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通讯传播委员会为是否准许中天新闻台换照,26日举行了一场听证会。由于各无线或卫星新闻频道的换照,皆无此例,这就暴露了通传会在审议本案时的几个问题。

首先,根据《卫星广播电视法》及通传会自订的换照办法,换照审议应由通传会召集的谘询委员会决议之。过去这么多次的新闻台换照案,通传会都可以由谘询委员会做决定,为何这次中天新闻台换照,通传会却不能在第一时间做成决议,难道背后有专业判断之外的其他考虑?

其次,更匪夷所思的是,通传会在听证会中,聘请了几位「鑑定人」陈述意见。通传会是卫星新闻频道的监理机关,理应具备最专业的审议能力,如今却要外部「鑑定人」协助判断中天新闻台的表现,岂不是承认通传会的委员没有足够的专业知识做判断,还要「鑑定人」来搭把手帮忙?那么,通传会在过去对中天新闻台的裁罚,到底够不够专业?会不会是外行人的判断?一个自承不够专业的机关,又如何够资格成为新闻频道的日常监理单位?中天新闻台换照是不是全民瞩目的「重大事件」,见仁见智,主管机关却先承认自己没有足够的专业能力做判断,岂不是通传监理的重大危机?

再看听证会中所谓「鑑定人」的表现。令人难以接受的是,首先,从鑑定人的发言内容来看,所有鑑定人显然在听证会发言之前,并未跟中天新闻台的任何员工或委任律师有过访谈,鑑定者跟被鑑定者从未直接接触,就发表鑑定结果,这样的鑑定,有何信度或效度?

其次,所有鑑定人皆为通传会聘请,而7位鑑定人竟口径一致,完全认定中天有严重缺失,在中天律师对通传会裁罚机制提出质疑后,竟置之不理,而只认定所有裁罚皆为合法合理,并以裁罚次数及金额做为鑑定依据,鑑定人是否立场公正,可受公评。

最后,我必须很沉痛地说:看待中天案时,请不要故意装聋作哑,把在台湾路人皆知的政党斗争、政治市场分眾化,和卫星新闻频道为求生存而迎合分眾市场的结构性现象,当做不存在,或是任何个别新闻频道的独有现象,然后再把这种整个政治文化的结构性问题,拿来独责中天!当指责中天对特定政治人物报导「过多」时,不要忘了也检视一下,是否就是其他几个新闻频道在竞选期间,「过少」报导同一位特定人物?

我的结论很简单:当通传会或任何人只详审中天新闻台是否公正时,我看的是整个台湾政治与媒体生态的文化与结构。我认为,中天新闻台当然还有改进的空间;但是,我也很怀疑,如果拿今天检视中天的标准来检视其他新闻频道,有没有任何一台能完全通过这样的检验?

今天在台湾,最大的悲哀是:其实大家都知道什么事是怎么回事,但没有人愿意认真面对问题,并且理性沟通如何解决问题,而只想一朝权在手,就动用所有资源清除对手,维护一己利益,在吃乾抹净时,还要演一场假惺惺的戏,合理化自己的行为。问题是:人民都这么笨,都看不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作者为中国文化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

#专业 #中天新闻台 #鑑定人 #裁罚 #通传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