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目前经济现况停滞,虽政府施政相当用心,想方设法要改善年轻人就业情况与提升劳工薪资与福利水准。欲有效达成此一目标,政府的施政主轴应以「经济成长」为最高考量。试以目前有四大现况论之,并就教于有识之士。

一、提升服务业生产力:

2016年台湾整体服务业占GDP比率为64%,扣除军公教、银行、金融服务业GDP比率后,占比仍达45%,显示我国服务业(以商业为主)为我国最重要产业。加上服务业人员薪资水准偏低,因此如何提振服务业的生产力,俨然是政府施政当前需正视的重点工作。但目前政府限于重工轻商之组织结构与预算分配,政策仍以提振工业为主要思维(30年前,工业占GDP近 47%降至目前之约33%,整体服务业占GDP约47%升至目前之64%),对于如何提升服务业生产力;产官学界未有共识,故未见积极对策。

二、不忽略商业模式创新与制程创新:

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日前于公开场合点出,「商业模式的改变,是创新的主要来源,且创新的本质是做出改变,对企业而言,商业模式的创新更重要,才能产出附加价值」。诚如张董事长所言,商业模式的创新会带来最大的经济成长,但目前政府对服务业之商业模式创新虽已渐渐认知其重要性,但政策尚未形成具体鼓励措施。目前每年鉅额科技研发经费集中于「科技创新」领域,自有其贡献与价值;但对经济成长最关键的「商业模式创新」,却并未被列为主要思考方向。

再者,当今机械、汽车零组件及纺织等产业都列为传统产业,但其实上述产业对经济的产值影响甚鉅,就业人数眾多,惟鼓励「制程创新」之经费相对甚少。政府鼓励新兴产业在科技的创新之同时,也应注意到鼓励上述传统产业进行「制程创新」,相信对于经济产值提升必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因此建议政府在鼓励「新兴产业科技创新」之余,能同时提拨鉅额科技研发经费之10-20%,鼓励「商业模式创新」与「传统产业制程创新」。可不失为务实且低风险的政策,上述政策倘能获得重视进而实施,其经济成长效果应不逊于新兴兆元产业之成果,且风险更低,收效更速。

三、政策主导,以经济成长为前提:

「一例一休」的政策在于照顾劳工,其立意非常良善,但从今年初施行后各方涌现不同声浪,甚至劳工亦有意见。究其根本原因,乃在实施「一例一休」前,并未以「经济成长」为主要考量因素,以至于在劳动部以照顾劳工的单线思维下,产生诸多瑕疵。事实上,如果能够以「经济成长」为前提,结合劳资双方共赢之观点来思考「一例一休」的法令,循序渐进执行。当经济成长之际,劳工自然会加薪、福利自然会更好,政策法令便会殊途同归,达到照顾劳工福址之成效。因此笔者认为,这部分当初若参酌产业界与财经部会的意见,而非以劳动部当成主导者,其政策施行结果自会避免若干瑕疵,达到更好之施政满意度。

四、环境保护与经济成长并重:

环境保护无庸置疑是发展经济过程中的一大重要课题,但与经济成长间有时候也是种「取舍」。毕竟在经济快速成长的过程中,当然不能忽略进行环境保护工作后造成的负面影响。过去重视经济成长而忽略环境保护实属不智。但今日以环境保护为主,而忽略经济成长之可能机会,亦过予偏颇。目前各国工商界竞争激烈,商机稍纵即逝,二者不可偏废。因此,孰轻孰重必须有所衡平。

从以上四大现况来看,政府希望提振国民所得,照顾劳工,立意非常良善,但笔者不禁回想起在蒋经国主政当时,系台湾经济高速成长的时代,政府各部会的政策措施,执政高层均先参酌财经部会首长与经建会主委的意见。后来之执政者并未秉持此一思维,以至于未能审慎评估台商出走对于台湾经济影响之利弊得失,造成资本流失,经济成长从亚洲四小龙之首沦为殿后。由美国总统川普当选后,要求资金与制造业回流美国之政策作法,可为殷鉴。

因此,若当下政府能以「经济成长」为施政的唯一王道思维,博採财经部会、国发会与产业界意见,必能有效促进经济成长,进而提升就业机会。政府重视劳工权益之福国利民政策可因重视经济成长,而得以有效落实。民眾(最重要是青年)有感,则施政满意度自然节节高升。

#服务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