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攻占长春,公然破坏停战协定,俄亦公然派机支援共军,哈尔滨至长春铁路不断为共军运兵南下。在此情势下,蒋决定对东北的战略,是占领四平街后再不北进,先肃清南满渖阳,巩固重工业区与北寧路全线;声明共军占领长春「已背叛国家」。这是决定放弃长春了。

由于中共的配合,马歇尔的任务,可谓「圆满完成」。他决定要亲自视察一番,遂在周恩来、张治中同行下率幕僚飞往华北各地,遍访十多个城市。3月4日到延安,受到群眾的夹道欢呼。据马歇尔说:此行「有许多可喜的结果」。中共举行盛大欢迎,对马歇尔尤极尽歌颂之能事。毛泽东向马氏进言:

「中国必须组织联合政府,始能实现民主统一;解决国共军事衝突之关键,端在美国立即停止对华军事援助。」

魏称借款遭遇困难

马歇尔回到重庆后,向蒋表示:「此次华北视察甚表满意,而对毛泽东则认为是一阴险之人物也。」

3月11日,马氏奉召返美述职。回到美方的言谈举止,俨然是调处任务已经必定成功。他公开宣称,国共双方「现在正在进行復员大量军队的工作,把剩下来的部队再整编纳入中央军」。他说:「我们能解决此一似乎不可能的状况,着实很不简单」。3月20日,驻美大使魏道明自华盛顿电陈:「马歇尔返美向杜鲁门总统报告,说蒋对各方协商,皆儘量让步;并认东北局势严重,其原因多出于共方。」这时中共军已进据四平街,蒋于29日中午在曾家岩官邸约集军事官员会报时,亲自取出来自华盛顿魏道明、商震(驻华盛顿军事代表团团长)两电(原注:由于马歇尔等报告美方完全明瞭我政府对共无可再让之心,美决以财力物力人力助我建一强大之中国)。蒋以为美方一切对我都好,我们何必予共党以口实,予美方以不良印象。盖我们必做到如妥协不成功,则在共党而后已。前已决定之寧失地不失信,非做到不可。

惟上项令人振奋消息,迅即发生变化,据魏道明4月12日自华盛顿来电,谓借款遭遇困难,8日与马歇尔商谈甚久,无结果。默察马之原意似有改变,当与中共最近捣乱情形有关,闻周恩来及民主同盟均有来电从事破坏。

公然破坏停战协定

最严重者,蒋介石与马歇尔之间对中共问题的意见,有甚多的分歧,分歧的要点,依蒋介石之研究:1.怀柔中共,以求中共之就范。2.希望中共脱离俄国关系,而效忠祖国(中国)与倾向美国。最使蒋氏难以接受者,马氏主张中共十个师应接受部份装备,其目的在使美国军官得以训练中共部队,以利国共两军之整编。蒋与魏德迈均不同意马氏此一主张。蒋认为共军未如约整编完成以前,不可派顾问前往训练或拨给武器。魏且认为显然中共已使马歇尔相信共军组织与训练之不良,在整编以前,需要美国在装备与训练两方面之协助。无怪蒋氏认为马歇尔「已完全为共党宣传所迷惑矣!」蒋氏亦曾深忧:「甚有重演前年(按:1944)史迪威不幸事件之可能。」

4月18日,马歇尔自美返华,首先到北平,即转重庆。这天正是中共军攻下长春,而马氏前在中国协助之停战协定、政协决议、整军方案、东北军事调处原则,似已失效矣。马与蒋在19日晤谈时,仍主张採取妥协办法。蒋直接告诉马氏:非先改变对共之态度与方针,决不能达成调解之目的;若採取过去怀柔与妥协之方法,则将贻误大计,必根本失败而后已。惟马氏仍坚持怀柔与妥协方针,于21日提出之备忘录,拟以装备给共军在张家口之军事学校及其十个师,蒋復以「本案与共军整编有关,愿会商研究后再定。」蒋连续两日与马氏研商办法,马于谈话中,全用暴力,意在迫蒋对东北问题再作让步,且有承认中共地方政权之拟议。蒋、马连日争论,使蒋深感「蒙耻受辱,几乎与鲍罗廷在南昌(原注:十五年除夕)之情形相似。」

马歇尔还埋怨蒋介石不遵守协商条件,他告诉军令部长徐永昌说:

「谈判以来,我方(按:意指蒋)每不遵守协商条件,予共方以口实,因之以小失大;即我方小失信,而共据以行大的报復。尤其我方常认不利为有利,结果招致今日东北之不利形势。」

中共军攻占长春,公然破坏停战协定,俄亦公然派机支援共军,哈尔滨至长春铁路不断为共军运兵南下。在此情势下,蒋决定对东北的战略,是占领四平街后再不北进,先肃清南满渖阳,巩固重工业区与北寧路全线;声明共军占领长春「已背叛国家」。这是决定放弃长春了。

但蒋之上项决定,旋又动摇。在4月21日的林园官邸会报中,参谋次长刘斐报告东北情形,拟一举攻占四平街;如攻占顺利,并追占长春,然后转移有力一部南下,消灭张学诗部。徐永昌不同意刘之意见,认为国军既受运输限制,更防苏联破脸助攻,我孤军深入,今已为甚;奈何再进!以为政治儘可前进,军事力量仅能以锦州为主,渖阳左近为最大限度,虽利其关内战事移于关外,但须保有营口、秦皇岛等口岸,并得美方谅解协助。今日诚不可再进一步矣,徐之意见,蒋一一首肯,但他给熊式辉的命令,还是採纳刘斐的意见。

此时蒋之心情,至为复杂。他在4月27日日记的「上星期反省录」中记曰:

「本周局势严重,内外夹攻,不仅俄与共协以谋我,而美马且用最大压力,使我对共屈服,……余惟忍耐不较,而坚持自我主张,不受其威胁所摇撼也。」

4月28日,蒋对马歇尔说:

「美国往日对共在华北停战时期之政策,虽取消极与怀柔政策,因共与俄(之交通)未打成一片,故美可以声威制之。今后共在东北已与俄打成一片,对美已无所顾忌,亦无所企求,若不变更往昔之消极政策,而加以实力,积极干涉东北,则美国必不能贯彻协助我中央收復东北主权与和平统一之政策,而且美国在东亚之威望亦将丧失,不能挽救矣。」(选摘自《蒋介石与国共和战(1945─1949)》)(待续)

#国共 #整编 #美国 #马歇尔 #美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