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因反对修订《逃犯条例》而引发的抗争活动,迄今并没有偃旗息鼓迹象,不断爆发的暴力衝突,引起大陆官方和民间的高度关切,大陆舆论开足马力,加大对暴力的批判,其中尤为引人注意的,莫过于大陆对所谓幕后黑手的抨击。

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在一个内部场合,指责美国和蔡政府是香港危机升高的幕后黑手。随后大陆国台办发言人表态,认为民进党和蔡政府在香港局势中扮演「极不光彩的角色」。大陆媒体刊发文章,细数香港民间抗争过程中的台湾角色,包括台湾民主基金会的资金支持,台湾NGO和社运人士与香港抗争人士的互动等。

可以看到,大陆官方与舆论相信,蔡政府不仅为选举利益而炒作香港送中事件,更配合美国的战略意图,利用香港问题给大陆制造麻烦。换言之,在大陆官方和民眾心目中,蔡政府不仅对香港抗争人士给予口头支持,还提供人力、物力支援,鼓励暴力升级。

大陆社会对蔡政府因而群情激愤,官方顺势升高对蔡政府的施压。7月31日大陆无预警宣布暂停陆客来台自由行试点,让台湾观光产业受到衝击,随后又宣布暂停大陆影人参与金马奖,两岸文化交流因而蒙上阴影。官方连续发布两大紧缩两岸交流重大措施,虽未明言是否与蔡政府支持香港抗争有关,许多媒体的评论文章却认定,就是对蔡政府干预香港事务的报復。

持平而论,大陆对资讯的掌握与解读可能有落差。香港爆发反修例抗争后,蔡英文确实有如捡到枪般疯狂扫射,但都是出于选举策略的需要,企图极大化炮制选民的芒果乾(亡国感),顺势指责蓝营「卖台」,所有行动都是针对选战对手,而不是中国大陆。

蔡政府确实多次表达对香港抗争活动的同情与支持,并指示要对港人来台给予「个案人道援助」。但都只是在口头层次,某种程度上不过是在吃大陆的豆腐,先前有30位香港抗争人士来台寻求庇护,但最终都不了了之,因为蔡政府无法核实确认这些人的身分。

更重要的是,如果熟悉台湾政治运作细节,了解政党与社运团体的关系,就会知道,NGO、社运团体和政府与政党是伙伴关系,而非从属关系,政府或政党对NGO与社运团体并没有绝对的控制能力或者影响力,许多NGO和社运团体不仅不听命于民进党,有时候还会出面「对抗」。去年东京奥运正名公投就是一个典型的事例,蔡政府不但不肯支持,私底下还表达了反对,但依然不能阻止相关团体策动提案连署。

至于台湾民主基金会,是一个由政府赞助设立、独立运作的超党派组织,主要由外交部逐年编列1.5亿元政府预算维持运作,董监事及正副执行长等重要人事,依各政党立法院席次分配,并非政府能够控制,很难相信超党派的民主基金会有动员港人抗争的意图与能力。

换言之,所谓对港人抗争提供支持,最多属于宣示性质,只有鼓舞振奋之效,却难以产生实质作用,宣示支持香港抗争活动是否「光彩」,或许还有讨论空间,但如果认定台湾是「黑手」,就太高估了蔡政府的能力。这或许也说明,香港和大陆对台湾政治运作的实际仍然了解不够。

不过大陆民间把香港暴乱的责任归咎美国与蔡政府,对台湾群情激愤,却是真实的存在,任由这一趋势发展下去,势必对两岸关系造成衝击,原本已经陷入对立状态的两岸互动,特别是民共关系,将难有转圜余地,两岸对抗伊于胡底?

本于管控两岸风险,维繫两岸融合发展大局,我们建议大陆实事求是认定蔡政府在香港问题上的角色,避免因过度高估而误判台湾政情与两岸关系,尤其要避免因误判而做出错误决策,对两岸大局反而造成不利影响。蔡政府捡到枪,固然炒作的热闹,但因此而收穫的民意支持度,在后续的选举攻防中会被打回原形。

我们更希望蔡政府悬崖勒马,操作香港危机获取选举利益,既不道德也不会有用。台湾当然应该支持香港民主,但不能鼓励暴力,对香港一国两制问题更要认识清楚,民进党有权利反对台湾实施一国两制,对香港的一国两制,不但不应该反对,反而应该支持,一国两制是香港保有自主与民主的制度屏障,取消对香港不利。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