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牵鱼仔从凌晨3点半开始作业,送走了渔获,但见满天彩霞。(张铠乙摄)
2.牵鱼仔从凌晨3点半开始作业,送走了渔获,但见满天彩霞。(张铠乙摄)
3.捞捕虱目鱼不一定要穿青蛙装,而且是卖多少捕多少。(张铠乙摄)
3.捞捕虱目鱼不一定要穿青蛙装,而且是卖多少捕多少。(张铠乙摄)

「好,整晚不睡觉也行,要像电视里播的一样,穿青蛙装去捕活跳跳的虱目鱼。」「想看捞鱼要起很早,凌晨3点半到鱼塭集合。」「嗯,我吃过很多虱目鱼,但从来没看水里游的。」「妳真的想看『牵鱼仔』吗?」

食谱设计与示范/刘冠麟Eddie Liu

协力支援/台南市政府顾问施明珠、七股虱目鱼黄周全、关庙凤梨黄启帆、香格里拉台南远东饭店

中国时报「用吃爱台湾」兴奋走访大台南,感谢获得地方有力人士鼎力相助,前赖清德后援会会长、台南市政府顾问施明珠亲自出马,几通电话,号召四方,其中包括鱼塭面积高达50甲、当地人都叫他第一名的鱼塭王黄周全。

凌晨3点半,接近七股鱼塭,四下暗暝曚,车灯是唯一光源,下了车,打开iPhone手电筒,沿着鱼塭小路听音辨位,寻找正在收网的渔人。

可是嗡嗡声在耳边挥之不去,这不是小蜜蜂嗡嗡嗡,而是蚊子大军正在进行全面性攻击,果然几分钟过后,手痒、脸痒,连穿着牛仔裤的大腿也好痒,摸起来肿了十几个包。

黑暗中,两台小发财车沿着鱼塭左右,向6点钟方向慢慢靠拢,原来鱼网绑在车身上,代替人力或渔船收网前行。

咦?期待中的场景并未发生,不见万鱼钻动的盛况,捕鱼人无一穿青蛙装,甚至连脚都没弄溼,站在胶筏上拉动渔网,只是取下挂网的虱目鱼而已。

黄周全说,「在妳抵达之前已经先放水,水高只到膝盖头,所以根本不必穿青蛙装,而且收鱼分两种,今天使用粗孔目鱼网,拿挂在网子上的鱼就够了,另一种是细孔目的,一口气把虱目鱼围起来全收了,看今天需要多少就去捕多少。」

抓虱目鱼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组人,所有人快手快脚,有人拉网,有人收鱼,有人搬运,赶在天亮前完成工作。之前有人告诉我,虱目鱼一定要在晚上捕捞,一旦见光,肉质迅速败坏,黄周全听闻此言哈哈大笑,「凌晨捕鱼是因为晚了就来不及上市场卖啦!」

凌晨两点多爬起床,头重脚轻到鱼塭喂蚊子,4点多下了一场骤雨,淋成落汤鸡躲进附近将军庙,只有捕鱼人不管蚊子不畏大雨闻风不动继续收鱼。

天空出现了鱼肚白,时间才过5点,整车的虱目鱼一篓篓赶着送去市场,本地卖价一斤45元,到了台北能卖80元,极目四望全是黄周全的鱼塭,但鱼塭王赚的可是辛苦钱。

#七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