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成都旅行的时候,一直充满了恋慕与失落,如今,盘据在心头的,只是一抹愧欠。

是的,我愧欠了成都。我是在去年春天到成都旅行的,当时我还没有写随笔散文的习惯,总觉得一个地方去过了也就潜封记忆,偶尔拿出来细细回味,人生也就足够精彩了,以至于后来杭州去了、北京去了、太原去了,而成都这个建城以来从未换过名字的歷史文化名城,这个南方丝绸之路(西汉称为蜀身毒道)的起点,这个热门的观光旅游圣地,这个被马可波罗讚誉过的水城,却没有留下任何只字片语,在我无比憧憬中华文化的笔记本里,成都,竟是一片苍白。

妩媚青山 绿水环绕

想到这儿,越发愧歉,当时人在外头,未能一股脑儿埋首于案前,只能任由这抹愧歉满溢心头,于是在一个与成都完全联想不起来的空间里,一段段关于成都的记忆全都化作了流水般的语句,迫不及待地就要在键盘里敲落成章。

我去成都之前,做了不少功课,这一向是我的习惯,每到一个地方,我总会先瞭解当地的歷史文化,不然即使成都再美,触摸的,也只是一具皮囊。哪天另一具皮囊超越了成都,人们很容易就把她淡忘。

我忘不了的是成都的内涵,就彷佛你今日对一个人念念不忘,一定不是她的皮囊。

我说成都是个风情万种的内涵美女,一定不会引起争议。一来她既有花重锦官之旖旎,又有英雄折腰之壮丽,妩媚青山是她的眉黛,绿水环绕是她的婉约,二来她歷史悠久,文化绵长,一眼望去便是千年烟火,一脚跨入便是百世芳华。美丽的皮囊千篇一律,古老的灵魂万里挑一,皮囊与灵魂,在成都形成了完美的契合,既惊艳了时光,又温柔了岁月,华夏大地常与「古老」和「美丽」碰撞出激情与火花。成都,足够担起这个名誉头衔。

中华文明的养分渗入了这片土壤,最早,可追溯到三千年前的古蜀国。之后石牛粪金、五丁开道,秦灭巴蜀,新任蜀郡太守李冰,修筑了都江堰,岷江一分为二,成都平原遂成了沃野千里,旱涝无常的四川成了天府之国。

顺着岷江徜徉歷史,三国蜀汉、公孙成家、李氏成汉、前蜀后蜀,加上王小波、李顺、张献忠的割据政权,说近一点,保路运动直接促成了武昌起义,抗战时期,成都又做为中国空军的大后方。厚重的史页,令成都无愧于华夏文明,令中华儿女双眼噙泪,平添几许风骨,几许迷蒙。

以上,是我在出发前所能瞭解的片面知识,然而成都真正的灵魂,却是书中的字语和资料无法触摸到的。

被繁华迷了双眼

当我一下飞机,坐地铁到了成都市中心,立即被眼前的繁华迷了双眼,以至于这种惊艳感猝不及防地撞入了我的心灵,撞入了我心灵一个陌生的领域,曾经以为自己不爱五光十色的城市,不爱千门万户的如画壮观,不爱这种淹没于人流的喧红闹紫,可是成都,一下子让我迷惑了。

我带着迷惑的心,用双脚丈量着这片土地,时尚与古典揉合于一眼,不知是现代穿越了时光隧道回到了从前,还是从前穿越了时光轮迴盘据了现代?一丝恍惚,于是薛涛染笺,文君当垆,杨慎的《临江仙》琅琅在耳,杜甫草堂在远处呼唤,诸葛丞相的鞠躬尽瘁,诗仙李白的惊艳锦城,花蕊夫人的巧笑嫣然,陆游的最忆锦江头,千古风流人物和咏叹成都的瑰丽诗篇,全在每一处天光云影渗透了出来。一步步走来,我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文明衝击(我说前所未有,因为台湾古迹,并没有这么深厚的歷史),她像一本厚重的歷史书,而我正走入书中,抚摸远逝古人,追忆似水年华,聆听歷史长歌,我的诗魂融入了这座城市,我的心灵与她擦出生命之火,我的眼里掩饰不住我对她的恋慕。

是的,我恋慕她,如海潮之澎湃,如细水之绵长。

另一种心灵衝击

再说一说当时行动支付对我造成的另一种心灵衝击,这种便利对于大陆朋友来说再寻常不过了,可是我相信,大约十个台湾人,至少会有七个惊叹于这种科技的发明。我当时简直崇拜无比,心头顿时涌上一丝失落,为什么我住的地方没有这么高科技的便利?为什么行动支付不能覆盖到台湾每个角落?一阵子后,我也不在意了,不管是台湾还是大陆,都有各自的优点,台湾是我的家乡,大陆是我的祖国,我不能以科技层面的发达,就否定了台湾,那样,便是把过去的自己给否定了。

我们头顶上的这片蓝天,是过去和现在的中华儿女,用情感共同撑起来的。

我只能以一种谦恭的姿态仰望。

我一直觉得考古工作者很伟大。

中国有个十分有趣的现象,今日你在某个地方施工,很可能偶然间就挖到了一个庞大的古文明遗址,这时你方知,自己脚下是个封存千年的古老王国,一台不起眼的挖土机,竟在隆隆的噪音中,敲醒了一支沉睡的史诗。文明古国的魅力,总是在一种不经意的氛围里,透着点点的惊喜。

位于成都西郊的金沙博物馆,便是2001年开挖一个建筑工地时发现的,当时出土大量的象牙、玉器、石器、金器,这是继广汉三星堆遗址又一个古蜀王国的文化、政治、经济中心所在,距今已有3200年歷史,出土的文物大部分落在商代晚期和西周早期。

想像着古人用过的东西就在触手可及的距离里,你就会为我们国家走过这么漫长的岁月感到骄傲无比。我时常能从几位大陆朋友的言论中,感受到他们对于五千年文明的由衷自豪,这并不是他们感染了我,而是一种心心相印,一种心有灵犀,这是所有爱国者共同的语言,共同的默契。

敲醒了沉睡的史诗

不得不提一下令我最为惊艳的太阳神鸟金箔,以四只神鸟围绕太阳飞行,构图严谨、线条流畅,充分呈现了古蜀人精湛的工艺水准与丰富的艺术想像。中国以黄河中下游为华夏文明的发源地,称为「中原」,中原之外贬称「四夷」,所谓北狄、西戎、南蛮、东夷,按照这划分,成都就属于「南蛮」,被归类于有辱斯文的范围中。

但陈列在眼前种种的精美文物告诉你,「南蛮」的智慧与思想,并不逊于中原人士,《华阳国志》曰:蜀人多斑斓文章,甚至按照一篇《古蜀文字比甲骨文更古老,更成熟》的论述,长江上游便不歷来是茹毛饮血的蛮荒之地而愧对于黄河文明。

#文化 #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