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街头艺人表演兴起,全台各地人潮聚集商圈、捷运广场或地下街、知名游乐景点都是申请表演的热门地点,甚至表演场地一位难求,但今年初爆发新冠肺炎疫情后,许多室内表演场地暂停开放,就连户外地点也因游客雪崩式锐减,表演一整天也没人看,引发街头艺人失业潮,不少人只好靠积蓄度日,或改开计程车,甚至被迫申请政府纾困甚至向银行贷款苦撑。

在北市西门町驻唱的视障歌手徐承邦坦言,3月起新冠疫情来势汹汹,国外观光客骤减,收入锐降7成,最惨的时候1天只赚200元,就连视障按摩的生意也很差,每周收入仅约2、3000元而已。

一整天最惨挂蛋

领有高雄市街头艺人执照的许智维,在高雄市文化中心假日艺文市集摆摊卖手工艺,受到疫情衝击,生意大不如前,「摊商还比客人多」,以往1天可卖2、3000元,现在1000元不到甚至挂零,只好申请劳工纾困3万元暂时度日。他说,虽然疫情趋缓,但民眾消费意愿仍低,短期内收入恐怕好不了。

33岁李彦宏在台南当街头艺人迈入第8年,原仅在假日兼职,今年2月辞去工厂作业员工作当全职街头艺人,不料遇上新冠肺炎疫情,常表演的百货公司、观光景点人潮少了大半,零星游客也站得远远观赏,收入锐减8成,他直言「简直回到菜鸟期惨况」,现在只能靠存款苦撑。

几乎没演出机会

全台最年轻7段剑玉师、24岁街头艺人「小螺丝」陈益铨,疫情前活动满檔,每个月周末巡迴全台县市演出,去年还曾被广告导演相中,和流行天后蔡依林合拍广告;但2月后受到疫情严重衝击,表演呈现停摆,收入锐减剩不到3分之1,只盼疫情早点过去。

台中演唱双人组合「安妮塔克」已谈定的春酒商演,也因疫情缩水到只剩2成,除靠积蓄度日,也在家直播持续累积人气,或到偏乡做公益。

桃园市身障街头艺人刘铉成折造型气球,过去一场表演平均收入1、2000元,疫情爆发后没有演出机会,连教学工作都暂停,只能申请政府的1万元纾困、开计程车补贴生计,还得向银行借贷20万元度难关。

#收入 #街头艺人 #肺炎 #苦撑 #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