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是一个杰出的演说家,他能极好地掌握群眾的情绪。孙中山不是那种狂热分子。他是冷静、有条理的思想家。他是天生的领袖人物。

香港西医书院毕业后,先后在澳门、广州行医,医务兴盛,收入亦丰,结交人物日多。一八九五年成立香港兴中会决定在粤大举后,更以医术结交军政各界,督抚司道咸器重之。虽高谈时政,语涉排满,闻者仅目为狂士。创立农学会以为掩护机关时,粤督李翰章以次官绅数十人多署名赞助之,无有疑为危险性质者。其交游手腕之灵活与人情之通达,胡汉民记云:人或有疑先生(孙中山)不解礼法人情者,余(胡)知先生于乙未(一八九五)举事之前后,实亲与各种社会周旋;社会情偽,殆无人如先生知之深者。

几被视为「毒蛇猛兽」

广州起义失败后,革命陷于艰困时期,孙中山所到之处,几视为「毒蛇猛兽」,而莫敢与之交游。惟自一八九六年伦敦蒙难后,声名大着,颇为日本人士所注意。当其一八九七年秋来到日本横滨时,日本民党领袖犬养毅遣宫崎寅藏、平山周来迎。引至东京相会,一见如故,抵掌谈天下之事,大为快慰。更因犬养毅之介绍,广交日本朝野贤豪。根据日本学者的研究,孙中山结交日人士有姓名可考者,达二七○人之多,包含军、政、学、工、商各界及浪人。与宫崎寅藏之交,尤称莫逆。孙中山称之为「侠客」,谓为「虬髯,诚有过之」。

庚子(一九○○)这年,是革命与保皇势力消长的分水岭。庚子以前,学界与华侨多倾向保皇,庚子以后则倒转过来。为因应情势,孙中山和尢列在横滨议定一项革命发展计画,一为联络学界,一为宣导华侨。乃将横滨中和堂加以改造,作为学界与华侨交游之所。联络学界方面,较早交往者,有秦力山、戢元丞、沈翔云、吴禄祯、程家柽等,多为留东学界活跃之士。由于彼等之串连,孙中山与学界的交往,日趋密切,例如章太炎与孙中山之订交,则由秦力山的引介。章《自订年谱》记曰:逸仙方在横滨,湖南秦遯力山者,故唐才常党,事败东走(指庚子勤王之役),卓如(梁启超)不礼焉。往谒逸仙,与语,大悦。余(章)亦素悉逸仙事,偕力山就访。逸仙导余入中和堂,奏军乐,延义从百余人会饮,酬酢极欢。自是始定交。

此为壬寅(一九○二)二月事。刘成禺者,亦学界有志之士也。孙中山亟欲交往之。乃嘱程家柽邀约之。刘自述曰:壬寅(一九○二)予(刘)在成城陆军预备学校,程家柽奔驰而来曰:「孙先生自海外归矣」。程往横滨见之,一见即问曰:「刘某来否」?程曰:「此两湖书院同院老友也,来矣,已入成城学校」。先生曰:「予急欲见此人,汝可回东京,陪彼来,成城不能外宿,晨来晚归为佳」。予与家柽造横滨月山寓庐,先生出游,执予手曰:「寿卿(吴禄贞字)、元丞(戢)来日说武昌事件(指汉口勤王事),力助党人出险,尤感太夫人拯救之恩」。纵谈竟日,傍晚乘车回东京。

孙中山不仅本身交游广眾,且鼓励朋友广为交游。尤其对于青年朋友,充满热情与爱心。刘成禺记曰:日本维新领袖,皆精深汉学。先生(孙中山)以予(刘)曾涵泳古籍也,先生于所往来名流,广为延誉;且率予拜访宴谈进步党领袖犬养毅、名儒德富猪一郎、自由党领袖板垣退助伯,主张民主政治之中江笃介翁,豪杰头山满翁。他如宫崎寅藏、尾崎行昌诸名流,更朝夕往返。以初履日本之学生,识朝野之贤达,皆先生所赐也。

滔滔雄辩 听者悦服

孙中山鼓吹革命的方式,除撰文和谈话外,最特出的是他对大眾的演说,深具吸引力。林百克在其所着《孙逸仙传记》中对于孙中山演说的风度和听者的反应,显然是经过资料的考证,加以琢磨,而有颇为细致的描述。说他演说时,「骤然响朗的声音,中人如有电力」,「句句真实,准确锋利,声音高下疾徐,如合音节,演词平稳如流水,煞尾清楚,戛然而止」,「雄辩滔滔」,「一口气差不多说五百多字」,「有很大的动人的魔力,他所仗的是真理与吸引力」;「人们是服从真理的,所以他的精神,他的演说,就受人们的信仰,使得他做一个人们的领袖」。

孙中山依其发展革命计画,从一九○二年底到一九○五年的上半年,两年半之间,再度环游世界。从事宣导华侨和联络学界的工作。所到之处,大受欢迎,与第一次环游世界(一八九五~一八九七)的情况,完全不同。一九○五年七月,回到日本,集合全国之英俊,成立同盟会于东京,始信革命大业,可以及身而成。

孙中山这次环游世界,收穫最大的,一为宣导夏威夷的华侨;一为联络欧洲学界。在夏威夷,当地西文报纸对于孙中山的到访和言行,有不断的报导。尤其报导他对华人群眾的演说大受欢迎的情况,至为醒目。

例如一九○三年十二月十三日在火奴鲁鲁对华侨的公开演说,当地英文报《太平洋商业广告报》在十二月十四日头版报导,大标题是:孙博士鼓吹中国起来反抗;副标题是:着名的革命家竭力主张推翻满清王朝皇帝是「东亚病夫」。报导的内容有:「孙中山是一个杰出的演说家,他能极好地掌握群眾的情绪。孙中山不是那种狂热分子。他是冷静、有条理的思想家。他是天生的领袖人物」。听眾的反应,报导说:「听眾上千人,情绪极为热烈。孙中山的演讲,经常被热烈的鼓碴声打断」。

一九○五年八月十三日,孙中山在东京向留学生作公开的演说,大为轰动。演说的会场是东京富士见楼(麴町区饭田河岸),会场能容千人。届时爆满,后来者犹络绎不绝,门外拥挤不通。警吏令封门,诸人在外不得入,喧哗甚。又开门听其进场。室内阶上下,厅内外,皆满无隙地。后至者皆不得入,踵门而退者殆数百人。然犹不忍去,伫立于街侧以仰望楼上者復数百人。有女学生十余人,结队而来,至则门闭,警察守焉。女学生大愤,恨恨而返。

陈天华记录这次大会全部的过程。记录刊于东京《民报》第一号(一九○五年十一月)。记录孙中山从上台演说到讲毕,获得十次掌声。(待续)

#东京 #逸仙 #领袖 #横滨 #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