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文化之旅,两岸学员在日月潭边合影。(张之琳提供)
茶文化之旅,两岸学员在日月潭边合影。(张之琳提供)

不知道何时开始,台湾成为了身边朋友旅行清单中的必备选项。

上一次来到台湾,是因为和朋友撞到了打折机票,决定得有些仓促而勇猛,两个姑娘扛着一二十斤的行李箱匆匆环了岛。临行前卧在学校的咖啡馆里,挨个城市地看攻略,每篇游记总让人觉得大同小异而又独具情感。但是适合别人的不一定适合你,这个道理谁都懂。所以最终我们还是走出了自己的地图,当时开心到和旁人讲起时也难掩眼神中的骄傲。

心安理得踏实感觉

每一座城,不论她是拥有古朴的蕴涵或是现代的质感,她在当地人和外来者眼中都是差异迥然的。她再平庸,也是当地人最无法抛弃的情怀,虽然可能成为外来者的一个嗤之以鼻。

生长在北京这么个地界,上大学后也带过不少朋友去各处逛逛。我才鲜明地意识到,那些所谓必去的景点,其实很多我从未涉足。我看过的台湾,也只是普通游客眼中的台湾吧。

这一次再来台湾,身边却都是生长在这里的朋友。哪怕不是同一个城市,却有着相同的「心安理得」。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融于这片土地,而不是浮之于表面」的安定感。

我并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我感觉到了这趟旅程的真实感,心心念念了几个月的日子,好像突然被从未来很远的一个时间段剪辑了过来,一群年轻人从相隔遥遥千里的城市被拽到了一起。

在台北的三个晚上,都是统一参观体验之后的自由活动时间。737夜市街、碧湖公园、几米主题公车、饶河街夜市、诚品敦南店……我们三个大陆人三个台湾人的组合,就像是具有无限动力的战斗小组一样,能够边逛边走好几公里依然说说笑笑,淋着毛毛雨还要大吃特吃,为了赶最后一班捷运而跑上跑下。

为了最后展示的丰富完整,无数次全体扔下手里的大包小包,假装无视旁人的惊诧眼光,六个人傻笑着摆完预定的姿势。

好像我已居住许久

我可以在捷运上不用心里东张西望面上却故作坦然,可以和朋友们嬉笑聊着各种各样的话题。好像我在这座城市已经居住了许久,好像我和他们已经熟悉了许久。

无论是这个晚上或是几小时后的凌晨,台中的风会一直留在我的感官中,飒飒作响。我坐在台湾小伙伴的身后,看着她在每个红灯转绿的瞬间,拧动轰轰的油门,在路灯和车灯的照耀下飞驰而出。路边的树飞快地向后奔跑着追赶着,高楼大厦的灯光在夜色中也失掉了方向,天上的星星离我们那么远,可是我看的它也可能是最后一眼。

我在想啊,这样的横衝直撞就是恣意的青春。风打歪了我的安全帽,却打不掉我抱着她的手。

人情温暖友谊万岁

大巴开往新崛江的一路上,我们放肆的笑着。是因为几天下来已经非常熟悉,紧绷的神经不是被割掉而是被细细安抚。但是我还是不可遏制地想到了明天的离别,于是我笑得更加大声。

背了一周的天灯,打算在爱河边放它自由,本来的目标是光荣码头,谁知道一群人嘻嘻哈哈走过了桥,于是到了真爱码头。爱河比我想像的要宽广得多,夜色中浓黑的波纹映出了两岸的光火。围在一起写下了简单的愿望,祝我们开心,祝我们友谊万岁。耳旁的风呼呼地吹着,我们拥成一团看着那簇火焰跳动着。

最终,天灯没有顺利升上高雄的天空,可我们依然年轻,依然傻乎乎地笑个不停。爱就像雨,会落到好人身上,也会落到坏人身上。

台湾的城市亦是如此,她们从不缺雨。

回到北京几天后,一个台湾小伙伴跟我讲,你们走了以后这几天台湾好冷。我当时哈哈笑着说,我们是火吗。其实我想说,有你们在的台湾,真的很温暖。

感谢我们有缘相遇

一个曾经独自走过大陆许多地方的朋友曾经说,旅行本来都是一件很即时的事情,之前的每一步旅程,都是为了最后当时的自己,喜悦辛酸与感慨可能不久之后就会忘记,成就感的保质期也没有多长时间,然而就像我们从小被教导的那样,结果或许可以换取千金,但通往结果的过程仍然弥足珍贵。

感谢我们相遇。感谢一路上你们所给的愉快。

#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