,所以这次在南京,除了在大小表哥家和舅妈家吃过一顿饭,其余都是在外面「吃馆子」。其中一天,大表嫂在家做了几道家常菜让我品尝,席间还聊到1993年我跟爸妈一起到南京时,有一天大伙在家打麻将,赢的出钱隔日加菜,结果当天大表哥就买了只活的老母鸡回来准备隔天煮鸡汤。次日一早,我突然被小孩子的哭声给吵醒,出门一看,原来是前一天买的老母鸡生了一个鸡蛋被小孩子玩破了,结果小孩被打了一顿,哭的哀哀叫,现在想起来还真特别。(薛松强/台北)

  • 奔丧见表哥表嫂手绑钱 网友惊呼:长知识了!

    有民眾日前曾分享表哥致电家里讨「一碗水」的故事,事件曝光后引起网友热议,后来才知道原来「一碗水」有通知亲人死亡的意思。他昨(18日)又发文提到近日参加亲戚丧礼时,发现表哥、表嫂们手上不约而同都有绑钱,让他相当疑惑,不过当他天真询问「你们是怕等等要买东西没钱哦?」结果却惨遭大舅巴头。 \n \n男子在脸书《爆废公社》发文表示,继上次的「一碗水」事件后,日前乔了一天去母姨那奔丧,当他爬到灵前上香后,由表哥将他牵起,但他眼尖发现远房表哥及表嫂们手上都绑一条红带子,上面绑有100元、500元、1000元不等的金额,他最后耐不住好奇问了表哥,「手上绑钱,是因为你们现在不能穿有口袋衣服,怕等等要买东西没钱哦?」没想到随后就被一旁的大舅巴头。 \n \n不少网友看了后笑说「这手尾钱啦」、「蛮欠巴的」、「有被罚跪吗」、「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虽然有爬但是没看到绑钱」、「可能是按辈分用不一样的钱」、「长知识了」、「我觉得你不是问问题被巴头,是因为头有问题才被巴」。 \n \n还有专业的网友解释说道「手尾钱是福建、台湾汉人丧礼习俗中,死者濒死前手上所遗留之物品、金钱,以及平日常用之物品」、「手尾钱象徵死者爱护子孙,子孙有传承的责任」、「用绑的代表外孙有5代同堂或正5代同堂(喜丧),早期用清朝古币,现在都用台币了」、「一般来说,逝者的长子,长媳,长孙,长曾孙大都1000元,其它会因辈份而递减,原因是因为在整个丧葬过程中,他们负担的仪式最多,也有逝者对他们安慰之意。」。

  • 男子千里投靠表哥 送「绿帽」让表嫂怀孕

    云南一名高姓男子因故千里投奔表哥,竟与表嫂发生性关系,还导致对方怀孕。表嫂随后要求离婚,却遭家人反对,被索要一笔20万元人民币(约98万元台币)的抚养费,并要放弃2名儿子的抚养权。最终三方因协商失败闹上派出所,令办案的警察啼笑皆非。 \n据瞭解,表哥与高男均来自云南,为表兄弟关系。高男因故投靠表哥,本来相安无事,却在某日晚上不胜酒力,躺在表哥的床上休息,与表嫂「一夜情」。对此,高男坚称自己睡着了,是半夜「被表嫂弄醒」。 \n表嫂在那晚过后,便希望离婚,却遭到家人反对。不但需要付扶养费,还得放弃儿子抚养权,三方闹上了派出所。表嫂年过七旬的祖父拄着拐杖进派出所,便高举拐杖不停殴打高男,最终不欢而散。 \n事后,表嫂因哮喘病发,需送院治疗。表哥以照顾儿子为由,拒绝陪同到医院,高男也以「不能肯定孩子是自己的」,一度拒绝陪同。最后经眾人劝说下,才陪表嫂往医院。目前,经警方调解,各方决定继续协商解决此事。

