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拴不住自由的心

郑志忠目前是柳春春剧社驻团编导,近期作品《美丽》是具有肢体实验性质的作品,从2000年首演至今共演了7种版本,郑志忠以跨越17年的时间,诠释何谓美丽。(郭吉铨摄)

剧场人郑志忠拄着拐杖做戏,一做快30年,他表示在漆黑的剧场里,能变化出人生的多种可能性。(郭吉铨摄)

投身剧场近30年的郑志忠,自小因小儿麻痹不良于行,然而19岁那年听了一场李国修的演讲之后,改变他的人生,从此踏入剧场界,2005年更曾为乐生疗养院的去留,或走或爬,健行请愿,以实际行动投入社会运动。郑志忠表示,剧场是他与世界沟通的方式,只要不自我设限,世界之大,没人可以阻碍你的脚步。

李国修的演讲敲醒他

问:你的童年生活如何?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踏入剧场?

答:我们家是劳动阶级,妈妈在工厂做电器,爸爸是木工,上有4个姊姊,下有1个妹妹,在家中排行老五的我,算是搭上小儿麻痹疫情的「末班车」,1969年出生,在4岁的时候染上,不过我从小到大都是和正常人一起,并没有接受特殊教育。

我天生对文字比较敏感,从小读报纸会从第一版看到最后,每一个字都读过,但我们家小孩大多是读商科,我也不例外,对数字没有什么概念的我,读的是士林高商。1988年,李国修在台北重庆南路的书局有场演讲,对那年代的高中生而言,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引发了我对剧场的喜好,让我开始看戏,隔年田启元临界点剧象录剧团(以下简称临界点)徵求肢障演员,我写信报名,虽然那个作品后来没有演出,但我进去当演员之后,也尝试做一些剧场行政工作,就此开始我日夜和剧场为伍的生活。

田启元的「价质」观

问:田启元是台湾小剧场的开路先锋,带给表演艺术界莫大的影响,他对你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答:光是在1990年代,能想到要找肢障者当演员,就这点而言,他可说是走得很前面。他对我影响最大的是,他对待人的态度,他曾说过,他不是看一个人的价值,而是看一个人的「价质」,他能够面对每个人不同的差异性,并且在剧场里找到一个共同工作、生活的方式。

举例来说,一般人会觉得肢障者进剧场表演,要怎么演?要怎么工作?光是想这些问题,就可能让肢障者进剧场这个念头无法成真,但是他并不是这么想,他说:「你不能走路的话,总可以爬吧,可以另外找到不同的运动模式和身体重心表演吧。」就是这种对人、对事永远都有另一种更开放可能的态度,深深地影响着我,他那种为戏、为创作付出的热情和态度,是我们始终跟不上的。

感受剧场魔力不怕摔

问:日常生活中的你和剧场中的你有什么不一样?

答:在日常生活里我绝对不让自己摔倒,拿拐杖走路时,每一个落点、每一个角度,都要做好判断,一次到位,不然稍有落差,就会跌倒,这我现在已经很能掌握角度;但在剧场里,就比较不会思考到危险性的问题,不管是拿着拐杖腾空盪秋千,或是爬行,这些因演戏所需、控制而来的动作,也往往会伴随着疼痛,不过当脚落地时敲到地板,那种疼痛感就像是能被地板分担、分散开来,这样的感受就是剧场的魔力吧。

痛苦的过程累积经验

问:一路走来,有没有过放弃做剧场的念头?

答:其实每一部作品的制作过程都很痛苦,但是结束之后,就会忘记那些痛苦,下次又愿意从头来过。以前在临界点当演员,相对单纯,现在当导演、参与制作层面,很多事不是那么容易,不过对数字不敏感的我,在经年累月的累积下,也逐渐能够掌握作品和数字的关系,算是开始有一点对预算的概念。我是拿拐杖走路的人,原本就必须解决各种障碍和问题,我曾经非常不食人间烟火,但也都试图找到解决方法了。

(中国时报)


推荐阅读

发表意见
留言规则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产权之资讯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产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