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按:莫文蔚「当你老了」这首歌打动人心,但现实上有多少人能像歌词里「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2025年台湾迈向超高龄社会,每五人有一人为65岁以上老人,届时战后婴儿潮世代都已75岁,面对初老到终老,台湾准备好了吗?今年台湾迎来人口首度负成长,高龄少子成为台湾经济竞争力的最大路障,政府该如何面对这道严肃考题。本报特别制作系列报导,供社会各界省思。

2020年的台湾,正式进入人口负成长阶段,2025年将迈入超高龄社会;台湾老得太快太猛,2055年将追上日本,比国发会前次(2018年)推估又提早五年。当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之际,银色海啸也提前来袭,回不了春的台湾,就从今天起,长照需求快速窜升,而年轻人的负担则将越来越沉重。

场景一:8月12日,卸任后的前副总统陈建仁首次站出来担任公益代言人,要为澎湖惠民医院重建募集5.5亿元。因澎湖有3,800位失智失能人口,却仅五间住宿式长照机构计272床;五年后,失智失能人口将多达4,700人,成长近25%,离岛偏乡的菊岛,长照资源竟如此匮乏。

场景二:8月11日,前阁揆、新世代金融基金会董事长陈冲提出安养信托新主张,可说是「安养的理想境界」,犹如「全能管家」。他认为:超高龄社会最终阶段的安享晚年,应提供舒适方便的居住环境、日常照护、身心医健和财产安全的「一站式服务」。惟政府目前推动的长照,却未包含「信托照护」,非常可惜。

面对台湾人口进入负成长,人口专家、台大社会系教授薛承泰警告:65岁以上老人人口将快速成长,2030年将达557万人,较今年多出179万人,同时间0-14岁小孩减少45.9万人,15-64岁工作年龄人口也减少169.9万人,台湾年龄结构将产生巨大变化,工作人口萎缩明显衝击经济发展,「人口危机来了!」。

太快!高龄到超高龄只花七年

值得注意的是,台湾从2018年迈入高龄社会(65岁以上老人人口占总人口14%)到2025进阶超高龄社会(占总人口20%),只花七年时间,比日本的11年、美国15年、法国28年、英国49年「快太多」。

新冠疫情衝击下,今年自国际迁徒人口罕见出现负成长,人口负成长提前两年到来。据国发会8月最新人口推估,2055年台湾65岁以上人口占38.2%,将超越日本的38%,台湾老化速度空前,而韩国占比41.4%更严重、成全球最老的国家。

2025年台湾的公园、街头是何种情景?从国发会推估可见,老人人口将达469万人,每五人中就有一个老人,公园里散步的老人比玩耍小孩还多。若按失能盛行率12.7%、失智盛行率8.65%推估,将有百万失能失智人口,长照需求将大幅上扬。战后婴儿潮世代陆续步入老年,初老老人养终老老人成了趋势,台湾准备好了吗?

今年82岁住澎湖将军屿的小桃阿嬷(化名),因年事已高,无力照顾体弱的老伴和年近六旬的重残女儿,只好将老伴和女儿送到位在马公的惠民医院护理之家,小桃阿嬷只能定期到马公探望他们,但从将军屿到马公一天来回只有两班渡船,早上7点去、下午2点回,一趟花40分钟。

澎湖年轻人早已远赴台湾本岛打拼,留下的多是年迈父母和阿公阿嬷,初老老人照顾终老老人情形普遍。推动惠民医院重建的罗东圣母医院院长马汉光说:「按照卫福部每万人700床目标,澎湖需求约1,200床,但现只有272床」。不只澎湖欠缺长照资源,卫福部调查,全台88处偏乡欠缺长照住宿机构,现只规划28处建置, 还有60处同样有长照悲歌。

台北荣总高龄医学中心主任陈亮恭则说:「即使是都会地区也很欠缺住宿式长照机构」。以台北市为例,老人人口就比其他县市多两个百分点,「在台北市没有电梯的老旧公寓二楼,就如同偏乡了!」

去年卫福部预估国内失能人口79.4万人,以需求二成估算,近15.9万人需住宿长照机构,但1,631家机构,仅10.5万床,根本无法满足需求量,何况分布不均、费用昂贵,占床率仅85%。

资源配置不当 患寡也患不均

「资源配置不当」是陈亮恭、薛承泰对长照2.0的评价。陈亮恭强调,长照2.0当初以300亿元规模设计,在经费有限下,只提供居家服务、社区日照等补助,却不提供「重症者」、住宿长照机构者补助。卫福部统计,七年来国人平均寿命增加1岁多,不健康生存年数却多0.46年,显示失能人口正扩大之中。

薛承泰则说,长照2.0是朝普及化推动,资源与人力被稀释,互助机制薄弱的家庭无法获得妥适支持与协助,这是悲剧产生的根本。

2040年65岁以上老年人口将突破三成;2045年每三人就有一个老人。面对银色海啸来袭,陈亮恭提醒政府「不容轻忽」,国家领导人应先想清楚:政府决心要做到哪里?照顾人民安享晚年又要到哪里?且动作要快,否则排山倒海而来银色海啸,将衝垮台湾的经济发展。

#负成长 #台湾 #推估 #老人 #卫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