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应届毕业陆生Abby,本来今年硕三可以毕业,却因疫情缘故,被民进党政府阻挡超过半年无法入境。但她也早有备案,准备9月赴英国念英语教学硕士,希望能在2021年毕业,赶上大陆的求职季。

Abby在台湾待了近7年,从大学到研究所,没想到在毕业前杀出疫情程咬金,还被卫服部长陈时中阻挡了超过半年无法返台,「交了3万多元的全额学费,却无法享受学校除指导教授以外的其他资源,而且跟导师联络不便,答疑没有时效性和准确性。」

Abby念的是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写论文非常需要教学现场实务经验,无法返台导致论文的场域资料无法搜集齐全;书籍文献也不好找,全靠同学寄书找书,严重影响论文写作效率和品质。

因无法返台,Abby和交往2年半的台湾男友分手,「这还不是最令人难过的,最生气的是台湾政府对陆生的态度」,她说最初打了不少通越洋电话给台湾各政府单位,但疫情中心、教育部、陆委会间互踢皮球,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让她焦虑到晚上连觉都睡不好;最后陈时中以一种恩赐施舍的心态,开放应届毕业陆生回台,「好像陆生在台湾是次等人,很没尊严,令人愤怒。」

最令Abby气愤的,就是民进党政府刻意先让其他地区国家的留学生返台,刻意区别对待陆生,把陆生的顺序排到最后,而且还只有应届毕业生可返台,「这的确给我带来仇恨情绪,但现在都已成过去式了」。

「这7个月经歷了民进党政府带给我无数的负面激动情绪之后,我现在异常麻木」,Abby云淡风轻地说,「现在听到台湾发生什么新闻,无论是好是坏,老娘一点兴趣都没有!」

Abby自嘲,「谁叫我们是陆生呢?民进党政府不喜欢中共政权,却拿陆生撒气。跟这个生活了近7年的小岛不告而别,我为此感到失落。有些回忆和地点,你觉得是你的一部分,但民进党政府用这种铁腕方式告诉你,你并不曾属于这里,这种态度令人彻底心寒!」

#陆生 #返台 #铁腕 #民进党政府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