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视察江西稀土生产基地之后,据悉,其发改委配合指示特别召开稀土产业专家会议,拟妥完善稀土出口审查计画,藉以加强稀土管制出口工作。此一措施,让过去一年以来美中两国之间的贸易纠葛,从制造产品加徵关税的报復,升级至科技智慧产权保护之歧见,是否更进一步延伸为矿物资源管制的衝突,再度受到国际社会重视。

儘管,国际社会认为中国大陆实施管制稀土出口措施目的在于,反制美国总统川普在美中贸易谈判接近达成共识的前夕,5月5日于推特(Twitter)上宣布,自10日零时起正式对中国大陆输美的2,000亿美元产品,恢復加徵25%进口关税;然而,却又无法忽略其背后的真正意涵是,由于稀土被广泛应用于高端及国防相关科技产业领域,作为制造需要超硬质与耐高温的铝合金、钛合金不可或缺之材料,属于国家层级战略资源,使得许多蕴藏稀土资源国家将其实际数量的多寡列入最高机密。

依据美国地质调查(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USGS)资料显示,目前中国大陆稀土蕴藏超过全球三分之一,是稀土生产数量最多的国家,占比高达七成以上,同时为稀土出口数量最大的国家,占比至少二成。过去数年以来,中国大陆除了针对稀土生产订定相关法规,实施开採数量管制措施加以保护之外,透过外资以合资或合作之方式共同推动稀土较高层次开採、冶炼、分离、提纯等技术发展,使得中国大陆已经构筑颇完善的稀土相关产业体系,甚至建立其在全球稀土市场上所扮演的主导地位。

因此,在中国大陆扬言透过管制稀土出口反制美国加徵进口关税后,国际社会马上指出,全球稀土矿物供应链结恐将因中国大陆实施管制稀土出口,而使得全球科技相关产业发展受到相当程度影响;尤其是对缺乏稀土蕴藏,却又需要大量进口的日本之衝击,更是不容小覷。换句话说,长期以来日本是全球许多高端或国防相关科技产业关键零件的制造国家,每年稀土需求超过三万公吨,成为全球稀土进口数量最大国家;其中,超过八成以上来自中国大陆进口,如果稀土无法充分供应,将会对其科技相关产业之发展造成严重威胁。

不过,值得我们作为借镜的是,虽日本缺乏稀土蕴藏,但却是全球在稀土储存战略思维上最具有远见的国家。其实,日本早自1983年订定7种稀有矿产战略储存制度,2006年再行针对包括稀土在内3种稀有矿产纳入储存项目;同时,在经济安全战略考量下,配合稀土元素特性,将进口稀土储存于海底,推估其储存数量至少可以供应20年以上需求。

同时,近年以来,随着全球电子、资讯、通信、汽车等科技相关产业高度发展衍生对稀土之需求与日俱增,在缺乏自给自足条件下,除上述既有稀土储存制度外,2012年日本政府特别订定「稀有金属保障战略」。至于其战略构想,大致可以分成:

其一,透过探勘扩大稀土供应来源与储存管道,其具体作法包括:透过日本石油天然气体金属矿产资源机构(JOGMEC)提供融资保证,鼓励日本企业进行国外包括稀土在内稀有矿产开採投资。目前除了各大商社与中国大陆之企业进行合作或合资,共同发展制造稀土应用相关加工产品之外,前往越南、蒙古、印度等国家进行探勘;此外,则是加强其周边海域调查与开发,积极寻找可能蕴藏地区,作为储存长期需求。

其二,积极进行稀土废弃物品回收与替代材料开发,其具体作法包括:在短期策略目标上,採取多元处理电子、资讯、通信、汽车等废弃金属物品之内含有稀土金属材料回收;至于在长期策略目标上,则是加强投入稀土金属相关替代材料开发。

在此同时,虽目前台湾对稀土之需求不若美国、欧盟与日本等国家,每年进口仅有3,000公吨,但若从国家经济安全战略考量来看,稀土所应用的领域颇广,包括:电子、资讯、通信、电机等许多属于高端与国防相关科技产业,尤其政府正在积极推动绿能产业及重要关键材料发展,其中稀土是制造需要超硬质与耐高温的铝合金、钛合金不可或缺的材料之一。很显然地,稀土供应来源掌握稳定与否,将攸关着未来台湾重要产业发展,政府主管机关必须密切注意其后续动向,同时未雨绸缪提早加以因应。

#中国 #大陆 #稀土 #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