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考监」突然成为朝野共识,准监察院长陈菊也说有做好当末代院长的心理准备。但是废考监真的做得到吗?还是又将沦为打假球?监察院这几年被蔡英文总统提名的监委们使弄监委权力,已到惊世骇俗地步,充分展现「监察权」的「诱人」之处,尝过甜头的民进党,摘得掉权力魔戒吗?

依宪法,监察院具有行使弹劾、纠举及审计权,并得提出纠正案,以及收受人民书状、巡迴监察、调查、监试、受理阳光四法等职权。但民进党在2018年补提名上任的监委们,却发展出独特的功能,就是用来处理司法上未依其所愿处理的案件。

监察委员陈师孟一上任就说要用他的职权来为前总统陈水扁翻案,着手调查「办绿不办蓝」的法官、司法官;高涌诚、蔡崇义也受前立委段宜康陈情,去调查承办「曲棍球案」的检察官。

太阳花学运「攻占行政院」案,高院4月28日宣判,认定魏扬、陈廷豪等7人成立煽惑他人犯罪,改判2月至4月徒刑;结果监委瓦歷斯贝林的提案却是纠正警方在行政院驱离太阳花学生失当。能不令人感叹,监察权已经沦为民进党打击司法威信的「復仇工具」。

民进党过去在野时,认为考试、监察两院没有功能,所以主张修宪废除,高雄市长候选人陈其迈甚至曾用「奸痿」如此难听的形容词,但是民进党修宪的目的只在废除考监吗?

民进党二度完全执政,监察权被他们使唤得「得心应手」,如今,朝野难得有共识要废除考监两院,但食髓知味的民进党会不会在最后一刻又缩手,始终放不下权力魔戒?

#功能 #魔戒 #监委 #废考 #监察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