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史话-刻意丑化国民党领导干部

孙中山先生(前)、后排中立者为戴季陶。(本报系资料照片)

「中山舰」(永丰舰)原貌。(本报系资料照片)

王柏龄早期积极参与军校的筹备,主管军校的教务工作,对教材的编写,战术的教练,课程的安排,规章制度的制定,不无功劳,但仍难逃被丑化的命运。

戴季陶时代的副主任是张申府,不久,张申府与戴季陶相继离粤,遂由政治教官邵元冲代理主任。邵是11月13日以中文秘书名义随孙中山乘永丰舰离开黄埔向香港航行北上,周恩来于是正式接任政治部主任。这是黄埔军校初期政治部重要人事更迭的大概情形。事实归事实,不需要灌水或自吹自擂。

批评蒋氏「反革命」

四、刻意丑化国民党领导干部

一般大陆出版品除强调国共合作创办黄埔军校外,其共同特色就是刻意丑化国民党领导干部,从校长蒋中正、党代表廖仲恺、政治部主任戴季陶、代主任邵元冲到教授部主任王柏龄,都是他们丑化的对象,极尽污蔑诋毁之能事,令人不忍卒读。兹略举数例,已见一斑。

「蒋介石是一个极为复杂的人物。除了资产阶级思想外,封建主义思想的影响对他也很严重」,他的「功名欲和野心很强烈」,所以「一切只问目的,不问手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左右摇摆,以观风向。今则为友,明则为仇。具有极大的危险性」。他们主要批评蒋氏「以黄埔军校为基地,安插亲信,排除异己」,而且行事作风独裁,其最大的罪名则是「反革命」。

李吉奎教授针对黄埔军校校长问题曾大作文章,对于蒋校长的擅行离队、公然解散军校筹备处一事,有严厉的批评。他认为,蒋之所以在军校筹备正顺利开展之际,採取解散这种非常手段,有四大理由:

(一)蒋介石心中存在对孙中山的不满情绪:蒋对孙引用一些包括鲍罗廷在内的顾问不满,因为聘任这些顾问不是蒋个人意愿,他对苏俄及其在华顾问心存芥蒂乃至疑忌满腹。

(二)孙中山接到蒋介石寄来的访苏报告后,未公开表示意见,不置可否。实际是,他的对苏不友好言论不为孙所乐见,与其联俄外交相抵触,但又不便公开披露,只好默不作声。然而,蒋对此却大为恼怒。

(三)蒋介石赴苏考察,虽以军事为主,但于党务、政治,并不是漠不关心。孙中山并未提名蒋介石为出席一大的代表,又特派廖仲恺为军校党代表,有监军的性质,凡此都可能使蒋心滋不悦。

(四)蒋介石认定孙不信任他,至少不如陈其美对蒋之信任。

称戴季陶好作惊人语

最后,李吉奎强调,在紧要关头,曾有14次脱队纪录的蒋,其作法是一种「目无法纪的行为。他之所以如此张狂,估计是他认为孙中山手里没有多少牌可打,最终少不了他,故恃宠而骄,不顾大局」。

「戴季陶的思想、言辞都比较激烈,好作惊人语」,他喜闹情绪,往往戴有色眼镜来看待形势,一切都不顺眼。他任军校政治部主任两个月,「经常不上班,或每隔一天到政治部走一趟,看看例行的文件就走了,无所事事,把政治部变成了一个死气沉沉、毫无作用的机构」。反而被共产党贴上「国民党右派」标籤的戴季陶,在共产党的眼里,就像他们设计的一幅漫画所反映的:戴季陶身穿长袍马褂,头戴瓜皮疙瘩小帽,十分吃力地背着一尊孙中山的塑像,朝着阴森破败的孔庙里走,旁边站着的洋人、军阀、党棍、财东,拍手称快。

邵元冲「原是前清举人,封建思想浓厚,根本不懂革命的政治思想工作。他不联繫学生,不接近下级军官,与党代表、苏联顾问也极少来往」。他「尸位素餐,庸庸碌碌,无所作为,把主任一职当官做」。「偶而的演讲也因口才极差,内容无聊,而被学生们戏谑为『催眠术』」。不但学生不满意,廖仲恺、苏联顾问、蒋介石都不满意,终于撤掉了他的治政部主任职务。事实上,邵只是代理主任,他之离职,是因追随孙中山北上,并非被撤职,与邵在黄埔工作好不好,并无太大关系。

很高兴看到,大陆学者曾庆榴经过爬梳《邵元冲日记》后,讲出了公道话。邵元冲,字翼如,生于1888年(一说为1890),浙江山阴人,浙江高等学校毕业,1906年参加同盟会。曾庆榴除了批评「邵是一位对中共成见极深、反共意识很强烈的人」外,认为「从邵元冲1924年6月和7月两个月间在黄埔工作的情况,可知他对军校的教学及他所主持的政治部工作,还是尽了职责的。他讲授《各国革命史略》课时虽不多,但备课认真,上课之前广泛阅读有关的参考资料,还不断修改讲义」。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邵在军校组织政治讨论班,为此投入许多精力。特别是他每天晨5时或6时顷起,11时或12时顷就寝,因此绝不是一位「闭目塞听、不谙世事、无智无识的旧式人物」,因此邵元冲在黄埔的工作,「也不宜简单地予以否定」。教授部主任王柏龄,字茂如,江苏江都人,日本士官学校十期,被视为「黄埔四巨头」之一(另三位分别是蒋介石、周恩来、何应钦)。

早期积极参与军校的筹备,主管军校的教务工作,对教材的编写,战术的教练,课程的安排,规章制度的制定,不无功劳,但仍难逃被丑化的命运。他的「私生活十分放纵和不检点,酒色财气样样喜爱。一有空就往广州城里跑,打茶围,吃花酒,不亦乐乎?」此外,他的「作风荒唐,思想也反动,一切唯蒋马首是瞻」,是个「才不堪大用,奴才型的人物」,所以最受人鄙弃,周恩来斥之为最被人所不齿。(待续)

(旺报)


推荐阅读

发表意见
留言规则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产权之资讯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产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