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暴雨积水3小时迅退 黑韩幸灾乐祸挨批

丹娜丝颱风带来强降雨,也引来政治口水。行政院、内政部相继狂酸高雄市长韩国瑜,天灾彷佛成了一场好戏。没想到,韩国瑜勘灾时呼吁中央比照去年823水灾、加码补助淹水户2万元,让出访美国的蔡英文总统二话不说马上答应,「不因地方首长是不同政党,就有所差别」的回应,似乎更显此地无银三百两,深怕又被贴上「卡韩」标籤。

自韩国瑜上任以来,高雄在台湾政治版图上跳脱以往「边陲」角色,成为重中之重。从登革热喷药、清淤治水、到719积淹水后的补助,一路让民进党陷入尷尬境界:对高雄有求必应,恐替韩国瑜政绩加分;若有意见或大小眼,又怕落入「逢韩必卡」口实。

网路上不少酸民批评韩国瑜喊话争取淹水补助是「转移焦点、卸责」,更揶揄他市区淹水时「怠忽职守」、还有心情跑去餐会。

719强降雨当天傍晚,高雄市下午3点后陆续降下豪雨,韩国瑜5点半即进驻依规定只需副市长领军的二级防灾应变中心,与各区确认戒备状况及退水情况后,才赶赴表定公务行程、参加厨艺展餐会17分钟,席间仅喝1杯白开水,简单致意后便离去,却被韩黑们硬扣「吃香喝辣」罪名。

但这些绿营支持者或酸民们似乎忘了,2016年莫兰蒂颱风来袭,市府下午才成立一级防灾应变中心,时任市长陈菊晚上就带着2名副市长及市府指挥调度救灾的团队赴绿媒老董寿宴1个小时,席间还与女歌手忘情高歌。

一场大雨,彷佛一面照妖镜,也像一套「伤敌伤己」的七伤拳;绿营愈打韩,愈映照出前朝执政的光怪陆离,愈打出民眾对花妈防灾黑歷史的难堪记忆,不知韩黑们作何感想?

#韩国瑜 #民进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