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亲,并非家在那里,而是根在那里。

他回湖南寻亲了,此前他从未见过他们,彼此也极少联繫,曾有人问他,为什么非得去一趟?你们虽是血缘上的亲人,实际上,你们根本不熟,倒不如省那来回机票。何况,你连湖南话都听不懂。

显然那人不懂什么是「情怀」。他回祖籍寻亲,不过就是想回去看一看而已,奔着这一个念头去的。去了,人生就不会再有遗憾了,就像捡回一块遗失已久的拼图,灵魂就完整了。湖南很近,随时都能去,何况湖南从来就根生在他的心里,他只需伸一伸手,便能把有血有肉的悲欢离合攒在手里,让乡情更具体。

2018年秋末,在那个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时节,他透过公安局和县政府的协助,找到了被歷史和地域疏隔一辈子的他们。

这里是他祖先生活过的地方,如果有心,总能在时光深处,捕捉到一丝痕迹的。就像一棵树被砍断了,你却能从新生的枝叶里,寻觅出老树依稀的风骨。

这棵老树,名叫茶陵。

亲人说:「欢迎回来,我们都是一家人。」然后他们握手,相拥。

如同这世上所有的重逢一般,只是乡愁昏黄的色调已然褪去。

他说,本以为故里是他方,来了之后,才知道土地一直在那儿,并未离去。

我不知道他跟亲人见面时,有没有流下宝贵的男儿泪,但我想,那一幕,是极其感人的。

大海隔绝了两岸,却断不了流淌在血脉里的思乡情怀。跨海寻根,千里访祖,对世人而言,或许这是一个极平凡的故事。但对他们来说,却是刻入心里的,一辈子只有这一次,一次却等同一辈子。

他是台湾一位歷史老师,因不满「课纲被改」、「去中国化」,无奈一己之力难以扭转学生被固化的思想,去年便含泪离职,离开从小长大,却已变得无比陌生的地方,只身赴大陆教书,几经辗转,最后在温州落脚。那年和他对话时,我都能感受到他内心对故土的依恋与柔情。那是他找回生命本位的一刻,脸上有着婴儿归于母体的神态,无比动人。

两岸寻亲的故事可不只他一个,虽然这些人世代扎根在台湾,但沧桑的岁月并未抹去他们的故土情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时间能冲淡一切,然而这种情怀只会越来越深,每当他们思念着、心繫着,沉默中就已认同了那广袤的土地就是自己的祖国了。

作为龙的传人,作为炎黄子孙,他们心里何尝不是装着那片土地?

言及此,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故事 #土地 #灵魂 #亲人 #拼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