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在银行资金8亿多元遭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冻结,案经国民党提出停止执行冻结行政处分案,最高行政法院认为党产会处分不明确,有适法性疑虑,昨驳回党产会抗告。国民党资金遭冻结的第一个处分虽然停止执行确定,但党产会仍不准相关银行解冻资金。

党产会今年9月20日发函给永丰银行与台湾银行,要求冻结国民党永丰银帐户3.6亿多元,及每张面额5200万的9张台支都不能提领兑现。

有适法疑义 打脸党产会

国民党认为党产会处分违法,委请律师紧急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声请停止执行,北高行认为,本案情形并无诉愿机关可审查,可向行政法院声请停止执行,法官以党产会处分不合法,且有急迫性,裁定准予停止执行,党产会不服裁定因而提出抗告。

最高行政法院审理后认为,依现代法治国家依法行政的法律规定及原则,行政处分须有法律授权根据,且内容必须明确、可能;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应本于行政中立及法律安定前提,兼顾公共利益与人民权益的维护,不得逾越达成目的的必要限度,以致产生行政责任归属的争议。

行政处分连环套 大斗法

国民党遭禁止处分的永丰银帐户,党产会的处分内容不明确,且有适法性疑义;有关台银支票部分,党产会是依何种规定,可限制执票人依票据关系行使权利,也未明确,有损害票据无因性原则及台支支票的市场公信力与安定性。

合议庭认为,此处分将使国民党面临无法支付员工薪资,遭主管机关查处的窘境,确属急迫情事。原裁定准许停止执行并无违误,昨驳回党产会抗告确定。

党产会发言人施锦芳昨表示,党产会已依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裁定意旨重做了正式行政处分,最高行政法院驳回抗告并不影响正式行政处分的效力。

法界实务人士说,党产会对冻结国民党资金,一审败诉后立马作出第二个冻结处分,本案虽是国民党胜诉确定,却无法拘束第二个处分,胜诉虽无实际效益,却凸显党产会「不甩」法院裁判,一再就同一事实做冻结处分,与法院「斗法」。只是,基于权力分立,法院也「无能为力」,国民党只能再循行政诉讼途径寻求救济和解冻,陷入不断诉讼情况。

行政凌驾司法 残民以逞

专长行政诉讼的律师林石猛则痛批行政权无限上纲,霸凌司法,强调党产会未必消灭得了国民党,却已使银行交易信用荡然无存,而顾立雄一再以不当对不当,未必消灭得了国民党,却免不了会成了「民主、进步」的罪人,到时可别再回来当「人权」律师。

他表示,依法行政,原本是在权力分立宪法之基本原则下,保障民权的手段。然而现实世界中,却经常沦为酷吏、威权统治者,残民以逞的工具!

党产会目前和国民党的行政诉讼,含本件共有16件,其中8件是停止执行诉讼。其中最受瞩目的是党产会作成将中投、欣裕台300多亿元资产收归国有处分,两家公司和国民党声请停止执行案。据了解,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最快今日作成裁定。

#国民党 #党产 #不当党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