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九合一选后韩流威力更强,期盼韩国瑜参选2020年总统大位的民意高涨,朱立伦、王金平,甚至无党籍柯文哲和韩国瑜的互动,都成为新闻话题。他们既希望韩专心高雄市政,大选不要搅局,又期盼得到韩国瑜的支持,进退之间充满戏剧张力。

韩国瑜挺过民进党利用高雄市议会质询,发动的第一波「卡韩」攻势后,声望更高,星马行为高雄农渔产品争取订单,成果丰硕;立委补选南北奔波助选,继续展现惊人的群眾魅力。接着,他即将出访港澳深厦,以他的高人气与务实作风,相信会带回漂亮的订单。随后还要到美国访问,可以想像将受到侨胞与华人社团热烈欢迎。韩国瑜实际上已不只是高雄市长,而是泛蓝的真正领袖。

人气带来负担,韩国瑜并未表态参选2020,客观情势也不容他表态,却成为眾人假想敌,民进党加大打韩力道,未必聪明,但可以理解,国民党逼韩国瑜表态,就令人费解。韩国瑜声望比柯文哲更高,胜选应该是国民党最高目标,太阳们若没有个人利益考量,又何须「卡韩」呢?国民党太阳们的真正问题在于,有没有能力打败民进党候选人和台北市长柯文哲,而不是卯起来逼韩国瑜表态,迫使他退出选举。老实说,韩国瑜选不选总统,不是他个人所能决定,而是民意之所归。

国民党今年选情看好,一反2016年一片避战声,已有多位不分区立委表态,愿披战袍选区域,总统大选也热闹滚滚,多个太阳相互争锋,朱立伦卸任新北市长当天率先表态,展现舍我其谁决心;前立法院长王金平走出高雄,在台北市最精华区段,办了一场极专业的造势大会,宣布参选总统,加上也有意参选的党主席吴敦义,真是群雄并起,热闹固然热闹,延续将近1个月的初选公正性争议,至今未能落幕,让外界非常反感。

韩国瑜投入高雄市长选举前,党内外没有人看好他,夫人李佳芬曾感慨,韩在北农总经理任内,遭民进党立委段宜康及市议会党团轮番羞辱逼退,煎熬了7个月,党内无人伸援。韩国瑜奇蹟式攻下高雄市,卷起滔天韩流,助国民党一举拿下15个县市执政权,剎那间,党内大人们纷纷抢功,却忘了韩国瑜当初求助无门,在资源、人力两缺情势下,睡高雄市党部行军床,以一瓶矿泉水打天下的悲壮。国民党大人们浑然不知,就是这种老K面孔,让选民倒尽胃口。

太阳们似乎认为,只要获得党内提名,总统大位就如探囊取物,却忽略立委选举的重要。要知道,阻挡民进党立恶法关键在立法院,何况总统候选人是大选的母鸡,要有实力带领小鸡打赢选战,小鸡才会簇拥母鸡上战场。这次4席立委补选,韩国瑜再次帮国民党候选人站台,所到之处群眾吶喊「选总统」,声势压过候选人本人。4个补选区,韩国瑜都成为了主角,尤其原本「绿得出油」的新北市三重选区及台南市二选区,这次国民党大有机会胜选,这般气势国民党无人能及。

吴敦义在党内初选争议中受伤不轻,所幸快刀斩乱麻,决议以7成民调加3成党员投票的「七三制」,做为总统提名的依据,也顶住压力,为确保提名最强总统候选人,保留最后阶段徵召的可能性。依据党内或媒体等民调机构的调查,在蓝绿白可能参选总统的组合中,韩国瑜是最能打败柯文哲的人选,吴敦义对党内民意做出回应。柯文哲也在寻找投入总统选举的时机,如果国民党提名韩国瑜以外的人选,柯P就可能胜出,因而柯倾向等国民党提名人选确定后,再决定是否参选。

国民党没有必要现在就要求韩国瑜表态,依党内初选时程,5月间初选登记结束,6月间举办民调及党员投票。如果届时柯文哲依然最强,民眾希望韩更上层楼、高雄市民乐意捐韩「救台湾」,党内区域立委提名人也希望韩带领打赢选战,党中央大可徵召韩加入初选,相信包括国民党的太阳们,都不会有意见。

朱立伦和王金平须证明他们能够胜选,而不是逼韩国瑜提前表态弃选。二阶段初选完全是假议题。对朱立伦、王金平而言,韩国瑜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的对手是自己。社群媒体时代,民意自主性与行动力大幅提高,违反民意逆向操作,等于自取失败。

#韩国瑜 #柯文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