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想回家照顾父亲,卢纪烨开始接触农业,进而爱上土地;因为喜欢老鹰,让卢纪烨开始养鹰护稻,并在去年的实验过程中获得极佳成效。他说,养鹰护稻只是个开端,希望让农民获得启发,以其他方式取代毒鸟,友善土地与生态,以达到永续发展。

34岁的卢纪烨,5年前因为年迈父亲车祸受伤,决心辞去在台北资讯工程师工作,返回花莲寿丰乡照顾父亲,并攻读东华大学财金系博士班,课业之余,他帮忙照顾家中文旦园,但有次风灾,满园尽是落果,还因腐烂滋生果蝇,让他相当懊恼,苦思解决对策。

卢纪烨从小就喜欢动物,养过猫、狗、鸡、乌龟和螃蟹,他总是向大人开玩笑说「过年包红包给我,祝福话就写六畜兴旺好了!」有次他突然得到灵感,开始在文旦园养鸡,结果这些鸡只不仅可除杂草,粪便还可当肥料,落果也会及时吃掉避免虫害,生的蛋甚至还可创造一笔收益。

透过养鸡的启发,卢纪烨思考是否能透过生物防治达到无毒管理,甚至推展有机农业?卢纪烨观察,许多农民在稻收或插秧前,会下药毒鸟或网鸟,有时在地上或网上,甚至可发现老鹰尸体,让他相当痛心。他说,这种方式虽可短期保障农作物免受鸟害,却也造成害鸟天敌死亡,导至害鸟越来越多,形成了恶性循环。

前年恰好有位台湾鹰猎文化暨猛禽保育协会的友人想转让一只进口栗翅鹰,卢纪烨接手饲养,取名「兔王」,并在去年实验为大伯的农田驱鸟护稻,发现只要兔王现踪,所有害鸟立刻飞散逃窜,大伯的稻收也因此增加1成,特增300斤米供他试卖,卢纪烨将其命名「鹰猎米」,卖出所得10%捐给猛禽保育协会作为保育基金。

栗翅鹰非保育类猛禽,进口价格约7万元,卢纪烨说,养鹰护稻不敷成本,但希望以此行动为开端,让农民反思其他可能性,期间也有学者告诉他,应做好栖地营造,自然能復育老鹰,但这非一己之力能完成,他很高兴有人注意到了,期望政府能投入心力,协助栖地营造。

此外,卢纪烨还成立「寿丰印象」脸书粉丝专业,协助农民行销,农作物生产过程都会po网,以此建立与消费者的信任,靠着口碑传播,吸引不少外地网友订购,甚至在採收时,还有远从台北、台中的网友前来帮忙。

#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