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九年,气候紧急事件成为普世认知,被牛津字典选为年度词汇。各国人民团体接踵提出二○五○年达到零净碳排的诉求,跨国企业与地方政府纷纷做出承诺,欧盟与联合国则积极倡议绿色新政。面对这一股风起云涌的国际浪潮,无论主动或被动,台湾都无法置身事外,应该如何自处是当下必须完成的功课。

《刻不容缓》的文字与观点或许激越,一时难以吞咽,但却是国内当政者都需人手一册,吸纳关键观点,藉此积极规画与推进台湾绿色新政的必要读物。」

──许晃雄,中央研究院环境变迁研究中心副主任

【精彩书摘】

这名女孩叫葛莉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而对于我们该做些什么来保护适于居住的未来──不是抽象的「未来世代」概念,而是今天活着的数十亿人口的未来──她的故事能带来许多重要的课题。

一如许多同辈,葛莉塔在八岁左右学到气候变迁的事。她读了书,看了关于物种灭绝和冰河融化的纪录片,深深着迷。她了解到,燃烧化石燃料和肉类为主的饮食是星球不稳定的主要因素。她发现,我们的行动和星球的反应之间出现延迟,而这就表示有更多的暖化现象已成定局,不管我们怎么做,都无法改变了。

随着年岁渐长、了解更多,她聚焦在这个科学预测:要是我们维持现有的进程,地球到二○四○、二○六○和二○八○年将有多剧烈的变化。她在心里盘算这对她自己的人生是何意义:她必须承受哪些衝击、可能包围她的死亡、其他将永远消失的生物;如果她决定成为母亲,又有什么样的战栗和匮乏等着她自己的孩子。

葛莉塔也从气候科学家那里认识到,可预料的必然结果并非最糟的状况:假如我们现在就採取激进的行动,富裕国家(如瑞典)每年减少排碳一五%,那将会为她这一代与下一代的未来大幅提升安全的机率。我们仍可能挽救一些冰河,仍可能保护许多岛国。或许我们也能避免大规模的作物歉收,不致迫使数亿乃至数十亿民眾逃离家园。假如以上都是真的,她推论:

「那我们根本不该讨论其他事情……如果燃烧化石燃料的后果严重到威胁我们的生存,我们怎能继续像从前那样?为什么没有限制?为什么没有立法禁止?」

没有道理。各国政府,特别是有多余资源的国家,当然要带头衝锋,在十年内完成快速转变,以便到她二十多岁时,消费模式和实体基础建设都能进行釜底抽薪的变革。

但她的政府,自命的气候领导者,动作却比那慢得多;真的,全球碳排放仍持续升高。疯了:这个世界着火了,但不管葛莉塔往哪里望,人们都在聊名人、拍自己模仿名人的照片、买他们不需要的新车和新衣──彷佛他们有的是时间扑灭火焰。于是,十五岁的她决定不要去做世俗认为一切正常时所有孩子都该做的那件事:上学,为长大成人后的未来做准备。

「我们何必为那样的未来读书?」葛莉塔不禁纳闷。「那个如果没有人出手相救、也许很快就不存在的未来?当我们的政客和社会显然对学校里最好的科学教给我们最重要的事实无动于衷,在学校学那些事情又有什么用呢?」

二○一八年八月,新学年开始,葛莉塔没去上课了。她前往瑞典国会,在外头扎营,举着言简意赅的手写标语:为气候罢课。她每周五都来,整天待在那里。起初,身穿二手店蓝色兜帽上衣、绑着杂乱棕色髮辫的她完全遭到忽视,就像个不受欢迎的乞丐,努力争取饱受压力和烦扰的民眾的良知。

慢慢地,她唐吉轲德式的抗议得到一点点媒体关注,开始有其他学生和成年人带着自己的标语来访。接下来便是演讲的邀约──先在气候团体的集会,接着在联合国气候会议,然后是欧盟、TED斯德哥尔摩(TEDxStockholm)、梵蒂冈、英国国会。她甚至获邀登上瑞士那座名山,在达沃斯年度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对有钱有力的人士发表演说。

她每一次演说都夹杂一些简短、无修饰、十足苛刻的话。「你们不够成熟,不敢实话实说,」她这么告诉波兰卡托维治的气候变迁磋商者:「甚至把那份重担丢给我们小孩。」面对英国国会议员,她问:「我的英文可以吗?麦克风有开吗?因为我开始怀疑了。」达沃斯的权贵盛讚她带给他们希望,对此她回答:

「我不稀罕你们的希望……我想要你们恐慌。我想要你们感受我天天感受的忧虑。我想要你们展开行动,像你们面临危机时那样行动。我想要你们像这栋房子失火了那样行动,因为它的确失火了。」

葛莉塔不是第一个有极为明确的道德标准而在面对气候危机时高喊「失火!」的人。这在过去数十年已发生好几次;事实上,这堪称每年联合国气候变迁高峰会的例行仪式。但或许因为早期的声音发自菲律宾、马绍尔群岛(Marshall Islands)和南苏丹(South Sudan)的褐皮肤和黑皮肤的人,那些嘹亮的呼喊顶多只能维持一天。葛莉塔也很快指出,气候罢课本身是数千位学生领导人、他们的老师和支援组织的成果,其中很多人多年来一直在提出气候警讯。

诚如英国气候罢课学生发表的宣言所说:「葛莉塔或许是火星,但我们才是燎原野火。」

(本文摘自 《刻不容缓:当气候危机衝击社会经济,我们如何寻求适合居住的未来?》/时报出版)

【作者简介】

娜欧蜜.克莱恩 Naomi Klein

获奖无数的记者、专栏作家、当代重要思想家及公共知识分子。

着作包含国际畅销书《NO LOGO:颠覆品牌统治的反抗运动圣经》、《震撼主义:灾难经济的兴起》、《天翻地覆——资本主义VS.气候危机》及《不能光说NO》。她是《拦截》(The Intercept)新闻网资深顾问、典型媒体中心(Type Media Center)海鹦写作学者(Puffin Writing Fellow),并为《国家》(The Nation)和《卫报》(The Guardian)撰稿。克莱恩同时担任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媒体、文化和女性主义研究的首位葛洛丽亚.史坦能讲座教授(Gloria Steinem Endowed Chair),也是气候正义组织「跃进」(The Leap)的共同创办人。

【译者简介】

洪世民

六年级生,外文系毕,现为专职翻译,曾获吴大猷科普着作翻译奖,译作涵盖各领域,包括《在一起孤独》、《东方化》、《幸存的女孩》等(以上皆由时报出版)。

《刻不容缓:当气候危机衝击社会经济,我们如何寻求适合居住的未来?》/时报出版
《刻不容缓:当气候危机衝击社会经济,我们如何寻求适合居住的未来?》/时报出版
#排碳量 #气候危机 #绿色新政 #化石燃料 #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