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推动新南向四年多来,抢先美国、日本、韩国之前,前往东南亚国家布局,现在碰上中美贸易战及新冠疫情蔓延,各国开始分散投资,准备建立第二备援基地,印证2016年时蔡总统推动新南向的策略,是正确的。

过去台商在东南亚多以单打独斗的方式投资,没有政策在背后支援,新南向政策推出后,政府部门整个开始动员起来,因为新南向的面向很广,含括了贸易、投资、教育、人才、观光、医疗等领域,必须结合各部会的力量努力做。以经济部而言,主要聚焦在经贸议题上,提供给业界好的资源、成为台湾厂商前往东协布局的后盾。

以新南向的经贸往来这部分来看,当厂商要前往投资时,常会遇到体制性的问题,此时,双方政府部门间维持有效友善的接触管道,就很重要,这样才可以即时支援企业,处理在投资上遇到的各项问题。

特别是台湾中小企业很多,不像日韩,多为大商社或财团,台湾的企业,更需要政府资源提供大力协助,包括具有政府功能的贸协等公协会,站上第一线,可以有策略性、群体性的做事。当政府部门在企业后面推一把时,可以让更多新南向国家认识企业,知道他们有多少实力,这对企业在国际舞台上发挥,非常有帮助。

台商赴海外打拚,常出现产业聚落,就是大家一起到同一个地方投资,不同国家常有不同产业聚落型态分布,政府很重视这项由产业界提出来的观察,原本在台湾,它们就是彼此靠近的供应链关系、相互合作带动,「像肉粽头、一个接着一个」。产业在海外发展,更需要形成上中下游关系的聚落,要前往新南向国家投资时,可带整个产业聚落一起过去;事实上,也有许多新南向国家,主动表达欢迎一些特定的产业投资,并提出邀请,甚至建置经贸区域来吸引台商。

为提供出门在外企业更稳定的投资环境,如果政府能与个别国家签自由贸易协定(FTA),那是最好的,但国际政治上的困难需要克服,因此,当厂商投资时提供国际规范的保障水准,成为政府的目标,也努力与各国签署投保协定,例如菲律宾、印度、越南等国,都已完成签署。这样的协定,会让去投资的企业比较有信心,发生纠纷时,不论人身或财产安全,可有更多支持与保障;而签署这些协定,两国政府自然会频繁交流、积极解决投资贸易上遇到的问题。

未来我们将以印尼、马来西亚及泰国等新南向国家,为主要对象,争取洽签投保协定。

经济部持续建构新南向重点六国,在官方、产业、智库三大层次的交流与合作,在不同国家展开不同布局,不仅衍生合作契机,并促成具体合作个案。目前正在规划中的对接产业,包括越南的智慧城市之智慧应用、纺织、自动化(汽机车产业)以及轻工业基础技术;印度主要以电子制造、智慧城市暨绿色科技智慧车辆零组件为主;印尼则是船舶、智慧城市、金属加工、与食品生技;马来西亚为纺织、智慧城市、资讯服务、以及食品/医药/化妆品;泰国为食品生技、纺织、智慧城市、自动化;菲律宾则是资讯电子创新应用、机械、工业区开发、创新与创业为主。

#聚落 #智慧城市 #企业 #政府部门 #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