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復性旅游烧进山林,疫情解封以来,攀登雪山、嘉明湖和玉山的人数都大增,山屋及营地几乎都满床,碍于山屋床位有限,不少人选择俗称「单攻」的当天来回登山行程,雪山就较去年成长3倍,但通报救援案件量也随之增加。

雪霸国家公园管理处副处长林文和指出,2019年攀登雪山主峰单日来回1278人,今年截至目前就有3819人,比去年约多出3倍,分析原因报復性旅游风气也有影响,因山屋容纳人数有限,抽不到床位的山友乾脆「单攻」。

但雪山主峰来回近22公里相当耗体力,有时气候不佳或起浓雾,容易让人摸不透方向。雪霸处表示,早年登山活动都由专业登山团队或大专院校登山社,组织性训练体能和登山技巧,即便发生突发状况也能有经验地解决。现今科技发达,常有网路揪团爬山,彼此不认识,若不幸落单,「叫天不应,叫地不回」非常危险。

台东林管处表示,有「天使的眼泪」之称的嘉明湖採总量管制,每天限制176人,疫情解封以来,向阳山屋、嘉明湖山屋及营地几乎都满床,到了假日更是一位难求,到访游客比去年同期增加近1成。

玉管处副处长卢淑妃表示,去年1到6月单攻主峰申请5909人次、核准3055人,今年同期申请人数为1万269人、核准3371人,申请人数倍数成长,因每日限额60人次,每到假日都是额满状态。

#单攻 #山屋 #报復性 #雪山 #攀登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