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20年,将退休金寄望在股票投资与债券投资的投资人,受惠于股债资产之间的低连动性,退休投资组合的分散配置发挥显着效果。然而,在新冠肺炎肆虐的背景下,投资人的个人生活与财务状况均深受衝击,联博集团总裁暨执行长Seth Bernstein针对后疫情时代资产配置法则,提出以下看法:

近期各资产类别无不波动震盪,使得传统资产配置策略备受挑战,观察现实状况,大多数民眾退休金仍不足,尚未替未来的退休生活做好准备,倘若此时股债资产又丧失分散配置的功能,则退休准备不足的问题将更加严重。近年来,退休金计画从确定给付制(defined benefit)改为不保证报酬与退休金给付数额的确定提拨制(defined contribution),退休金风险大幅从雇主转移到个人,更加深退休规划的复杂程度。

为了因应这样的挑战,无论是投资人、资产所有人,还是投资顾问,都必须彻底重新思考「资产配置」的定义,以协助填补潜在的退休金缺口。

第一步必须改变大家对资产配置的传统观念,例如过往仅透过股债固定比重做为投资配置的标准,或许不再适用于当前的投资环境。投资人往往将资产配置视作一种被动的、或是预设的机制。但其实不然,只是过去几十年,这样的配置刚好奏效罢了。

长期以来,投资人受惠于两大利多发展,一为股债报酬大幅高于通膨率,其次是股债报酬维持负相关性。此外,报酬稳定与分散配置的效果明显,也支撑着现有的投资配置方法。然而,这样的情况预计将面临挑战。

目前固定收益的存续期间风险并不明显,原因在于,股债固定比重之投资组合中,即使债券部位的风险增加,仍可被股债长期呈负相关所弥补。倘若如各界预期,股债相关性终将回归正常化,亦即多数高品质政府公债在负实质殖利率的情况下,报酬几乎自动降低,存续期间风险将增加。

随着资产报酬降低,且资产类别更不易分散风险,投资人宜以全新的角度看待资产配置,不再把投资依资产类别划分,而依照各种标的在投资组合中的作用归类,包含灵活配置Beta、非系统性Alpha(idiosyncratic Alpha)与防御型投资工具。

新的投资框架中,投资组合将可囊括传统资产类别的Beta,例如整体股票与信用债券部位;亦纳入演算法报酬来源,例如不同资产类别的价值、品质与利差因子。在主动式基金中,可将非系统性Alpha纳入投资组合,追求长期缔造非系统性报酬。此外,防御性投资工具在市场动盪时期能够保持或增加价值,例如黄金、现金、短期高评级债券等等。

建构投资组合时,若纳入Beta,并融合非系统性Alpha,风险轮廓可趋近于传统固定股债比重的投资组合,符合投资人的需求。倘若传统资产类别的分散配置效果降低,採用新框架的投资组合将具备较优质的风险报酬属性。

当市场出现大幅波动时既有的储蓄与退休计画将会影响,民眾须逐渐担负起管理自身退休金的责任,若能採取与时俱进的投资框架,平衡风险与报酬,将可为未来的解决方案打下关键基础。

#资产配置 #投资人 #投资 #股债 #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