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生技研究园区创服育成中心助理执行长詹益鑑表示,新科技的问世可大幅缩减看诊效率。(季志翔摄)
国家生技研究园区创服育成中心助理执行长詹益鑑表示,新科技的问世可大幅缩减看诊效率。(季志翔摄)

阳明、交大併校案日前通过,为医疗与科技产业的结合带来重要宣示,两者相辅亦为世界趋势,专家认为,台湾虽拥有丰富的基础,却受限于法规,呼吁政府应尽速松绑法规,让医疗科技得以蓬勃发展。

本报昨与长风文教基金会、燃点公民平台共同举办「2019年突破论坛」,邀请病人自主研究中心执行长杨玉欣、台湾人工智慧发展协会理事长谢邦昌、国家生技研究园区创服育成中心助理执行长詹益鑑、长风文教基金会执行长蔡玉玲、比翼资本执行董事陈彦谕,对台湾医疗科技的现况、发展进行讨论,引发热烈响应。

蔡玉玲表示,提及医疗,多数人都直接联想到医事人员及仪器,但随着AI的发展,未来科技可取代许多医师能做的事,医疗必然成为跨专业的领域。以往发生医疗行为的地方在医院,未来则不受限地区,医师可随时进行诊断,但《医师法》第11条「通讯诊察」中的但书仍规定,将远距医疗限制在偏乡及符合特定条件的其他地区,医疗科技发展受到限制。

台湾健保制度实行了20多年,为我国建立了丰富的资料库,与国外相比,是发展医疗科技的一大优势。蔡玉玲指出,虽然我国曾针对「医疗资讯安全与隐私保护指导纲领草案」进行讨论,迄今却无新进展。对比美国将资讯共享视为国家级战略计画的行动,我国空有丰富的资料却未加以运用。

另一方面,医疗个资属于敏感资料,需进行去识别化才能发挥作用,蔡玉玲以日本去年推动的「次世代医基盘法」为例指出,日本对医疗资料进行加工、匿名化后,可依照法定程序提供政府、研究机关及制药公司使用,但在台湾还需事先针对去识别化的程度、标准的建立及达标的判断进行全盘讨论,且无依法令SOP可依循。

蔡玉玲强调,法律最终在规范人的行为,但当人的行为因为新科技而产生重大改变时,法律也应随时代与时俱进、跟着调整改变,医疗与科技才能够相互结合发展。

#执行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