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是全球高龄化的代表国家,为了因应超高龄社会的人力物力需求,在安倍晋三担任首相的近八年任内,从调升消费税、改革年金制度,到营造高龄友善环境,可说是卯足了全劲。然而,高龄化就像慢性病,没有特效药可治,政府可以做的,就是设法延缓病情恶化,这也是安倍接班人-现任首相菅义伟不可规避的挑战。

2025年…75岁以上人口近两成

许多日本学者目前在讨论「2025年问题」,因为2025年是团块世代(指1947至1949年「第一次婴儿潮」出生)即将超过75岁的一年,预估75岁以上的人口将占日本总人口的18.1%,达2,179万人,即每五个日本人当中就有一人超过75岁。前所未见的超高龄社会即将来临,社会保障费将成为日本政府沉重的负担。

根据内阁府发表的2020年版《高龄社会白皮书》预估,2036年的高龄化率为33.3%,即每三人当中有一位65岁以上的高龄者。2065年时高龄化率为38.4%,即约2.6人当中,就有一位是65岁以上的高龄者。75岁以上的人口比率也达25.5%,即约每3.9人就有一人是75岁以上。

从65岁以上人口和15至64岁的工作世代人口的比率来看,1950年时每12.1人支撑一名高龄者,2015年则为每2.3人支撑一人,到了2065年,每1.3人就要支撑一位65岁以上高龄者。

日本2013年的高龄化率(65岁以上占总人口的比率)为25%,2025年将超过3成,届时社会保障费的总额将达150兆日圆(约台币42兆1,950亿元),是2013年度的1.3倍,将成为庞大的财政负担。

安倍政府2014年将消费税率从5%上调至8%,2019年10月1日再强行从8%上调至10%,主要也是为了解决少子高龄化社会之下社会保障费不足的问题。随着高龄化的发展,年金和医疗费都大幅增长, 日本近30年的社会保障费已涨了3倍,因此必须靠消费税来增加税收,充实国库。

为了让年金制度能稳定维持下去,政府还提高了请领年金的年龄限制。日本的年金制度分为20至60岁全体国民加入的国民年金以及公司员工、公务员加入的厚生年金。以前65岁起可请领国民年金,60岁起可请领厚生年金,2013年修改年金制度后,陆续提高请领厚生年金的年龄,1961年4月2日以后出生的男性及1966年4月2日以后出生的女性65岁才能领厚生年金。

安倍除确保社会保障费的预算外,还採取因应高龄化社会的措施,包括将请领年金的加入年限从至少25年减至10年,让更多人可以领到年金。针对低年金收入的老人提供每年约6万日圆的津贴、降低低所得老人的照护保险费等。

缩短年金年限、提高请领年龄

日本政府鼓励高龄者退而不休,能工作时继续工作,活到老做到老。《2020年版高龄社会白皮书》刊载今年1月做的民调结果也显示,60岁以上者每五人当中有一人认为「趁还能工作就想一直工作下去」,比回答「工作到70岁左右」的人多2成。「想做到70岁左右」的占21.7%、「做到75岁左右」的占11.9%、「做到80岁左右」的占4.8%。

日本高龄社会对策的基本框架是《高龄社会对策基本法》,内阁府设置特别机构「高龄社会对策会议」,每年都会向国会提出高龄社会对策年度报告。日本政府内阁会议2018年2月16日还拟定高龄社会对策的大纲,即政府推动高龄社会对策的中长期基本综合指标。

大纲中叙述「高龄者的体力、年龄变年轻,同时参与就业、地方活动等的意愿高」、「65岁以上一律被视为『高龄者』已不符现实」、「应营造能让有意愿的高龄者发挥所长的社会环境」,为了让所有人都能安心迈入高龄期,「必须提供充份的支援及完善的安全防护网」。

高龄社会对策主要分为六大领域来推动,包括: 一、就业及所得:为实现无论任何年龄都能工作的社会,需完善工作环境。稳定的经营公共年金制度、支援资岁形成等。二、健康与福利:推动强身健体,继营可持续的照护保险制度。充实照护服务,实现照护人才零离职的目标。经营可持续的高龄者医疗制度、推动失智老人支援对策、充实人生最终阶段的医疗、促进以居民等为中心的地方互相支援体制。三、学习及社会参加:促进学习活动,促进社会参加活动。四、生活环境:确保富足稳定的居住生活,综合性推动适合高龄社会的城市建设、确保交通安全、保护高龄者使免于犯罪、灾害等。促进利用「成年后见制度」(针对有精神障碍、失智或智力低下的成人,在无法管理财产的情况下,可透过签约等手续指定代理人、监护人的制度)等。五、研究开发及国际社会贡献等:谋求先进技术的研发以及高龄者市场的活性化。推动研究开发、完善基础设施。与海外各国共享知识和课题等。六、推动所有世代的活跃:即不分年龄都能工作,参与社会活动。

日本政府2019年针对高龄社会对策编列的相关预算为21兆7,197亿日圆。其中就业、所得领域为12兆5,185亿日圆;健康、福利领域为9兆1,638亿日圆;学习、社会参加领域为171亿日圆;生活环境领域为54亿日圆;研究开发、国际社会的贡献等领域为34亿日圆,推动所有世代的活跃领域为115亿日圆。

这六大领域陈义甚高,但推动起来绝非一蹴可几,以第二项「照护人才零离职」目标为例,就与现实还有很大的距离。根据厚生劳动省估算,2025年必须有约253万人的照护人才。事实上,照护工作累,薪水低,很少有人想从事照护业,因此预测届时在照护业界工作的人只有215万人,与需求差了约38万人。

厚劳省5月下旬召开「全世代型社会保障检讨会议」,最大的课题是医疗保险制度改革。「中间报告」聚焦后期高龄者(75岁以上老人)的医疗负担问题,拟将后期高龄者的窗口负担额比率从现在的1成提高至2成,且所有医院在诊疗后期高龄者时也要负担100日圆等的一定额度。

原本预定今年夏天做出改革的「最终报告」,但受新冠肺炎问题的影响,延至今年底报告才会出来。现在日本经济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而恶化,民生生活受到挤压,若要再加重高龄者的负担,恐怕会引起不小的反弹。

#工作 #高龄社会 #高龄 #人口 #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