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处澜沧江源头的昂赛大峡谷中江水奔流而下。(中新社资料照片)
地处澜沧江源头的昂赛大峡谷中江水奔流而下。(中新社资料照片)
西藏山南地区农科人员在勘察乾旱情形。(新华社资料照片)
西藏山南地区农科人员在勘察乾旱情形。(新华社资料照片)
西藏林芝地区墨脱县雅鲁藏布江大拐弯。(中新社资料照片)
西藏林芝地区墨脱县雅鲁藏布江大拐弯。(中新社资料照片)

向大地借水!全长6118公里、总造价达4兆(人民币,下同)的「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近日引发大陆各界热议。此一沿青藏高原边缘、全程自流进入新疆的调水环线方案,不仅将辐射影响7成的国土面积,一举改变大陆的生态格局;而且方案的工程规模、难度、经费均远超「南水北调」工程,堪称千年仅见、震撼世界的超级工程。

日前「红旗河」西部调水研讨会在北京市召开,由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会、「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组共同主办。全程自流的「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构想,自2013年展开调研后,2016年初成立课题组进行线路研究、方案制定,将青藏高原东南部丰沛的水资源,调往乾旱的陕西、寧夏、甘肃、内蒙古、新疆等西北地区。

大西北 荒漠变绿洲

被视为「助力中华民族復兴的伟大工程」,「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一些空前绝后的数据,包括全长6118公里,几与长江等长;预计年调水量600亿立方公尺,相当于黄河的年径流量;可望带来长2000公里、宽100公里的「绿洲带」,让西部2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从荒漠变成「绿洲」,则相当于一个陕西省大小。

「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组成员、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副所长赵勇强调,「红旗河」为一个全新的方案,并非「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而是囊括原本大陆国务院批准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的全部预想。

课题组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水文水资源学家王浩也指出,「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设想的输水点,包括西南三河(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以及长江流域三江(雅砻江、金沙江、大渡河);为惠及地区更广,「红旗河」并设计三条主要支线。

高造价 不破坏生态

王浩表示,「红旗河」三条主要支线分别为通向延安方向的「红延河」,通向内蒙古、北京方向的「漠北河」,以及通向吐哈盆地的「春风河」。三条主支线均为基于相关区域地理特点的最优选择,在保证坡降的前提下,能够全程高水位自流,保持高水位优势,有能力将水源与水能送往更多的乾旱区域。

据估计「红旗河」骨干工程的总造价为4兆元,总工期约10年。「最大的费用是为了不破坏生态,减少生态影响,所以在这个西南地区搞了很多隧洞。」王浩估算,按隧洞直径14公尺来计算,1公里造价3亿元,隧洞的总体投资需3兆元;剩下的明渠施工花费6000亿元,各种水利枢纽建设则为4000亿元。

#生态 #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