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两件国际新闻事件值得关注:

第一是中国海关总署近日公布第3季外贸数据,出口连续第6个月正成长,进口也有不错的增幅,外来投资则远超过预期的增长,使得中国出口占全球出口的比例达到接近20%的歷史纪录。

从经济进出口数据,以及海外投资数据,都显示虽然在美国举国之力的重点打击之下,中国经济仍然整体运行良好无虞。不知当这样的新闻出现在台湾读者的眼前,读者们会不会联想起这1年多来,在台湾各式媒体上出现的那些专家学者的各种连篇累牍的「中国崩溃论」?

第二是美国川普总统行事作风极具争议,也导致国际评价正反极端。但在整个欧洲和亚太地区,只有台湾民眾最支持川普连任并获得42%的支持率。这让台湾显得极端「特异」,也违反整个欧亚大陆「普世价值」的认知。

这两件看似独立的事情,其实显示台湾的认知存在着某种偏误,而这种偏误的认知又与台湾媒体逐渐集中、垄断的言论市场存在着某种关联。

从1990年代中国崩溃论开始,台湾的言论市场就出现了一批偏执的专家看衰中国。2010年之后,许多滞外不归的大陆人更逐渐成为新一代中国问题的研究权威。此次中美贸易摩擦,到新冠肺炎的大流行,以及华中夏季水患,各式学者专家眾口铄金地说中国经济这次即将崩溃,只是三峡大坝并没有被台湾的口水衝破,经济也没有如他们预期的崩溃,中国也没有出现难民潮。中国的出口总额、进口总额,以及海外投资金额均创下季度歷史新高,连中国对美出口也呈现正成长,甚至今年台湾投资大陆的金额也可望创新纪录。

这些学者专家当时彷佛认为:以川普总统对中国的雷霆之怒,手指一指,中国就将如雪人一般地融化。然而,他们不了解的是:政治与经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逻辑,政治必须寻找敌人,树立敌人,藉着打击敌人来完成政治动员。

然而,经济活动讲究的是互利共赢,如果只有自己单方面占便宜,不但会失去客户,还会得不到供应商和合作伙伴的信任。交易的对手并不是敌人,想要长期合作,就必须双方互蒙其利。因此政治经济虽然往往是一体两面,但政治与经济在某些时刻会产生分裂、碰撞,再重新趋于一致,直到下一个碰撞点的出现。这是中美现阶段各种摩擦的本质。

所以,中美两国在政治上趋于紧张,但是,在商业合作以及贸易投资上其实并没有趋缓。同样的,台湾与大陆在政治上虽有分歧,但是在经济上却是长期合作的伙伴,并且已然深度结合,今年台湾与大陆的贸易与投资金额也可望创新纪录就是明证。

当代的日本学者往往反思为何日本在日俄战争之后,日本的民族主义日趋加强,最终进入第二次世界大战自我毁灭的恶性螺旋。他们发现:在当时的日本,这些被称为「知识分子」的报纸记者、学者和文人,与当时的军人相比更加好战,更积极煽动「正义」的战争。

相反地,经歷过明治维新的元老,以及山本五十六等海军高层都了解日本军事力量和经济能力的极限,试图给战争的扩大踩下煞车,最终都遭遇了失败。

台湾的知识分子应当清楚台湾军事力量和经济能力的极限,应为谋求两岸的和平,为台湾的利益极大化而审时度势,然而,很多人却站在了煽动台湾民族主义的一方。

也许他们能力有限,多次破产的中国崩溃预测就是明证,也无法认知到政治经济复杂的多元一体。他们的思维方式就是简单地坚壁清野的二分法:不是敌人就是朋友。他们的确影响了台湾的媒体舆论场,并且塑造了中国是敌人,川普是朋友,导致了台湾是唯一对川普拥有高支持度的地区的特异殊荣。

台湾作为弱小的一方,只要失去了和平,则更容易失去了战争。不能让垄断的言论造成集体的认知偏误。真正让台湾赖以生存的是我们灵活的商业思维(Business Mind)。致力化敌为友,成为所有人的成功伙伴,这其实不也是低调务实的台商在此敌我难辨的纷乱世界中最佳的生存策略吗?(作者为国立云林科技大学副教授)

#言论 #崩溃 #川普 #中国 #偏误