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8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重启关闭11年之久的高考之门。(本报系资料照片)
1977年8月,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重启关闭11年之久的高考之门。(本报系资料照片)
江西省68岁老人甘福保,展示1977年参加高考的准考证。(新华社)
江西省68岁老人甘福保,展示1977年参加高考的准考证。(新华社)

今年是大陆恢復高考40年。1977年文革结束、百废待举,原本当年是照文革时的老规矩推荐入学,隔年才办考试;但邓小平一句「一年太久,只争朝夕」,硬是在该年年底重启高考,被录取的少数考生成为之后的社会中坚,接续人才断层。可以说,恢復高考是中国重返理性和秩序的一切起源。

根据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1966年文革开始,很快就废除高考(大学联考)。1977年文革结束不久,邓小平自动请缨分管科技、教育工作,决定恢復高考。他十分坚持要举办考试、择优录取,不要再搞群眾推荐,「不合格不能要,不管是谁的子女。」

邓坚持考试拒推荐

最初的想法是准备一年后,于1978年恢復高考;至于1977年大学虽然开始招生,但依然沿袭文革期间「自愿报考,群眾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復查」的原则。

1977年8月4至8日,邓小平復出工作主持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感受到在场专家学者的热烈讨论氛围,邓小平问︰「今年恢復高考还来得及吗?」回答是:「最多晚一点,还来得及。」邓小平当场说︰「既然今年还有时间,那就改嘛!」于是追回当天上午缴的招生报告,又重拟一份,决定当年年底举办高考,次年二月底前入学。

当年还放宽招生年龄、婚姻限制,让老三届学生(1966年、1967年、1968年高中毕业生)也有机会应试;并修改繁琐的政治审查条件,不让家庭出身和社会关系断送有为青年的读书路。

白天工作晚上备考

10月21日,大陆媒体宣布重启高考;11月28日至12月25日(各省日期不一),各地考生走进考场,参加数学、语文、政治、史地考试。570万考生,最后录取27.8万人,录取率不到5%。

人文学院教授唐少杰,1976年中学毕业,听到恢復高考时已下乡近两年,「一听到消息,喜得眼泪都下来了。」他一边务农一边备考,考试当天骑三小时单车去考场、再骑三小时回来,回到公社天已经黑透了。「那时候一点儿没觉得累,只觉得非常幸福,」唐少杰说。

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刘翔回忆,当年从宣布高考到进考场只有两个月,被分配到崇明岛「跃进农场」的他,白天在厨房干活,晚上靠中学读书时保存下来的教科书和父母寄来的几本《数理化自学丛书》,在旷野星空底下抓紧时间復习功课。得知录取之后,不善饮酒的他和同寝室的兄弟喝得烂醉,也一併送走他的下乡岁月。

#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