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湖北荆州小龙虾价格走势
2020年湖北荆州小龙虾价格走势

疫情影响民眾外出用餐意愿,大陆小龙虾因供过于求、价格暴跌,养殖户血本无归。部分小龙虾业者则在努力突围,冀望透过电商平台直播销售,另辟商机。

对不少大陆民眾来说,剥开小龙虾虾壳的那一刻,代表了正式进入夏季的仪式。据统计,大陆民眾一年可吃掉120万吨的小龙虾,再搭配啤酒和烧烤,就是夏日的标准配备。不过2019年以来,火热多年的小龙虾出现退烧迹象,2020年再加上疫情搅局,市场供过于求致小龙虾价格暴跌,养殖户欲哭无泪。

小龙虾按照重量分为不同级别,重量愈重、售价愈高。今年以来,大陆的小龙虾价格普遍回落,在湖北、江苏、上海、成都、长沙等小龙虾主要市场上,重量较轻、约在2至4钱的小龙虾价格一度跌至每斤人民币(下同)6~7元,相较上年同期每斤15~18元的行情,价格等于腰斩。即便4~6钱的中型小龙虾价格,6月份的价格也较3月份几乎少了一半。

养殖户几乎血本无归

与低价小龙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重达9钱以上的小龙虾价格却一路上涨,6月时每斤价格仍可高达42元。由于价格出现两极化,养殖户说,除了个别大虾专养户,今年绝大多数的小龙虾养殖户几乎血本无归。以小龙虾主要产地的湖北荆州、潜州来说,6月份2~4钱的小龙虾平均价格暴跌至每斤6元。养殖户损失惨重,只好放掉养殖地里的虾,准备种水稻,比往年提早20多天。

「虾稻共作」是潜江市小龙虾养殖的普遍模式,即在稻田中养殖两季小龙虾并种植一季中稻,在水稻种植期间,小龙虾与水稻在稻田中同生共长。 有养殖户说「今年卖虾还亏本,不如早点放掉,早点准备种水稻」,「卖虾要出人工捕捞和运输费用,等于倒贴钱」。

小龙虾价格的暴跌,一方面是前两年销售火爆,从养殖户到餐饮业者大力投入,小龙虾变成相当普遍的食材,从蓝海进入红海。另一方面,疫情影响民眾聚餐意愿,销量大幅滑落。

还有业者指出,今年小龙虾的品质和往年相比「确实不太好」。原因是上游的养殖基地受疫情影响,有的饲料短缺,有的运输不畅,即便产量和往年相同,但品质显然有所下降,自会影响下游购买意愿。这也是今年品质较好的大型小龙虾价格飙升,重量较轻者价格暴跌的主因。

小龙虾价格受疫情重击

为了突破销售困境,有业者锁定最夯的直播商机,透过网红直播卖货,确实杀出一条销售血路。近日转型为专职网红的锤子科技创办人罗永浩,首次尝试直播卖货小龙虾,就创下近2千万元销售佳绩。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盒马事业群总裁侯毅在4月时与大陆「直播一姐」薇娅合作,5秒卖光600万只小龙虾。湖南长沙知名小龙虾餐厅「文和友」,则是选择和大陆男演员陈赫一起直播,最终卖出超过200万元,一举挤进「618抖音直播间百大品牌销售」榜单。

江苏省淮安市最南端、小龙虾主要产地的盱眙县则是早早就开始往电商平台发展。盱眙县技师学院几年前已与业界产学合作,陆续培养小龙虾养殖、烹饪人才共3,000多人。

2015年起,盱眙更与天猫、京东、苏寧等主流电商平台合作,尝试线上销售盱眙龙虾,至今也陆续培养线上主播。

#销售 #直播 #小龙虾 #大陆 #小龙虾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