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支付宝起家的蚂蚁集团,透过不断的创新服务,竟成为全球最大的独角兽;反观,台湾的街口支付推出与其相类似的服务,却一再受阻,两者出现鲜明的对比。

全球最大的独角兽

阿里巴巴旗下蚂蚁集团预计在9月,将启动上海及香港两地的上市案,市场预估规模高达300亿美元,有望超越沙乌地阿美IPO的294亿美元,成为史上集资规模最大的IPO案,蚂蚁集团也将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独角兽。

蚂蚁集团产品眾多,包含蚂蚁集团旗下品牌有:支付宝、芝麻信用、蚂蚁聚宝、网商银行、蚂蚁小贷、蚂蚁金融云、余额宝、招财宝、蚂蚁花呗等。其中又以支付宝与余额宝最为知名,前者原先是为阿里巴巴建构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后来演变成行动支付巨人,中国大陆市占率超过五成,全球拥有高达13亿用户,带动支付革命;后者是一项小额分散的现金管理工具,用户将资金转入余额宝,即可购买货币基金,享受货币基金收益。余额宝基金规模于2018年3月创下人民币1.68兆元,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基金,但因收益率不断下滑,规模纵有所缩减,目前仍有人民币1.22兆元。

托付宝命运多舛

引用经济部统计,振兴三倍券自7月15日开放领券,至8月4日累计有8成6国民领取,人数为2,033万人,其中数位绑定为176万人。易言之,仅有8.66%的人选择数位支付,与经济部预期的五成相去甚远。让政府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还好原先计画以全数位支付的酷碰券没有施行,否则将是一场灾难;忧的是,政府强推的行动支付政策,效果极差。

所幸仍有业者积极发展相关商品,其中以街口支付最受瞩目,几乎仿效大陆蚂蚁集团的发展模式,目前已在行动支付居领先地位。根据金管会8月4日最新公布的《109年6月份信用卡、现金卡、、电子票证及电子支付机构业务资讯》,无论在使用者人数、当月代理收付实质交易款项金额、当月电子支付帐户间款项移转金额、当月收受储值款项金额与支付款项余额等数据,街口支付皆是行动支付的龙头。

并尝试由支付迈向新的金融应用,但至今仍陷于违反现有法规困境,屡遭金管会喊卡。街口于2018年就推出「台版余额宝」─托付宝服务,标榜储值享高息,但因电子支付业者非银行不能支付,而胎死腹中;街口改弦易辙,2019年3月掌控华顿投信,正式跨足金融,金管会开放电子支付业者可将其代收付款资金,投资于新台币计价的货币型基金。2020年1月打算以申购基金型态重新上市,又因固定收益卡关;7月街口为绕过金融法规,改以民间借贷名义进行「借贷补贴」,达到类固定收益效果。然金管会仍以「保障」年收益与即时入帐而非「T+N」日等理由封杀。

论其实际,金管会的主张于法有据,而阻其上市最大的原因,应是担心托付宝以提供高于货币基金报酬率的做法,恐成为吸金怪兽,基于保护消费者与金融秩序有其必要性。

不过创新的金融商品本就会挑战既有的规范,尤其是非传统业者带动的新服务,衝击既有的管制法规,主管机关倘因袭过去的管制思维,将扼杀创新。此外,新金融商品推出初期,提供优惠活动乃系常态,且其风险也可规避之(例如限制申购的基金金额或基金规模),不应全面禁绝。

3月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The Global Financial Centres Index, GFCI),台北名次由27名下降到75名,自2017年3月以来连续六期衰退,尤以本期最为严峻,总分数大幅衰退47分,排名下滑41名。

我国主管机关偏重于反洗钱等防弊,高度管制高风险商品以保护投资人。吾等可由托付宝案例可知,其对新兴金融科技商品则採保守的监管作法。此举非但阻挡新科技问世,限制竞争,更吓坏了有意来台发展的香港等金融人才,如此看来GFCI指数恶化只是刚好而已,金融中心永远是执政者的口号。

#余额宝 #街口 #托付 #金额 #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