  • 夫问三次「表嫂,可以上吗?」 妻告通奸判无罪

    夫问三次「表嫂,可以上吗?」 妻告通奸判无罪

    很重要所以问三次?花莲1名高姓人妻,因丈夫从事远洋渔业,鲜少在家,3年前高女夜里孤独难耐,携带酒至丈夫李姓表弟家共饮,高女当晚借浴室洗澡后,披着浴巾进入男子房间,李男欲火高涨,三度询问「表嫂,可以上吗?」日后李妻得知两人上床,怒告高女通奸,但证据不足获判无罪。 \n \n 李姓男子表示,高姓表嫂2月21日主动打电话给他,并带酒到他住处饮酒,两人相谈甚欢,饮毕后高女留在家中洗澡,表嫂出浴时仅着浴巾进入2楼房间,两人忍不住开始互相抚摸,他3度询问「表嫂,可以上吗?」因此发生关系。 \n \n 李男酒醒后,自觉铸下大错,独自到1楼客厅椅子睡觉,翌日清晨4时许,高女走下楼亲着他的额头,向他说「这是二人间的秘密,不能告诉别人」,然后自行开车离去。后来李妻得知两人发生关系,怒告双方妨碍家庭。 \n \n 高女坚决否认与李男相奸,称当时半夜时因腹痛醒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躺在李男房间,才向男子说胃痛「要去挂急诊」,直至就医后返家才发现下体有黏液,怀疑遭到丈夫表弟性侵,但遭性侵一事全无印象。 \n \n 高女丈夫说,妻子有向他表示遭到表弟强奸,但过程皆未说明,他打电话向表弟确认,李男坦承「他那时喝醉了,可能有吧」。双方经调解后,李男同意补偿高女精神慰抚金5万元。 \n \n 花莲地方法院审理后认为,仅凭李男证述与调解书内容不足以证实两人相奸行为,日前判决高女无罪,至于李男妨碍婚姻部分,则获得妻子谅解撤回告诉。 \n \n★中时新闻网关心您:饮酒过量,有碍健康!

  • 纽约杀害表嫂一家五口福建移民疑遭骗婚

    周末在纽约市杀害表嫂及4名子女的中国福建省移民陈明东,目前仍被执法单位扣押,星期五将再度出庭,面对大陪审团提出起诉的至少五项谋杀及一项袭警罪名。 \n纽约警方指陈明东被捕时,曾表示对别人有幸福家庭心有不甘,但纽约的中文媒体引述死者亲友报导,疑犯曾在被杀死的表嫂介绍下,认识一名女子准备结婚,结果被对方骗走9万美元全部积蓄及借贷回来的聘金,因而迁怒死者。 \n纽约邮报引述警方消息报导,陈明东杀人时手法极度凶残,除了全部人被割喉之外,有两名幼童的头颅更被割下。 \n美国移民局証实,陈明东在2004年入境美国后立即申请政治庇护,但不符合条件被拒,目前并无合法居留身份。

  • 纽约华人家庭血案 表弟杀表嫂与四名外甥

    纽约布鲁克林一个华人家庭发生几近灭门的惨案,一个从大陆到美国谋生的男子,因为生活艰难,竟然迁怒收容他的表哥一家,周末晚上,趁着表哥不在,持菜刀杀害表嫂和四个稚龄的外甥。 \n25岁的(陈民东)移民美国已经九年,原本住在芝加哥,因为生活潦倒,一个多礼拜前,到纽约投靠亲友,他辗转借住了好几个地方,最后落脚表哥家,案发前一天,他就行为怪异,受害人联络不到丈夫,还打电话回大陆向婆婆诉苦,老人家也联络不到儿子,就交待同样住布鲁克林的女儿前去查看,却没来得及阻止这场悲剧。 \n警方在当地时间星期六深夜接获报案,凶手杀人后并未逃逸,不过企图拒捕,还攻击警察。他以菜刀行凶,受害的母子五人,都被乱刀砍死,四个小孩最大的九岁,最小的才一岁半,现场惨不忍睹。 \n凶手面无表情的被警方带走,他坦承犯案,供称到美国之后,看每个人都过得比他好,心理早就不平衡。

