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福部健保署针对4大科8类、352项健保部分给付、民眾自付差额的医材订出自费上限政策,引发医界高度反弹。儘管卫福部长陈时中一度仍坚持实施,并称此事有「幕后黑手」介入,但总统蔡英文直接打脸,透过脸书宣布该政策暂缓。

陈时中所宣称的幕后黑手尚不知究竟为何方神圣,但可确定的是,总统出手了,而且政策马上翻案。陈时中实在应该担心,或许总统才是最大的那只黑手?

对民眾来说,医材自费订上限,不是什么坏事,尤其陈时中已预告要调涨健保费,在此之前,卫福部透过限制医材自费额,可以视为先给民眾一点甜头尝尝,降低大家对健保费上调的反弹,就政策推动的策略来说,也算是蛮聪明的。

坏就坏在陈时中过分放大了自己抗疫英雄的光环,在推动这项敏感的措施之前,既没有向上报告、也没有与医界充分沟通,就这样大主大意地宣布了,殊不知伤及荷包的事,就是最容易引发眾怒的事;更何况,医界支持民进党的人很多,反对者直接到小英总统前告御状,就休怪总统也要「逆时中」。

事实上,陈时中目前的处境有点尷尬甚至危险。台湾防疫工作可夸可炫的部分,差不多大内宣都已经做了,没有什么新的宣传点,而陈时中基本上已完成阶段性的任务,接下来他不是因为防疫有功获得擢升,就是再次聚焦卫福部长既有的工作。

陈其迈在行政院蹲点期满,准备回高雄再次投入市长选举,所遗留的行政院副院长一职,有2大热门人选,一个是陈时中,另一个就是一直被吹捧为口罩国家队幕后推手的经济部长沈荣津。

由于外界普遍认为,已进入「防疫2.0」的台湾,未来最重要的工作是恢復经济活力,而工商界对经济松绑过于保守的陈时中,其实心里怕怕的,所以最近有关沈荣津将接任副阁揆的声浪也越来越高。对此,陈时中恐怕也会有些危机意识,所以必须营造自己仍然具有高度功能的价值形象。

前段时间,陈时中天天在防疫指挥中心卖蔬果,还率领防疫五月天四处拚观光,这可视为是陈时中更上一层楼的试水温。儘管相关县市长热情相迎,陈时中所到之处万头钻动,但这个活动很快就戛然而止了。箇中缘由颇耐人寻味。

有人说,陈时中不但功高震主,且因捞过界,犯了官场忌讳。总之,没有几个人能够忍受整个行政院都是陈时中的舞台,即使要表演,他还是应该回到自己的专业领域比较安全。

只是他选择的议题都有点吃力不讨好,调涨健保、限制医材自费额,都容易引发反弹。从某个角度来说,陈时中确实是想藉着自己高人气进行棘手的改革。当然,这也是他为「后疫情时代」的自我定位,寻找新的切入点。

然而,当行政院长苏贞昌明确表示,目前没有规画调涨健保费,蔡英文更直接插手、否决了医材自费上限的政策后,陈时中还是应该务实一点,不要高估了自己的份量,更不要高估了民进党政客们的理想性。改革不是请客吃饭,千万不可造次,如果给长官添麻烦,那就高升无望啦!(作者为作家)

#工作 #总统 #陈时中 #反弹 #行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