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部预告修改《电源不足时期限制用电办法》,新增若遇政治、经济等不可抗力因素,可以紧急限电,引发外界诸多质疑甚至惊惧,不但怀疑所谓「不可抗力因素」是政治算计,更担心是否因两岸紧张升级而须预作限电准备。不过,探本穷源,蔡政府与其「高瞻远瞩」预作限电准备,不如在供电结构上避免「自我弱化」。

经济部日前公告在「限电办法」中新增第4条之1,规定因政治、经济、战争、天灾或其他重大因素,致国内电力供应预期发生严重不足时,中央主管机关为确保相关必要设施运作之需要,得启动紧急限电管制措施。此一修法引发质疑,认为增订政治因素可以直接限电,便宜行事的背后有许多算计。而近期两岸紧张气氛上升,外界看到「战争限电」当然也会有所联想。

能源政策导致的结果

经济部的说法是,原先办法只针对一般短期性的供电不足设想,且已10多年未修改,因此才要增加其他因素,而新增条文提到的政治、经济、战争、天灾,都是常见的因素,外界既有疑虑就在「政治经济」前加入「国际」两个字,表示是指能源因国际因素没办法进口到台湾,是外生变数,不是台湾内生问题发生的限电。至于对两岸紧张的联想也是巧合,因为修法是年初就开始。

不过,有意无意之间,经济部的修法其实已暴露一定程度的「心证」,甚至是摆明了对未来限电的忧虑。经济部官员所说的「能源无法进口台湾」的情况,短期虽然有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但大部分情况下,是地缘政治因素引起,只要中东情势不稳、或如南海爆发战争,油气的运输一定受影响,所谓「国际政治」因素影响大半在此。

至于导致必须限电的直接原因,根据经济部的说法,主要是「天然气进口中断」时,得实施紧急管制措施,以减少对于民生与产业之影响。这点就牵涉到蔡政府能源政策的错误,依照其规画,2025年全面废核后,台湾的供电比例是:2成绿电、3成煤电、5成气电。

台湾的天然气全部靠进口,当全台发电有一半要来自天然气时,代表的就是要进口更多天然气。虽然核电、煤电也是靠进口,但与天然气不同的地方是:进口1次核电的燃料棒,可支撑1年,燃煤的安全存量在2个月左右,天然气则只有区区的5到7天,理想中的两周或更长,以国内新建天然气接收站难产的情况看,不必太期待。

这代表的是:当蔡政府能源政策的目标达到时,台湾一半供电靠天然气,但安全期只有1周,别说两岸出问题,国际地缘政治上有风吹草动、甚至「天候海象不佳」导致载运液化天然气的船无法进港,天然气存量都要拉警报导致限电。届时也没有安全存量1年的核电可当基载,安全存量较高又稳定的煤电也降到3成,整体所言,台湾供电系统的稳定性大幅降低─从这个观点看,经济部现在就修改「限电办法」、纳入「国际政治、战争」等因素,倒是「高瞻远瞩、洞悉先机」,只是这个限电风险提高,却是蔡政府能源政策导致的结果。

全面废核是自取灭亡

5年前马政府执政时,在太阳花学运衝击加上林义雄绝食的压力下,宣布核四封存,当时其实尚未有全面废核的决定,但《华尔街日报》已经以「台湾选择脆弱」为题,指出台湾是亚洲唯一打算全面废核的国家,现实上台湾的能源发展上选项少,废核只会让台湾更仰赖进口能源,因此更易遭大陆胁迫,等于「走上一条让台湾更脆弱的道路」。如果看到今日台湾的能源政策已实际执行废核,同时要把天然气发电增为一半,也许会被认为简直是「自取灭亡」、而不仅是「选择脆弱」而已了。

蔡政府与其「超前部署」把「限电办法」修得更周全,不如在供电结构上作修正,让台湾更不容易因地缘政治因素而必须限电,如果不坚持废核,台湾保有2成核电、3到4成煤电、加上2成绿电,这样可以有7到8成供电较不容易受地缘政治因素影响。蔡政府在供电上「选择脆弱」,在两岸关系上选择对抗,这些都是把台湾往限电深渊推的力量,不修正、不检讨,限电大概就很难避免,难道这就是蔡政府追求的能源政策、国家安全吗?

#因素 #政治 #供电 #能源 #限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