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田飞龙,23日针对两岸关系提出「主场统一、以我为主」的构想。(记者陈君硕摄)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田飞龙,23日针对两岸关系提出「主场统一、以我为主」的构想。(记者陈君硕摄)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田飞龙,23日在两岸和平发展法学论坛上,提出「主场统一、以我为主」的概念,他强调,这不同于原来与国民党的九二共识两岸和平发展的渐进模式,也体现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年初的对台讲话;他还认为,在主场统一及大陆军事现代化下,大陆恐难以继续维持1980年代要让台湾保留军队的承诺。

田飞龙指出,1949年9月,中共建政前一个月,曾提出新政协模式筹组政府,当时的协商方式不再是国共谈判,而是以我为主的协商建国,其中在邓小平1983年提出的邓六条就已经隐含。他认为,今年初「习五条」提到的两岸民主协商,从五个面向体现了「主场统一、以我为主」。

规画两制台湾方案

田飞龙表示,一、习明确提出统一目标的现实性与可操作性;二、完成了相对模糊的「九二共识」的明确化,排除了「各自表述」的独台式观念困扰,更排除台独的任何政治阐释空间。三、着眼于两制台湾方案的规画与设计,进入带有民主协商和宪制沟通操作性质的新阶段;四、以民族復兴与更有尊严的国际地位、生活方式之承诺,为台湾未来的制度,维繫与发展给出充分的战略空间和余地;五、是对40年前告台湾同胞书的承诺与确认、更新与升级。

军事、教育权协商

对于未来两岸可就哪些权力展开谈判协商,田飞龙指出,在军事权上,儘管1980年代大陆对台曾有可保留军队的设想,但他认为,「现今国家的军事现代化水准,以及台湾的国防重要性,都决定了难以继续完全地维持这承诺,而必须从国家主权与安全角度现实而理性地重新规画」。

在教育权上,他认为台湾因长期的本土化和反中国教有,未来若统一后,中央必须具有对台湾的国情与文化有部分的规画监督权限,以促进观念转型与国家认同。

#军事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