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与辛亥革命》。(台湾商务出版)
《孙中山与辛亥革命》。(台湾商务出版)

编者按前任国民党党史会编审暨前政治大学歷史教授蒋永敬,将二○○○年由国史馆所出版的《孙中山与中国革命》修订补充再版,分两大部分:一为思想与理论,近百年来,有关孙中山与国民革命的着述质量均丰,因此书中将对孙中山有关世界观的言论,依其年代及性质,分类记述并加注释,让读者有基本概念;二为领导与参与,此部分详述辛亥革命的重大起义部分,从多层面做有系统的探讨,盼能使现今读者对孙中山及其发动的国民革命有更多的认识。

孙之热情与豪迈,「四寇」之一陈少白自述:我(陈自称)跟逸仙是同学,他常常以谔谔之辩提倡革命主义,由此我也有些心得。我俩终于誓为肝胆相照的同志。……那时,他以自己的劳力,赚得学费以外的金钱;而以此金钱,请任何在他周围的人到饭馆去,大吃山珍海味,高谈阔论,自以为快。花少了金钱,则不出校门一步,日夜用功,似完全与世无涉。

孙中山毕生致力革命运动,无论是在精神上或是实质上,都居于领导地位。故其领导风格,关系革命运动,至深且鉅。其风格为何?述者纷纭,论者繁多。吴稚晖谓其「是一个很诚恳,平易近情的绅士。然而止觉是伟大,不能形容的伟大;称为自然伟大」。李石曾谓其「胸襟浩瀚」、「宽大开明」、「民胞物与」、「仁民爱物」。 胡汉民谓其「处事接物不涉矜持,而自然崇高伟大」、「沉毅果决,百折不挠为其固有之勇气」。张永福谓其「胜不露喜,败不言戚」、「凡事均抱乐观态度」。刘成禺谓其「律己无私财,驭人无私愤,以学问为条教,以让恕为美谈」、「大有子路闻过则喜,禹闻善言则拜之风」。日本友人宫崎寅藏谓其「彼其胸中,具数万甲兵;彼其度量,可容卿百辈;彼其手腕,可以挥斥八极而无怍;彼其容貌,可以备具四时而有余」。美国友人林百克(Paul Linearger)谓其「容貌英伟,而望之霭若春风。他的眼光清澈照人,无微不烛,凝眸注视时最有吸引力,火灼灼地慑人如狮。见他的人都觉他眉宇间威棱逼人」,「是一个你可以信托的人」。

在眾所述论中,而以陈天华在一九○五年听完孙中山的一次演说后,对其风格的描述,不失为容谷足音。他说:孙逸仙者,非成功之英雄,而失败之英雄也;非异国之英雄,而本族之英雄也。虽屡失败而以将来有大望,虽为本族之英雄,而其为英雄也,决不可以本族限之,实为世界之大人物。彼之理想,彼之抱负,非徒注眼于本族止也,欲于全球之政界上社会上开一新纪元,放一大异彩。后世吾不知也,各国吾不知也,以现在之中国论,则吾敢下一断语曰:是吾四万万人之代表也,是中国英雄中之英雄也。

本文则就眾所论述与其实际活动,归纳为三大领导风格。一曰交游广眾,有志一同。二曰滔滔雄辩,听者悦服。三曰乐观奋斗,百折不挠。以下分别探讨之。

交游广眾 有志一同

孙中山早年交游之地,在夏威夷(檀香山)、香港及广州等地,此亦孙中山青年年求学,立志与其成立兴中会及首次起义之地。

夏威夷方面,在兴中会成立前(一八九四),孙中山曾三次来到此地。第一次到此求学(一八七九~一八八三),即开始交游,每当「课暇,辄与同国同学诸人,相谈衷曲,而改良祖国,拯救同群之愿,于是乎生」。第二次是一八八五年应胞兄孙眉之召,来到此地。这年(乙酉)始立志革命,交游时即谈革命问题。第三次是一八九四年到此成立兴中会,加入的会员达一二九人。大多为孙中山及其胞兄孙眉的友好。此时虽然「风气未开,人心锢塞,在檀鼓吹数月,应者寥寥」。但能有这么多人加入,已是很不容易了。且多不乏疏财仗义、舍身报国之士。兹举数例,以见一斑。

郑金、郑照兄弟,是孙中山第一次在夏威夷的好友,与孙中山为「金兰」之交。兴中会成立后,郑金随孙中山回国参加广州起义。郑照在孙中山数次的访檀时,随身护卫。一九○七年应召参加中越边境起义。

宋居仁原在夏威夷开一小餐馆,孙中山第二次访檀时,常到其餐馆用餐,两人谈起革命,志同道合。参加兴中会后,卖掉餐馆,回国参加起义。宋有两子,长子绍殷,参加「三二九」之役敢死队;次子绍达一九一六年在惠州参加讨袁战役阵亡。

邓荫南,是孙眉的挚友。加入兴中会后,变卖全部家产,回国参加多次起义。一九二三年逝世于澳门,孙中山亲书悼词:「爱国以命,爱党以诚,家不遑愿,老而弥贞」。

夏威夷华侨与孙中山友谊之深,孙与之交游之广,梁启超一八九九年底利用孙中山之介绍,来到檀岛,受到信赖,变革命为保皇,虽称计,但亦深惧一旦揭穿,后果堪虞。梁至其师康有为信中说:此间(夏威夷)保皇会得力之人,大半皆中山旧党(原注:此间人无论其入兴中会与否,亦皆与中山有交),今虽热而来归,彼心以为吾党之人才势力,远过于彼党耳。……而彼党在港颇眾,檀山旧人归去从彼者,如刘祥,如邓从圣(荫南。原注:此人倾家数万以助中山,至今不名一钱,而心终不悔,日日死心为彼办事,阖埠皆推其才,勿谓他人无人也),此间人皆称之。彼辈一归,失意于吾党而不分,返檀必为中山用。吾赔了夫人又折兵,……全局可以瓦解。

香港、广州方面,孙中山从一八八三年到一八九五年十余年间,交游更广。最初与之交游者,为同乡陆皓东,亦为革命牺牲之第一人。次为郑士良、尢列等,均为以后革命的伙伴。一八八七年进入香港西医书院(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nese, Hong Kong)后,最着名的,有所谓「四大寇」之交。孙之热情与豪迈,「四寇」之一陈少白自述:我(陈自称)跟逸仙是同学,他常常以谔谔之辩提倡革命主义,由此我也有些心得。我俩终于誓为肝胆相照的同志。……那时,他以自己的劳力,赚得学费以外的金钱;而以此金钱,请任何在他周围的人到饭馆去,大吃山珍海味,高谈阔论,自以为快。花少了金钱,则不出校门一步,日夜用功,似完全与世无涉。因此而赢得大家的敬佩。(待续)

#英雄 #伟大 #夏威夷 #风格 #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