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大选进入倒数100天,中美已从贸易战打到外交战,华府限令中方关闭驻休士顿总领事馆,北京随即反制关闭美方驻成都总领事馆。这是两国自1979年建交以来最新外交衝突点,最新形势正向军事磨擦或局部衝突的方向挺进,台湾如何寻求自保的国安战略,刻不容缓。

近期以来,川普政府为践行反中抗中战略,压制中国崛起速度,相继打出「台湾牌」、「香港牌」,近日更由蓬佩奥操盘,反制中国对南海的主权声索,倡议组成新民主同盟对抗「新暴政」,并祭出「反共牌」,意图解构尼克森时代的接触政策,重启对中共的「新围堵政策」。

面对美国积极强势的攻击策略,将考验中国的战略定力、战略意志与战略智慧。同样作为核大国,北京深知现阶段并非与美国全面衝突的适当时机,中国仍需韬光养晦,维繫内外环境稳定的「战略机遇期」,若应对大国衝突,轻启战端,所谓「民族伟大復兴之路」必然受挫。

现实挑战是,美国反共浪潮已被操弄成为一股强大舆论,反中路线更是民主、共和两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诉求,无论川普连任或拜登当选,中美关系回不去了,当贸易战与外交战依然无法缓解大国战略矛盾时,中美在南海或台海水域的军事磨擦或衝突,已呈现非常严峻的态势。

华府与北京都是台湾重要的贸易伙伴,也是影响台湾战略发展与安全的主要因素。虽然民进党政府旗帜鲜明地选择站队美方,但台美近年对投资保障协议(TIFA)协商并无实质突破;对台湾参与国际组织,美方声援也大都只是口惠,台湾始终难以摆脱华府作为反中的政策工具。

中美外交战在大选前必然升高斗争态势,如驱逐外交官、或召回大使,甚或衍生军事磨擦或局部衝突,台湾将无可避免地被卷进衝突漩涡。若川普再祭出升格台美官方关系、加强台美军事演训合作、美军机舰寻求台军后勤支援等,台湾将如何接招应对,都可能激起台海紧张情势。

中美形势的急遽演变,有两极强权的战略矛盾,有川普寻求连任的操作,有西方对中国迅猛崛起的深层忧虑,面对中美衝突进入最关键的「百日变局」,川普若打出更激进的「台湾牌」,蔡英文政府最好的战略抉择,就是要勇于抗压,坚持战略定力,确保台湾的国家利益不能成为两强衝突的牺牲品,更不能让中美衝突藉机挑起台海两岸的战端。

#中美 #美国 #川普 #军事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