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三十五年五月五日,蒋公中正在南京主持中央政府返京大会,并率文武百官谒国父陵,举国欢腾,全球庆贺,可惜一片大好只是昙花一现,后续三年故乡山东省泰安(今泰安市)三易其手,最后为共产党所占。有田还经营制油厂的祖父,第一个被拉上斗争台,下场不忍回顾。祖父为留下刘家一根苗,把我交给二叔带到南京姑妈家,交给民国二十五年投身空军笕桥航校(二十七年迁昆明晋名空军军官学校)十一期,毕业即力战长空六年余,竟能全身返回母校培育后进的父亲刘继广。离家那天母亲替我换上衣服,静静的将一些钱缝进我的口袋里,都没说再见,谁知竟是永别!

三十七年十二月底,仍在空军官校担任飞行教官兼副队长的父亲要我跟姑妈先到台湾,他会随校到冈山与我会合。次年元月二日黄昏细雨中到达基隆码头,一辆卡车带我们来到台北东门一户平房住下。当年除夕前随姑妈迁居台中公园旁,过年了,可我落单了,自己走到街上,绕着公园转,那时除夕可不是今日的车水马龙,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暗淡路灯下我没在怕,只因,家毁父失约(四十年后受尽煎熬的老父才来到台北),仇恨包围着我的心。

我在对立第一线

民国四十八年执政的中国国民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积极开展对大陆心战工作案。五十一年空军少尉的我调到金门气象台,虽然四十七万发炮弹已烟消云散,但每当单日黄昏炮弹落下,不管是否造成伤害,大家就会咬牙切齿,心中多希望我们的炮兵立还顏色。当时我除了看天气、报天气,还制作气流图,协助心战单位将携带白糖大米,传单文宣,后来还有专接收中广对大陆广播小型电晶体收音机的大气球飘到对岸。

我看到了被排在战犯第一名蒋公中正心情转变,为国为民放下恩怨,虽是一点门缝,事后想想对老人家确是困难的一步。有些像鲁哀公六年,六十三岁的孔子受困于陈蔡之间时不移其志的状况。调回台北后职位高了,但我与大陆空飘结下不解缘,长去金马看业务,现在回味起来我也曾为国家合而不分发挥过很大软实力。

武德智为先

孙子以「智信仁武严」为五达德,并以智为首。他说:「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民国七十年三月蒋经国先生提出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案,后来到金门就会看到矗立在大胆岛的巨型看板。歷经六年再开放大陆探亲,不但烟火味没了,人权大张,更彰显出政府自信。说探亲大军是邓小平改革开放的强心针,大陆经济起飞的后燃器,实不为过。我们当之无愧,不必自谦。

于是亚洲五龙之首西进大陆,靠着经营管理优人一等,配合政策到位,开创一片天,所发挥之功德无限。尤有进者,政策是全方位进行,我直接参与了两岸大学生交流,且因绩效优良获陆委会表扬(第一次苏主委起,第二次吴主委钊燮颁奖)。民国八十九年「跨世纪两岸青年夏令营」,分在台北与寧夏举行,一位江苏女同学返家后写了一封上千字的信,她说登机后的忐忑不安,下机就忘了,因为走到任何地方,温情与在家无异,原来两岸真是一家。经济互助不说,江泽民推动带学生到歷史博物馆参观,我认为是中华文化在锦秀河山復兴之圭臬;孔子学院的基石。连战访西安回母校,听到的是连爷爷您回来啦!凡此种种,我看不出有何不好?难道非得兵戎相见才是目标。细查原由原来如下。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苏联总统戈巴契夫辞职,继任者叶尔辛宣告苏联不再继续,美国的假想敌突然消失,转头要围堵中国大陆,并想起久已忘记的中华民国,柯林顿总统同意李总统登辉以私人身分访美,接着发生所谓的「两国论」,应验了「集沙成丘」古谚,民国八十四年七月下旬飞弹到了西北颱必经的彭佳屿附近海域。回顾这段歷史双方误判形势,与大陆政府不知台是因,「枪杆子出政权」则是帮凶。

体认事实续前缘

晚唐诗人曹松《己亥岁》:「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一种草);凭君莫论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还有一个让人落泪的故事也说,五代十国中契丹建立的辽经常发兵南下伐晋,有人整理战场在亡兵口袋里发现一首诗:「垂杨告诉山单,你到江南艰难;你那里娶个蛮婆,我这里嫁个契丹。」

有人说战无胜者,实非虚言。于是两岸更务实的回到平衡之路;谁不怀念萧万长在博鳌的微笑?与马习会后两人可掬的脸,与接下来欣欣向荣!或有人曰这是毒素,也太低估台湾同胞智慧了。因为以上成就奠基于互重,互信与互谅,其间运筹帷幄非智能为。

我的大奶奶是祖父的寡嫂,每年大年初一,会抢个大早来家拜年,一进门就大声说:「若要年头好,就要大拜小。」于是事不经二,爷爷为博她一笑春节元旦就摸黑站在大门口暗处等她,于是老嫂子的背笑得更弯了。这样的礼数让人称羡,邻里传为嘉言。

有权者宜慎思之

旧式猎枪为前筒填药,后膛点火,打出的是混在火药中的散弹,击发后小铁珠如开花,中者自是伤痕累累,但回火偶会烧到瞄准者的脸,是谓回火燃眉。幼时家乡有红枪会,是义合团旁支,会员苦练刀枪不入的铁布衫功夫。当时有张氏堂兄弟(真人真事,连同小婶三人我都认得)为此杠上,约定到庙前验证,于是眾目睽睽下堂兄的火枪散弹齐出,未穿上衣两手插腰的堂弟应声倒地,就此不起!其妻自闭于暗黑小屋中再不见人。这是可以也应该避免之憾事。只是弟迷信兄未考虑(还是也信),随铸成大祸。有权者宜慎思之。

#民国 #台北 #大陆 #姑妈 #祖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