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夏的台湾显得格外焦虑。先是执政的民进党总统候选人争夺战,在野的国民党追随其后。举国倾其资源聚焦明年1月大选。产业界担心的中美贸易战火影响以及台湾产业的竞争力,却未见政党领导人悉心对待因应。

亚洲首富新加坡,虽因电子业受中美贸易战火波及、第二季成长下滑衰退3.4%。但生医制药业(占GDP总值近3%、整体制造业之15%,仅次于半导体之17%)2019年1月至5月产值和去年同期相比增加12.9%;去年新加坡制药业出口74亿9,000万美元,进口额为22亿1,000万美元,填补中美贸易战电子产业受到的影响。

这些产业的持续成长,不受中美贸易战的波及,主要是受惠于新加坡20年来执行的技术密集、多元化的产业政策。2016年元月、蔡英文政府当选的同时,新加坡政府即宣布继续投入190亿美元,启动第二个五年先进科研计画「RIE2020」,聚焦包括半导体、健康生医科学、未来城市永续发展、服务与数位经济(Services and Digital Economy)等四大领域。

此一计画目标国际前沿的跨国企业及先进产业的高阶人才,经由科研、产业合作项目,协助新加坡研究机构及人才养成。以建构先进制造、科研技术的创新,并连结企业的产业生态链,且配合新加坡「2025智慧国Smart Nation」国家总体发展目标。

新加坡政府多年来发展的半导体产业,即是显例。美光新加坡近日完成64层NAND快闪记忆体扩厂,以及与当地两所大学的合作计画即是「RIE 2020」其中一环。

儘管今年全球半导体行业因中美贸易及科技战,导致全球不确定性及终端市场的需求疲软,使得连年成长超过35%半导体产业受到严重波及。但半导体大厂美光新加坡,仍按计画于8月中旬顺利完成64层NAND快闪记忆体、数十亿美元扩建工程。

美光新加坡扩厂着眼全球半导体需求依旧强劲,估计2020年的随后几年仍将以2~9%之间的速度增长。尤有甚者,新加坡地理位置可同时兼顾美国、中国及欧洲市场。目前美光累积在新加坡投资超过150亿美元,用人达8500人。尚不包括从天然气供应商在内的各个环节的相关产业供应链。

目前半导体产业占新加坡GDP 7%、全球半导体市场占比11%,全球60多家半导体公司在新加坡设厂,创造35,000名就业机会,与能源化学产业并居制造业双雄。

另外,7月底芬兰纳斯特Neste能源公司,投资超过20亿新元(约470亿台币)在新加坡扩建工厂,制造再生能源,是「RIE 2020」计画的另一案例。纳斯特是全球利用动植物油生产燃料油的最大能源公司,新加坡为其欧洲以外第一个投资地点,目前在当地每年生产100万吨再生能源。此次投资专案,除为新加坡创造更多优质的工作机会,也将为已在传统石化产业居领先地位的新加坡(全球第三大炼油中心,能源化学业产值为GDP 6~7%),于再生能源化学产业推升至崭新的领域。

据Neste总裁指出,选择新加坡是因为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良好的经商环境,涵括当地先进科技、优质的基础设施、效能卓着的物流系统。更重要的是「新加坡人力素质,以及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的招商规划的专业能力以及支持企业的合作态度。」简而言之,即是对新加坡政府长年建构的亲商环境肯定。

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悉心致力规划产业政策与国家发展连结,新加坡不但以运输物流、金融等商业服务业着称;其技术含量高的先进制造业,也在国际占有一席之地。地图上只有小红点大的新加坡,用多元产业创造财富,2018年人均所得5万5千美元,超越荷兰、全球排名12,为亚洲首富。2018年世界银行的人力资本指数,新加坡在全球157国家中排名第一。

上一世纪90年代与我国并列的新加坡,人均所得、人力素质目前都远远超前。相较新加坡锁定科技前沿的全球跨国企业,引进人才、技术,提升国家竞争力为目标的产业政策;这波中美贸易战中我国政府则从政治、选举考量、以低利融资吸引台商回台。不见科研、产业政策、企业连结等长期整体发展方向。

产业政策涉及租税、投资、土地、能源、人力、薪资等多重法令,皆须中央政府整合。台湾原为四小龙之首,惟当今政党领袖忙于争取大位、全力聚焦于选举操作,无一潜心于产业政策与国家未来发展为诉求。近20年延宕,使台湾经济奇蹟的成绩单,淹没在区域竞技的洪流中。政治领导人的不作为,实为台湾全民的经济焦虑的源头。

#企业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