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闯过国民党初选的考验,但他真正的艰难与险阻,现在才要开始。首先是蓝营选民的分裂超过预期,他个人形象与信赖度的耗损更不容低估,韩流固然风光,韩粉的好战形象却不利整合。从去年底九合一的大胜到8个月后的今天,客观情势的变化让国民党失去乐观的本钱。

就在同一天,民进党宣布由林飞帆出任副秘书长;从新闻的重要性与网路声量上来看,韩国瑜当然远高于林飞帆,但从未来的可能影响来看,民进党的大布局正在酝酿,柯文哲参选的态势也越来越明显,未来半年选举的走势恐怕超乎眾人现在的想像。

柯文哲以白色力量崛起、蔡英文赢得总统大位,均得利于之前的太阳花反服贸学运,林飞帆正是太阳花当时的学运领袖。2018年国民党靠横空出世的韩流绝地大反攻,不仅赢回多数地方县市,进而重振生机荣景,才有今天想重返执政的雄心与底气,韩国瑜正是创造韩流的灵魂人物。

一个是铺垫柯文哲意外的政治生命及民进党取得完全执政的催化剂,另一个是让国民党起死回生的传奇,太阳花能否复制重现,使执政失败的蔡英文復活?韩流能否再振风云,让韩国瑜更上层楼?这两大蓝绿经典传奇的对决,将是2020大选最大的悬念。

以蓝绿两党的体质与吴敦义、蔡英文两位领导者的政治性格与意图来看,韩流纳进国民党要比太阳花融入民进党更困难,这是韩国瑜必须面对的挑战,韩流若要打败太阳花赢得大选,韩国瑜就必须有真正的觉悟与更大、更新的作为,若照老套走旧路,必将败得一发不可收拾。本报社论已多次指出,韩国瑜要赢得2020大选「必须超越国民党」。

去年韩流能在普遍不看好的逆境中崛起大胜,是抓住了人民「讨厌民进党」的心理,打了一场「不像国民党」的选战所致。从形象塑造、语言风格、议题诉求,到支持认同者超越蓝绿,都超越了传统国民党的局限,开拓出的庶民热情凝聚力与省籍融合力,更是国民党早已失去、特别值得珍惜的动能与活力。现在要打规模与难度更大的2020大选,尤其面对快速变化的传播新科技、年轻人与中下阶层庶民的苦,回到国民党传统老套酱缸文化中,只会让国民党进一步边缘化。

要打出选战新气象,扩大新认同与支持度,韩国瑜必须摆脱国民党老旧机制的羁绊与酱缸文化的绑架,不能变成国民党大老与既得利益权贵操弄的傀儡。目前整个泛蓝阵营必须团结的认知与意识都很高,虽有部分乱流滋扰,但绝大多数政治人物与基层选民都能理解团结的必要,这正是韩国瑜可以发挥其智慧与魅力的着力点。

但团结不是和稀泥,不是没有原则的妥协,更不是纯粹的利益分赃;现在的党中央明显是改革无力、领导不足,老一辈如马英九、吴敦义等都应该真正退居幕后,放手不再干涉管事,韩国瑜必须勇于承担更大的权力与责任,结合党内外更多的人才与资源,从大选政策的规画论述、选战的部署与路线打法,到不分区立委的人选提名,都应该充分主导,让事权统一,令选民耳目一新,做个真正的领头羊。

韩国瑜是个像美国前总统雷根那样的魅力型领袖,他的强项是激励人心、带给人民希望与愿景的感染力,他更需要专业、稳健的国政团队作为后盾,来建立人民的信心。此次初选竞争的其他4位对手,都应该是韩国瑜请益延揽的对象,尤其朱立伦具备最丰富的施政经验,拥有最完整的治理团队与政策规画能力,韩应与朱立伦建立实质合作关系,创造最有意义的团结。

韩国瑜的民意版图中,40岁以下的年轻选民是明显的缺口,如今的缺憾却是韩国瑜去年创造奇蹟的核心因素,短短半年他已失去跨领域认同的优势,他必须深刻检讨好恶翻转的原因。

选战进入新阶段,蔡英文操作蓝绿对决的战法已经奏效,柯文哲似已打定主意,将和韩国瑜竞争「讨厌民进党」的民意版图。韩国瑜是第一个签署「无色觉醒」的政治人物,因而获得旺中集团的支持。未来6个月,旺旺中时媒体集团将继续秉持「超越蓝绿」、「两岸好台湾才会好」的无色理念,检视所有候选人的政见,凡有利摆脱蓝绿恶斗及反中、抗中,能让人民过好日子的候选人,都愿意支持。(系列完)

#韩国瑜 #民进党 #国民党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