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立委介入《公司法》修法、土地开发收贿弊案,台北地方法院裁准收押禁见现任立委苏震清、廖国栋、陈超明等3人。前立委徐永明,则以80万元交保候传,这是国会全面改选后,最多现任立委被羁押,以及曾任立委、党主席险被羁押的首例。不过,这只是立委沦为金光党犬马,国会腐化冰山一角而已。

立委为财团、为职业公会推动立法、修法,收受贿赂,并不只这一次。2007年牙医师公会全联会行贿立委,强推《口腔健康法》时,也有20多位立委卷入风暴,至今仍有人官司缠身。而中药商公会欲修《药事法》,也曾行贿前立委廖福本、邱垂贞等多人,以致有立委被判刑者。

立委之所以敢前仆后继的收受贿赂,甘为金光财团犬马,主要在于防止不良关说之《游说法》修正案,民进党至今不让它通过,以致仅介于5万元至250万元之间的游说法罚锾,难以吓阻非法,而最重要的「反贪腐」法案,如去年5月2日行政院会通过之「揭弊者保护法」草案,民进党掌握过半席次的立法院,至今仍不完成审议,以致立委及党政高官,可以在不透明的政治暗巷中浑水捞钱。

更可议的是,立委丧失自主性,自甘堕落的沦为政党奴婢。如蔡英文总统去年12月14日宣示,《反渗透法》在12月31日要通过,民进党立委居然也遵令,将一个备受争议、未经委员会初审的法案,在去年12月31日径行在立法院三读通过。又如7月17日行使监委人事同意权案,也发生每个民进党立委投票时亮票给党团总召柯建铭看,而被国民党主席江启臣质疑:「这些立法委员都塑胶啦!」

107年7月6日立法院临时会三读通过的修正《公司法》,也恐有金光财团介入的斧凿痕迹,值得检调追查。因为,柯建铭当时表示:「国民党过去长期执政,《公司法》怎么修,都为了让财团满意,保护大股东及公司派,让小股东都被坑杀」,「许多公司过去都是收购委托书来『万年执政』,等于是公然买票,民进党能坐视不管吗?」,但在八大工商团体提出「工商界对公司法修正之持续建言」后,民进党党团都髮夹弯的「正面回应」,以致最重要的商业组织改革形同如打假球,让持股极低的公司派透过法人董事,掌控董事席次,操控章程修改,恣意分配公司盈利,压榨劳工以自肥。

立委沦为金光财团犬马,不能正常代表民意,蔡英文以民进党主席名义,在103年发表「我对宪政改革的主张」时就已全面了解,她表示宪政最重要的,是要解决当前国会与民意脱节的问题。但她就任总统4年多却不解决。国会腐化,身兼总统与执政党主席的蔡英文岂能卸责。(作者为东海大学法律系退休教授)

#金光 #总统 #最重要 #立委 #蔡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