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的寒冬伴随连绵小雨,天似乎也黑的特别快。无论初试,亦或是复试,候考室里的考生总是三五成群,鲜少有像我这样只身一人的,甚至还有接连不断从其他专业考场回来的学生,几个人交头接耳讨论刚刚面对的考题。虽然现在才去瞭解艺考的内容为时已晚,但是每当这个时候,我仍旧会竖起耳朵坐在后面缓缓靠近他们,并默默拿出手机搜索他们提及有关「中国元素」、「契诃夫」、「法国新浪潮」等等一系列的词语。

评价金正恩髮型

最终,在初试的时候,面试老师提问了我们这一组一个问题:「请你评价一下金正恩的髮型」。没错,就是这样听上去有些滑稽,但是其实每个人都能答出点什么的问题。我这一组中,除了我以外还有四个女同学,我是第三个回答的学生。前面几个人无一例外都是以「金正恩的髮型和他们国家一样的传统、封建」作为主要论点。

轮到我回答的时候,我思考了一下,回答道:「中国人自古以来便认为额头高的人比较聪明,你看这么多领导人中,没有人留刘海,例如普丁、欧巴马、习近平。再来,金正恩又是比较年轻的领导人,所以他的髮型既符合他的年龄,又符合他的身分。另外,前几天我看到了一组长图,它把金正恩的髮型P到了普丁、欧巴马、习近平等领导人的头上,但最后一张图还是写道,只有金正恩能够驾驭这个髮型。所以,当我看到这个髮型,我就会想到金正恩;当我想到金正恩,我就会想到朝鲜,我们可以将这看作是一种朝鲜元素。」

你划的还是歪的

在复试面试中,分为一人抽一道题,并花十五分钟准备,三分钟讲述的命题故事,以及一组人抽一道题,并花二十分钟排练,五分钟展示的命题表演。简单来讲,短短的十五分钟你需要快速运转你的头脑,想出一个既符合主题,又能让老师记住你的故事,你还需要二十分钟快速熟悉身边几个同学,表现出彷佛你们从小就认识的默契。

三试分为三小时的命题故事笔试以及面试。在我这年笔试的考题是「四两拨千斤」,当时题目一被老师书写在黑板上,全场几十个人都沉默了。大家花了足足半小时在思考题目背后的意涵,而我最后还是写了一个校园励志故事。比较有趣的是,多数考生为了给老师留下好印象,会在一片空白的答题纸上自行划线作答,以保证字迹工整。结果一个老师来到一个考生旁,大声说道:「你别划了,你划的还是歪的!」我不知道这个考生是否让老师记住了他,但我知道他为全场缓解了考试的紧张氛围。

面试部分由自我介绍、才艺展示、辩论、艺术作品赏析、命题小品几个环节所组成。从初试一个考点的千人到百人,再到复试一个考点百人变二十人,最终四个考点晋级的考生将全部来到北京本部进行三试,仅剩的七十六人还将角逐十五个幸运儿的名额。

朗诵才艺被拒绝

在辩论环节中,面试老师将我们五个人分成两人一组,还有一人做中间总结者,并给了我们「你相不相信星座论」的辩题。当我们各自阐述完,老师又说道:「那现在你们根据自己的想法选边站,给你们五秒时间决定。」说完,和我同组的队友立即站到了对面,其他人则没有动作。老师见状便问我的队友,「你为什么不相信星座论呢?」待我的队友回答完毕,接着转向问我:「那你为什么相信星座论呢?」

不过在最后一场考试中,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才艺展示环节,因为这是一个突然增加的环节,没有人有所准备。我刚好是最后一个展示的,前面几个考生有人跳健美操,有人则唱歌,还有一个考生说要朗诵,但面试老师立刻拒绝了他,理由是「朗诵太久,不用了。」轮到我时,我向老师问道:「有纸杯吗?」老师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窗台,我便跑过去拿了一个小纸杯,又搬了一把木头椅子到我面前。虽然当下我并不确定这样小的纸杯和木椅是否能配合出我想要的音色,但我还是蹲了下去开始打节奏、唱歌,我只知道面试老师和考生都倾身抬头看我的表演。

待艺考结束后,我的家人才和我说,初试当天我的爷爷在门口等我考试结束时,他打了一通电话回家给奶奶,并说道:「你的孙子就是来吃豆腐的啦,别人都是俊男美女,又是古筝又是吉他,你的孙子会什么?」

还记得,和我同一批考试的同学准备了美声、健美操、乐器作为才艺展示,而我拿了一个手摇杯店,还是用过、清洗乾净的纸杯,以此来打节奏、唱歌。我一直没和家人说的是,虽然初试那天到我展示的时候,老师们和其他考生都投来好奇和惊喜的眼光,但直到我展示才艺前,我都把纸杯怀揣在兜里,不敢拿出来和别人较量。

抱着豁出去的心

现在回忆起来,当时只准备了才艺展示和自选朗诵的我,真的是抱着豁出去的心去和大陆同学较量。我考上导演系后,一个同学和我开玩笑道:「你对得起那些准备了三年的同学吗?」

今天大家看到的,是成为了当年中传导演系第十四名的我。你没看到的是在候考室被叫唤到,开始心跳加快,双手无处安放的我,以及第一次要与陌生人合作表演,尷尬又必须硬着头皮上的我。对于那些同样想艺考,但是不知所措的学弟学妹们,我只想说:「平常心就好,因为失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又不是一考定生死。如果你成功了,那,恭喜你。」

#才艺 #准备 #展示 #金正恩 #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