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品董事长林文伯。(本报系资料照片)
硅品董事长林文伯。(本报系资料照片)
6月13日,「商洽会」在昆明举办,华为展台展出5G折迭萤幕手机Mate X。(中新社)
6月13日,「商洽会」在昆明举办,华为展台展出5G折迭萤幕手机Mate X。(中新社)
5月26日,华为研发的闪存系统在贵阳数博会亮相。(新华社)
5月26日,华为研发的闪存系统在贵阳数博会亮相。(新华社)

华为在中美贸易战下受到美方多方打压,连同手机业务大受影响,甚至传出影响今年折迭手机的发售进度,也让华为近期动作频频,积极自建供应链「不求人」来减少欧美厂商牵制。除了陆企比亚迪或将承接不少产能外,华为子公司「华为机器」也传出承接部分产能代工Mate X和Mate 20X 5G机型。

华为此举也被解读进军手机代工领域,可以避免手机生产时,受到美方施压约束各国厂商。有大陆网友认为,华为似乎在向三星看齐,从上游自行设计手机晶片到产业下游端生产手机,进而打造一个完整的手机供应链。

突破美禁令 不求人

美国商务部今年5月17日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导致国际大厂陆续与华为终止合作。华为为突围美方禁令,加速自建与调整供应链,除终端手机代工外,半导体部分同样有行动,更拉拢台湾半导体业者合作。

其中日月光投控旗下的硅品,就成为华为第一家青睐的台资业者,传出硅品位于福建晋江的新厂,9月就要正式接单出货,并在台湾展开5奈米晶片后段测试,成为华为自建供应链的成员之一。

除硅品外,甚至传出连同IC测试厂京元电、硅格与晶圆检测解决方案大厂的精测等3家台厂,也将应华为要求赴大陆设厂。

多重风险 有待观察

另就近日华为所传出手机代工策略上,观察旗下合作的3家手机代工厂包含伟创力,富士康和华为机器等,其中「华为机器」就属华为旗下全资子公司。

据大陆搜狐号「互联有道」指出,近期伟创力工厂传出放假风声,华为派出150辆货车,将华为剩余的手机组件运出来;而富士康也传出停止代工华为手机的消息,因此让华为机器承担部分风险与产能,用于生产Mate X和Mate 20X 5G。

市场观察华为即便有所行动,但面临的挑战还很多,其中手机业务隐忧不少,首先是供应商断供华为的电子零组件,虽然有自研的手机晶片,但是其他零组件不能保证自给自足。

第二是手机系统面,在大陆境内可以不用Google服务,但是海外手机使用新系统的竞争力将成问题;其次是制造端从通讯设备再加上手机生产,同时华为手机产品线眾多等多重风险仍待观察。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