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地因疫情而关闭学校,以远距教学取而代之,但对缺电、缺网路等资源匮乏的非洲来说,这根本是遥不可及的事。

■The options for African students to keep studying while schools remain closed seem varied, but the reality for many is that they will fall behind and possibly drop out of school forever.

从广播或电视上听课、在报纸上刊登数学教材、利用Zoom或WhatsApp上课,这些是非洲学校在新冠病毒疫情关闭期间,学生可以远距学习的选项。

但实际上,在贫富不均、缺电缺网路的情况下,许多学生要在家学习根本是天方夜谭,最后可能导致贫穷地区孩童课业落后,或甚至永远无法回到学校。

乌干达非盈利教育组织Uwezo经营者娜卡布戈博士(Mary Goretti Nakabugo)表示,「我认为,当前教育是比健康更紧急的议题。」她提及乌干达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约1,000人,尚未有人因病毒死亡,不过和非洲其他地区一样,由于检测人数有限,因此可能还有潜藏案例。

但娜卡布戈博士强调,学校关闭使贫困孩童就学权利遭剥夺,「在此刻,小孩完全无助。」

疫情烧出教育危机

儘管疫情打乱学生就学的情况,全球比比皆是,但缺课危机在非洲尤其明显。当地有80%的学生无法上网,甚至电力也不稳,远距教学几乎窒碍难行,就算可以执行,过程也是困难重重。

根据联合国文教机关资料,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孩童退学率已是全球之冠,6到11岁的孩童中,有将近五分之一没有就学,在12到14岁青少年中,这项比例逾三分之一。

国际慈善组织救助儿童会(Save the Children)称这场疫情是「我们有生之年最大规模的教育危机」,该机构7月发布的报告里点名12国的孩童是面临永久失学的高风险区,其中九国即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

除了外部协助之外,有些非洲政府已宣布推出支援在家学习的措施,但执行上却有困难。因为许多地方缺乏稳定电力和网路,就算在报纸内刊登学习教材,但实际上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多数人连报纸都买不起。

以乌干达为例,根据世银统计,该国2019年的年均收年不到800美元,也凸显当地的贫困程度。

乌干达政府宣称将配送1,000万台收音机与逾13万台太阳能发电的电视机,但官方已有无法履行政策的纪录,包括先前曾答应免费供应人民口罩。

在邻国肯亚,小学与中学在2020年将维持关闭,但这意味该国学子将重读一学年,过去一年就是虚度。

学童生存受剥削

然而,真正的衝击恐怕不只是学业中断而已。挪威米歇尔研究所(Chr. Michelsen Institute)报告指出,关键的后果可能攸关健康、水和营养,因为学校常是提供学生稳定环境的地方,学童无法上学,可能使他们无法取得营养的餐点、乾净饮水等资源。

根据娜卡布戈博士说法,在非洲地区,学校往往是弱势学生的避风港,不但可提供孩子们家里无法负担的资源,还可免于被送去工作或被剥削的风险,女孩们尤其深受其害。

娜卡布戈博士引述未经证实的说法,近期青少女怀孕的人数正在增加。无独有偶,米歇尔研究所的报告指出,在西非伊波拉病毒爆发期间也曾发生类似情况。

#报纸 #非洲 #博士 #教育 #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