  • 三少四壮集-洗澡

    我们骑过黄昏的田埂,两旁都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田地,凉风哗啦啦的掀起裙子,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工厂门口聚着一些人在抽烟,看到我们就笑,说:「那个台湾人又来洗澡了。」 \n一九九一年的暑假,我回山东平度农村的老家,每天吃馒头,睡在炕上,我还特别爱上了老家馒头中带着一股酸劲的滋味,所以吃住不成问题,但生活中唯一困扰的,就是洗澡。农村没有厕所,也没有浴室,表哥表嫂把自己的房间让给我睡,当我第一次提出洗澡的要求时,他们面面相覷,支吾了老半天。 \n「这个嘛,洗澡……」表嫂呢喃着。 \n看她疑惑的表情,好像这是一件距离他们生活非常遥远的事。但那是夏天哪,每天高温逼近四十度,不洗怎么受得了呢?于是表哥和表嫂跑到屋外,两人叽叽咕咕商量好久,才终于拿着一个脸盆和红色的热水瓶,放在房间的泥土地上。我把房门关上,把热水倒进盆里,一缕白色的热气裊裊升起,飘散入黑夜。房中只有天花板垂下来一盏小小的黄色灯泡,光线黯淡,我连手中拿的是沐浴乳、还是洗髮精都搞不清楚,就着那一点少得可怜的水,我不仅洗了澡,还一併洗了头髮。 \n我在老家住一个多月,每天都要洗头洗澡,成了村子里的新闻。后来,我才知道,那水竟是从支部书记家买来的,一瓶一毛钱。全村只有支部书记家才有专门烧水的锅炉,想要热水,就得上那儿去买。但村民买水是为了泡茶,只有我是为了要洗澡,这让支部书记的女儿很惊讶。她的年纪和我一般大,每当到了晚上七、八点,眼看着,也该是我洗澡的时间到了,她就会跑到我家门前,问我:「今天洗澡不?」然后她兴冲冲地跑回家,帮我打水过来,等我洗完澡,走出房门,她还在等院子里,就想看我会不会换了一个模样? \n老家的村子很小,才一百多户而已,是一个没有隐私的地方。我的衣服和姑姑、表妹、表嫂的全晾在一块儿,晒在院子里的一条细绳上。我的明显和她们的不一样。村里的女人经常聚在我的内衣裤底下,研究着,比较着,一边抚摸一边讚嘆起来,说:台湾的果然是又漂亮质料又好。 \n后来姑姑告诉我,附近有一座工厂,设有洗澡间,每星期三傍晚开放一次。姑姑太老了,不想洗,要表妹带我去,而村子里其他年轻的女孩也嚷着要跟。于是一群人组成了自行车队似的,从村子浩浩荡荡骑到工厂,至少要花半个小时以上。我们骑过黄昏的田埂,两旁都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田地,凉风哗啦啦的掀起裙子,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工厂门口聚着一些人在抽烟,看到我们就笑,说:「那个台湾人又来洗澡了。」 \n那是一间开放式的大澡堂,没有灯,在昏暗的光线中,女孩们摸索着脱下衣服,赤条条地站在一排莲蓬头的水柱下。我们这才发觉,原来不管是台湾或是大陆,是农民还是支部书记的女儿,其实长得也没有什么两样。大家都发出吃吃的笑,在密闭的空间中,那笑声混合着水声,引起惊人的嗡嗡迴响。等洗完澡了,我们又整装待发,骑车穿过工厂大门,穿过落日和长长的田埂,等回到村子时,双脚都已沾满了路上扬起的沙,好像刚才全白洗了一场。但直到今天为止,那却仍然是我记忆中最难忘的几次洗澡。

回到页首发表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