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美断交40年来,美国友人中位阶最高、最坚定支持台湾的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波顿下台,川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必然有所调整;台湾与南太索罗门群岛的邦交在美国、澳洲全力加持下,仍被公开凌迟,生死未卜;再加上两岸关系全面恶化,连串事件暴露台湾对外关系濒临崩解危机,民进党政府的国安外交决策机制形同虚设。

人口66万的索罗门群岛是台湾在南太平洋6个友邦中最大的国家,也是美国「亚太战略」布局及「第二岛链」的一环,美国动员副总统、国务卿、国安会官员,以及澳洲总理亲自出马,防止索国外交承认转向大陆,主要在围堵崛起的大陆,一旦失败,台湾在南太的外交形同瓦解,美国的印太战略防线也将出现缺口。就地缘政治而言,象徵在「强权竞争」中,美国已无法完全压制中共,保持在印太地区的传统优势。

民进党执政3年多来,创下失去5个邦交国的纪录,将一切都归咎于大陆的打压或挖墙脚,甚至有「邦交无用论」的阿Q论调,但与索罗门的外交关系,在美、澳、台首度公开联手合作挽救仍力有未逮,对台湾衝击非同小可。但蔡总统仍在空谈与国际共享「普世价值」、捍卫「台湾价值」,完全脱离国际政治的现实,并凸显出国安外交团队失能、失责,更无自我检讨的能力。

从波顿罢官一事可以看到同样的行为模式,波顿公然强烈支持台湾的立场在中美建交40年中绝无仅有,他主张台湾具有完整国家地位,有资格参与联合国、成为会员国。川普总统就任初期,波顿表示美国应重新考虑「一个中国政策」,再启《上海公报》谈判,以及美军应驻扎台湾。

在出任国安顾问后,波顿也没有降低支持台湾的声量,今年3月大陆军机飞越台海中线时,他在推特发文指中共军事挑衅不会赢得台湾民心,「《台湾关系法》与我们的承诺更加清晰」。5月,他又与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在华府会面,更被视为台美关系的重大突破与提升。民进党强调当前台美关系空前友好,波顿是个关键人物。

在民进党政府的外交战略设计中,最重要的支柱就是台美关系,「亲美反中」立场似乎契合川普政府将大陆定位为「修正主义强权」、「战略竞争者」的策略,川普与波顿是台湾决策者心中的「完美二人组」,但事实上,从委内瑞拉、伊朗、阿富汗、北韩到中国,波顿的激进好战态度与川普及其他高层官员格格不入,他未能了解老板的真正意图,只得饮恨而退。

川普并没有坚定的外交信仰或理念,偏好标榜个人英雄主义,希望能创造外交上的重大突破,扮演「乔王」(deal maker)的角色,达成可以赢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国际协定是他梦寐以求的目标。因此,川普非常注重与对手的个人关系,如他对北韩领导人金正恩百般包容,希望能促成朝鲜半岛的大和解,但波顿白目处处招惹金正恩,造成河内「金川会」破局,在伊朗、阿富汗等问题上,波顿犯了同样的错误。

当前美中关系涵盖军事、经济、科技及意识形态层面的长期竞争,也是美国国防、外交中的最重要环节,波顿在台湾、南海及相关议题採取强硬立场,不断升高美中紧张关系,但川普无意与大陆有任何军事衝突。相反地,他很重视与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个人关系,更企盼能创造如尼克森总统当年打开中国大门的辉煌外交成就,这些完全符合他的作风与人格特质。

一般认为,在「暴衝型」的波顿离开白宫后,短期内美国将会盘点对外关系,美中关系将是重点,先清理战场,就贸易问题达成临时协议,避免经济衰退,确保明年成功连任,将是川普的优先要务。而中国方面也掌握了川普的个人性格与决策模式,最近在贸易问题上做了让步,国安问题也愿意分开处理,给足了川普面子,先暂时稳住双边关系,不致于演变成全面对抗,展现出大陆外交灵活、务实的一面。

在美中台三角关系中,台湾当然是最脆弱的一边,蔡英文不承认九二共识,刻意使外交及两岸关系脱鉤,并一面倒向美国,但川普不会为台湾放弃美国利益,习近平对台湾问题则不会做任何让步,台湾注定成为两强角力下的「棋子」、甚至「弃子」。台湾对外关系走向其实非常明显,觉醒的选民已有定论。

#川普 #波顿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