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新闻台已放在NCC的祭台上,刀会迎颈落下或刀下训斥留人?不管结果如何,在NCC幕后的刽子手,其目的已经达到,在冷冷地笑了。

在美国总统杰佛逊的心目中,寧愿不要政府,也不可以不要代表新闻自由的报纸。法国哲人伏尔泰的立场是,即使不赞同对方立场,也要誓死捍卫对方的言论自由。他们了解,新闻言论自由从来就不是个廉价品,也不如空气与水那么自然,而是个奢侈品、易碎的花瓶,需要使用的人珍惜它、保护它、捍卫它。

NCC所有委员以及那一群靠着追求言论自由、人权、民主走上权力祭坛的当权者,不会不了解新闻自由的重要。他们当中不乏曾经追求新闻自由的人士。但是,为何如今有些人会撤守、堕落、甘愿做当权者鹰犬?当权者又为何要做新闻自由的刽子手?

这些人必须要有一个自我说服或欺骗的心理过程,才能相信什么东西还高于新闻自由?他们为了什么要箝制新闻自由?

世上没有一个价值应该是至高无上的,爱情如此、生命如此,自由更是如此。每一个人、社会、国家都有自己的禁忌,违反这个禁忌,生命都可剥夺,何况是新闻自由。因此我们要讨论的是,什么样的禁忌,会愿意让人甘愿牺牲自己的新闻、言论自由。

希特勒的纳粹杀害600万犹太人,从此,鼓吹或同情纳粹在德国的社会不再是政治人物的言论自由,新闻媒体也视为禁忌。对于伊斯兰的信徒而言,新闻自由不包括可以诋毁先知穆罕默德。这些禁忌,文明的社会应可理解,因此,有些自由不仅要自制,必要时要给予限制。

若干NCC委员及当权者考虑废除中天新闻台的执照,总得有个可以大到可比拟「歷史忏悔、宗教信仰」的价值理由,不可用个人的情感好恶或政治判断来做为评断的标准。这是约束新闻媒体的基本认识,否则就是以鹰犬自居、刽子手自诩。

对于台湾的当权者而言,当「台独抗中」站在价值的制高点时,其他价值都要退位了,这当然也包括自由、民主、人权、清廉。蔡英文坚持要走「台独抗中」路线,任何打压、箝制、恐吓的行为,只要有助于达成目标都可被允许,《反渗透法》的通过、对中天的开铡,都是这样思维下的产物。

中天新闻台与旺旺中时媒体集团的原罪在于与大陆的关系密切。对目前的当权者而言,任何不愿丑化大陆的新闻报导,都被视为在美化台湾的敌人;任何报导大陆发展的新闻,都等于是为敌人做宣传;任何批评台湾当权者的报导都可能是敌人的同路人。

当然,另一个不入流的理由在于当权者的恐惧,恐惧有媒体会撕毁他的虚假面具,监督他的行径,因此只有把相关媒体消灭,才能够继续欺骗人民,尽情玩弄权力。

开铡中天只是当权者想遂行「台独抗中」理念与权谋的一场操作演出而已。在鹰犬与刽子手眼中,新闻自由只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产品。不论刀是否落下,已达杀鸡儆猴的效果,已完成动员「恐中抗中」敌我意识的政治目的。

很好奇,民进党政府既然要「抗中台独」,何不乾脆断了两岸经贸,绝了两岸所有交流,不才更有道理吗?欺负自己人民,将其当作演出工具,算什么英雄好汉!(作者为孙文学校总校长)

#新闻自由 #NCC #禁忌 #刽子手 #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